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至

年幼無知,窺破天機,

終於走火入魔,永遠小又矮

靈鷲,飛不過縹緲之峰

逍遙,沖不破執迷的愛

極神秘,沒有人知道真容

極殘酷,旨意無人能更改

這裏,有最痴最傻最真的女子

絕世武功,只為一場無望的愛

三十年一輪迴,無止境的掙扎

生飲鮮血,練功從不敢懈怠

天真爛漫,極幼稚的我

早已心如枯木,滄桑難耐

且怒且悲且狂哉

是人是鬼是妖怪

不過是,始終心有魔債

身手不凡,終又肝腸寸斷

紅顏彈指,我還不能老

還有一顆心,等着我去愛

剎那芳華,我還不能死

還有一個人,始終沒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