簡書連載風雲錄
【目錄】《桀火錄》之風雲乍起
本小說由弦音神意原創。
弦音神意是兩位作者(弦音公子,神意)的合用筆名。

第九十四章 傾心(二)

祭起入卷咒語后,鴻蒙打量起這耳目一新的雲夢幻境來。

他萬分欣慰地嘆道:“你小子,總算是開竅了,沒給老夫丟臉!這才像是我幻術第一人鴻蒙的徒弟啊!”

他一面說著,一面邁開大步,從夕霧雲海一路走向碧潭。

蘇劼阻攔不及,只能滿臉尷尬地跟了上去。

——潺潺的流水聲響起,只見碧潭之中佇立着一位玲瓏剔透的裸身少女。

她像是將將睡醒,正伸着懶腰。微微揚起頭來,一頭濃密的金棕色長發就這麼隨意地披散到了臀部。她的举手投足既優美曼妙,又帶着些許的撩人,即使從背後看,她那美好的曲線也足以令人心頭蕩漾。那少女一動不動站着,一看便知是蘇劼不經意間變出少女后,嚇得急忙停止了咒語,所以這少女並未成為活物。

蘇劼眼見鴻蒙想要繞道少女面前去,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他迅速地跳入水中,閃電般脫下了衣裳,一把將少女的身子嚴嚴實實地包裹了起來。

只可惜鴻蒙依舊是饒有興緻地看了又看——那完美精緻的眉眼,碧綠的眸子,俏皮的紅唇——這不是赫蓮還會是誰?

鴻蒙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得連眼淚都要出來了。

蘇劼這才發現自己忘了遮住幻像的頭,大驚失色下,他的臉漲得通紅:“蒙叔,別笑了……說正經的,這、這可如何是好?”

“哈哈哈!小子,看看你這幅心虛的樣子!快上來!你再摟着幻像也無濟於事呀,那又不是赫蓮公主本人!”

如果此時有個地洞,蘇劼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鑽進去。可惜尷尬至極之下,他連幻咒都忘了祭,只好硬着頭皮,在鴻蒙的哈哈大笑聲中尷尬地爬上了岸。

鴻蒙拍着蘇劼的肩膀道:“小子,說實話,你是不是對公主動心了?”

“絕無此事!”

蘇劼故作鎮定:“只因在人間之時,我墜崖后命懸一線,是公主不顧一切救我,這才保住了一條命。這些日子我腦海中總想着此事,希望有機會報答赫連公主的救命之恩,卻不知為何催動了幻咒,就、就變成這樣了……”

“看樣子你們人間走一趟,是患難見真情啊!”

蘇劼用力點了點頭:“嗯!正因為是救命之恩,無以回報,故而蘇劼才時刻銘記在心。”

“傻小子,這才不是什麼救命之恩!你啊,跟我那個傻兒子一樣,明明喜歡人家姑娘,卻打死也不肯承認。”

蘇劼正要辯解,鴻蒙打斷道:“喜歡姑娘又不是什麼壞事,你也到了這個年紀啦!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嘛。”說到這裏,他神色忽然暗淡下來,“哎,倘若我家那傻小子當年可以直爽一點,也許就不會給人家姑娘留下遺憾了……未曾見有情人終成眷屬,也是老夫的一大憾事啊……”

蘇劼的腦子有些發矇,都沒有去聽鴻蒙的喃喃自語,只是傻傻望着水中赫蓮的幻像。

鴻蒙見狀,搖頭長嘆一聲,伸手閉目念動幾句咒語,那幻像漸漸如水波一樣地搖晃着,越來越淡,最後消失不見了。

蘇劼總算是鬆了口氣。他一面謝過鴻蒙,一面拜託他不要與其他人說,免得有損赫蓮公主清譽。然而鴻蒙的言語中卻透出了父親一般的慈愛:“好在這裡是北海,可沒有九重天那般講究。既然沒那麼多規矩,你們又情投意合,為什麼不去向主君爭取呢?”

“蒙叔,您真的是誤會了。我只是九重天逃來此處的小小琴師,承蒙主君不棄,才得以讓我教公主讀書習字。公主在我看來,便如同自家妹子一般,是一點點看着她長大的。只是我沒想到,曾經的小不點如今卻可以保護我了,這讓我很是感慨,如此而已。而對公主來說,我也只是她的老師,她的玩伴罷了。雖說北海對於男歡女愛之事甚是開明,然而帝王之家卻難免要考慮政治姻盟。所以,此事蒙叔千萬不可亂說,萬一壞了公主名譽,也有損北海未來的邦交啊。”

鴻蒙仔細想了一下,覺得此話也不無道理,便拍拍他的肩膀離去了。

對於剛才那番話,蘇劼幾乎覺得連自己都要被說服了。只是再望一眼那空空如也的碧潭,他竟會不由自主地抱有更多不切實際的幻想。

如果她現在在這裏的話,應該很熱鬧吧?會不會在嘲笑自己的時候順便變出一個自己的幻像呢?

不對,不是已經把幻像除去了嗎?蘇劼,你還在想什麼!

他有些惱怒地咒罵了自己一句,卻忽然想起了九重天上那位與自己已有婚約的星夜公主來——

雖說他對星夜公主並沒什麼男女之情,但小時候,若是自己被人欺負的事情被她知曉,她必然會怒氣沖沖跑去找到那些壞孩子,衝著他們凶巴巴地喊:“你們再欺負小白哥哥,我就去告訴父王,說你們忤逆世尊,要造反了!”

對於星夜,他還是心存感激的。也許,對於赫蓮,也是這種感激之情吧?

沒錯,一定是這樣!他對自己說。

紫薇垣中,天海正與太師秋歲正談論着最新收集來的情報。

秋歲放下了手中的一疊奏章,不緊不慢道:“據奏報,魔尊伯雅數月前獨闖人域,打傷數人,救下一男一女后,甚至不顧及世人的目光,公然駕着神獸揚長而去。並且,臣看這個所救女子的描述,棕發碧瞳,倒確實像極了那位病故的赫蓮公主。”

天海的面色頓時極其難堪,他狠狠拍了一下書案,指着北海的方向罵道:“伯雅匹夫,竟敢使詐戲弄於朕!真是欺人太甚!難道代表天地法則的九重天在你的眼裡也是無足輕重的?!”

秋歲輕搖羽扇,鳳眼微閉,嘴角邊浮現一絲笑意:“可笑的事,那魔尊伯雅還一口咬定這位赫蓮公主是新收的民間義女,是想糊弄一下那些沒有見過公主的人罷了。呵呵……這招借屍還魂倒是有趣得緊啊……白啟,你的計謀可謂是天馬行空,越來越不着邊際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