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着,我就這麼靜靜的站着。看遠處的屋頂上濺起的雨,變成一團水霧,看在雨中的行人急匆匆的腳步。看像花朵一樣在雨中行走的傘。

漸漸的我的眼前開始模糊,不知是雨水擋住視線,還是淚水浸濕了雙眼。

好像看到母親從泥濘的鄉間小道上走來,衣服都是濕透的,緊緊的裹在身上,腳上的鞋子沾滿泥巴,背後還背着打的豬草。

回到家,放下豬草,用手撩一撩被雨打濕的頭髮,笑着說:六月的天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一點都不假,今天的雨下的真急。身上淋濕的衣服也不換,就抱着剛打回的豬草去餵豬,我讓她去換衣服,母親笑着說:沒事,大熱的天,淋濕了涼快。等母親的忙碌告一段落,終於坐下來,身上的濕衣服已經被母親的體溫烘乾了。

小時候,母親在家裡腳不沾地的忙碌的時候,我會一直跟在她身後,總是希望母親在閑的時候陪自己玩一會兒,也不知道母親每天忙什麼,怎麼有那麼多事情要做。

等稍微長大一點才明白,母親怎麼會不忙呢?父親一年有大半年在外,在家中里裡外外都是母親一個人,她要忙地里的農活,那時候還沒有机械,從播種到收割完全靠人工。

最忙要數麥收了,因為要搶收搶種,就要不分白天黑夜的忙。每天天不亮就下地去割麥子,割到該吃早飯的時間,再回來給我們做飯。把麥子割回來還要翻,曬,脫粒,一個麥收過去,人累的能脫一層皮。

每年到了春暖花開的季節,田野里的野菜陸陸續續的長出來的時候,母親會到集市上抓兩個豬苗,在田間勞作的間隙就挖一些野菜,回家以後把菜剁碎,然後加一些玉米面,這樣就做成了豬豬的美味佳肴。等豬長大了,過年的時候把豬殺掉,既能有肉吃,還能換點錢,在母親的忙碌中,就能過一個喜氣洋洋的年了。

有時候感覺有點奇怪,過去怎麼那麼多雨。有一年,我還很小,雨斷斷續續的下了十幾天,記得有一天傍晚,那天的風吹的人頂着風走的時候,必須彎着腰,否則就能吹的倒着走。

母親想要做飯,發現水缸里沒水,準備擔起水桶去挑水,(那時候必須自己擔水),小小年紀的我竟然非要跟着去,說要給母親做伴,母親拗不過我,我就牽着母親的衣襟,在讓人寸步難行的風裡擔回了一擔水。

把水挑回以後,母親就生火,已經下了這麼多天的雨,哪還有乾柴,弄的滿屋子的煙,也沒把火點着,我實在不忍心了,就和母親說:要不別把水燒開了吧,省點柴,喝點溫的就行了。

過後母親給鄰居說起這件事,這句不經意的話,竟讓母親記在心裏。現在自己有了孩子,才知道孩子的一絲牽挂一句問候,在一個母親心裏是多麼的暖。

母親性格開朗,待人熱情,又特別能幹,據說年輕時候還很漂亮,我只見過一張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照片里的母親穿了一個格子上衣,兩條大辮子一直到上衣邊,臉上洋溢着燦爛的笑,可惜,現在這張照片找不到了。

母親是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做事不會說太多的大道理。她用身體力行教我學會了怎樣做人,在母親平凡平淡的生活里,我學會了堅強,堅持。遇到困難勇敢的面對。對人對事不能斤斤計較,要用一顆寬容的心對待這個世界。近君子遠小人,遠離那些負面的東西。

為了家庭為了孩子,母親辛苦操勞了一生,在年齡不是很大的時候,就病痛纏身。

少不更事的我總說自己很忙,有時間就回來,母親總是說,忙不過來就別回來,現在知道,母親說的不是心裡話,就像小時候孩子希望母親的陪伴,她多麼希望孩子能多陪陪她。每次想着母親送我出門的時候,那依依不舍的眼神,還有那久久站在門前不忍離開的身影,很多年,我一直活在自責里不能自拔。

現在終於明白,子欲養而親不待是什麼滋味,而這明白是心裏無休無止的痛換來的。

祈願來生我還做您的孩子,來彌補今生對您的虧欠,假如有那麼一天,我會加倍付出,補償我對您的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