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夏時光

                    馬亞偉

      落花流水春去也。春天留下一抹麗影,絕塵而去。大自然的舞台從來不寂寞,季節的幕布已然拉開,夏天的裙角隱約可見。淺夏是一位施了淡妝的小家碧玉,輕靈美麗,帶來一段淡淡的、舒適的時光。淺夏時光,彷彿是盪在開滿鮮花的鞦韆架上的,輕盈,夢幻,讓人陶醉。

   楊萬里詩中寫到:“泉眼無聲惜細流,樹陰照水愛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詩里描繪的淺夏風光美麗自然,泉眼細水長流,淺夏綠意漸濃,小荷剛剛露出尖尖角,早有一隻蜻蜓停歇在上面了。畫面充滿了情趣,流水綠樹,小荷蜻蜓都那麼惹人愛。我想,蜻蜓比人更能捕捉到淺夏的美麗和芬芳吧,所以早早去赴荷花之約。

   淺夏時光,初戀一般芳醇。如果說春季是一段憂傷隱秘的暗戀,猶抱琵琶半遮面,不肯吐露心聲。那麼到了夏季,大自然已然揭開了朦朧的面紗,展現出動人的笑靨。這個階段,不濃不淡,若即若離,暗香浮動恰恰好。淺夏時節,氣溫回升,還沒有到炎熱之時,給人的感覺最舒服。大自然以綠色為主色調,淺夏之綠,比春天的嫩綠多了幾分厚重,但是又不至於綠得滄桑,這種綠,不深不淺,最養眼。到處都是明亮的色彩,一切的欲說還休,都坦露了出來,但還不至於太熱烈,如同愛情,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剛對。

   淺夏時光,一切都在潛滋暗長。柳樹的柔枝不再弱不禁風,楊樹的綠恭弘=叶 恭弘不再探頭探腦,樹木密恭弘=叶 恭弘滿枝,宣示着夏天的來臨。淺夏比春天更富有聲響,風吹樹恭弘=叶 恭弘,有嘩啦啦的響聲,那是風的聲音;雨也已經小有聲勢了,不再潤物細無聲;草木莊稼長勢正盛,能夠聽到它們拔節的聲音。初夏的花,不再羞澀,開得更明媚了,香氣馥郁。淺夏時節,有聲有色,有香有味。

   淺夏時節,在朦朧的花香中入睡,連夢都蝴蝶一般輕盈。淺夏的氣息,總是讓我想起故鄉。初夏,院子里的槐花開了,整個世界瀰漫在清甜的槐花香里。我們幾個夥伴攀到牆頭上,摘槐花,或者用鐵絲彎一個鈎子,綁在竹竿上,這樣來把高處的槐花鈎下來。大家興奮地在樹下跳着,叫着。大把大把的槐花到手了,交給母親,讓她做槐花飯吃。我的記憶里,有一個不曾淡去的畫面:淺夏陽光煦暖,熏風蕩漾,院子里雞鴨叫着,狗兒悠閑地卧在門口。母親在灶台前忙忙碌碌,灶膛里的火燒得嗶嗶啵啵,飯菜的香味鑽入鼻孔。我小尾巴一樣跟在母親身後,無比幸福。多麼美好的淺夏!

   那些時光,是一生中最難忘的。如果把人生比作四季,淺夏無疑是最好的年華。歲歲淺夏,留下了太多美好的故事,美好的情感,讓我們一生懷戀。

   我願在淺夏時光里,淺淺地醉一次,淺淺地愛一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