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風烈烈割人面,萬里歸人淚如霰。

江南江北路茫茫,栗酒千鍾為君勸。


圖片發自網絡

父親孝宗之名無人不知,弘治中興之利累世可見,百官稱讚,民眾稱好,有百世留名之徵兆。

你武宗之名萬人唾棄,荒淫暴力,怪誕無恥,卻在彈指之間平定叛亂,極具戲劇色彩。

父親出身之時,萬貞兒寵冠後宮,母妃居於冷宮朝不保夕,若非他人相助,得食百家飯,難以存活,與其父相認時,胎髮及地,面黃飢瘦,弱不禁風。

後宮之中腥風血雨,朝堂之中亦難以立足,母妃與恩人自盡,萬貞兒與父親相繼去世,十八歲的少年獨自面對一個朝政紊亂,國力凋敝的江山,尚不知何去何從。

你出生之時,偌大後宮僅有母親一位皇后,無妃無嬪,不必勾心斗角,不必憂慮生死。前無長兄,后無幼弟,萬千寵愛集於一身,兩歲未滿便被立為太子,百官相賀,天下大赦。

父親許是幼年曆經後宮之亂為其所害,許是信守一生一世一雙人之諾言,許是與母親執手盡白頭之情意,佳麗三千,只娶一人,一心一意,堅若磐石。

你身為東宮太子,幼年尚有父母教導,天資聰穎,熟讀詩書,善於騎射,可你心志未明,難辨事非,八虎之稱的太監們給予你太多的新奇,你步步深陷,沉溺其中,不可自拔,耽於美色,卻不自知。

父親十八歲居於王位,雖是身體孱弱,卻事必親躬,勤勉節儉,開闢新制,任人為賢,終是力挽狂瀾,清政治國。

你十五歲繼承父親遺願,卻聽信他人之言,使近臣作亂,在宮中修百戲場建豹房開妓院,終是讓肱股之臣隱退朝臣禁言。

年少如你,未曾經歷過風雨,不知世間險惡,隨心所欲,為所欲為,貪玩任性,無心承擔帝王之職責,卻有破除舊習之勇氣。

父親與文人集團相合,才得以掌握大權,革新朝政,眾人勸你,因循守舊,固守山河,你不願,依舊我行我素,種種行為皆成怪誕之舉。

父親遵循大明祖訓,迎合官員之意,極力重振山河,你卻對紫京城無所留戀,自建鎮國府,並稱之為家,對朝中之事不大關心。

父親採納賢言親近文人疏遠武將,對戰爭避之不及,你卻親自出征,與兵同食,和衣卧眠,殺敵數人而凱旋,卻因此為文人詬病。

父親種種功績,與你種種不堪,皆為鮮明對此,文人勸諫你不聽,近臣之言你亦不聞,獨自一人隨心所欲,世人眼中卻是玩劣不堪。

你不喜歡朝政,卻未曾有荒廢無道之時,雖廢除午朝以便外出遊玩,雖偶有外出宮外偷閑,卻依舊按時批閱奏摺,完成政務。

你不喜歡深嚴的宮圍,獨自建造府邸,一草一木皆為親選,圖紙也再三抉擇,偶爾居於其中不見外人,讀書喝茶,自我逍遙。

你不喜歡加於身上的條條框框,不聽文人之言不退兵不和親,以己之願千里出征,倒是以少勝多重振軍威,數年之內,無人來犯。

你不喜歡冰冷的制度與隔閡,祖母去世之時你親自安排葬禮一切細節,因天降大雨免了群臣的禮節,出兵之時與民同樂衣食住行皆與士兵一處。

本應是性格剛毅,容貌秀美,文武雙全之人,流於世間的卻是荒淫無道,玩劣不堪的昏庸之人。

倘若你遵循父輩之法,聽從文官之言,安安穩穩坐個傀儡皇帝,大抵名聲不會如此。

倘若你沉於安逸,不動法制,坐於王位,混吃等死而不越矩,大抵也是山河無恙,不至於留下罵名。

可你啊,終究是太過任性,想以一己之力對抗固有的體制,想擺脫歷代束縛做自己喜歡之事,想隨心所欲不看他人眼色,體制流轉了百年,一人之力卻是以卵擊石。

父親只想立母妃一人為後,祖訓不許,朝臣勸諫。

嘉靖皇帝想為父親正名立於廟堂之上,可朝臣不許。

相權與皇權之爭,雖居於高位,種種行為卻深受限制,你雖是隨心所欲,卻是千古罵名,終是不明不白落水而染重病。

李白因捉水中之月而淹溺,而你又是因見何物而落水呢?或許是你期待已久的自由。

須作一生拼,盡君今日歡,傍人笑你,終朝如醉,卻不知,今古山河無定據,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