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狩這事兒

包括秦皇漢武在內的很多皇帝都干過

但自打唐玄宗“南狩”

“狩”這個字就變得微妙起來

玄宗南狩

公元775年,安史之亂爆發,唐玄宗帶着楊貴妃往成都逃跑,中途發生了馬嵬驛事件,貴妃縊死,玄宗成為太上皇。

這段逃亡之旅,被文人妙筆稱為“玄宗南狩”。


為什麼這樣說?

《孟子》曰:“天子適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在古文中,“狩”和“守”是通假字,巡狩,就是天子到諸侯的地盤去視察工作。

按照《史記》的說法,舜上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攝行天子之政,巡狩。”舜在各地諸侯那裡畫了一個圈,進行友好會晤,鞏固了自己的統治基礎。

相對應的,則是“述職”。《孟子》又曰:“諸侯朝於天子,曰述職。”意為諸侯向天子彙報工作。

再來看“玄宗南狩”就很好理解了:皇帝那不是在逃跑,而是到祖國的南方視察工作。

時隔124年,唐僖宗因為黃巢起義,也效仿先祖“南狩”到成都,待了4年多,才重返長安。

兩位唐朝皇帝雖然狼狽逃竄,但比起宋朝的“二聖”來說,還算是保留了尊嚴,畢竟是“狩”的還是自己的地盤。

二聖北狩

南宋人王明清在《揮麈后錄》卷四寫到靖康之變:“逮二聖北狩……”“二聖”說的是宋徽宗和宋欽宗父子,他們當然不是去金國指導工作,讀書人實不願把俘虜、投降的字眼安在國家領導人身上,只好托以婉詞,較之唐朝皇帝“南狩”,已有唾面自干之風味。

“二聖”被金人一路押送北方,關押在遼寧省昌圖縣,后又遷到五國城,即黑龍江省依蘭縣。


宋徽宗被囚8年後死去,他在“北狩”期間寫了不少詩,以《在北題壁》流傳最廣:“徹夜西風撼破扉,蕭條孤館一燈微。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斷天南無雁飛。”

宋欽宗被囚30年,捱到57歲才死掉。

英宗北狩

明朝的皇帝雖然號稱“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但仍然有不光彩的“北狩”事件。

明人沈德符《野獲編》寫到土木堡之變:“英宗北狩不返……”明英宗朱祁鎮被瓦剌俘虜,一年後才被放回。這位皇帝還算有骨氣,沒有象“二聖”一樣投降,更加有運氣,被弟弟尊為太上皇鎖在南宮7年,還能復辟,重新上崗當皇帝,實為千古異數。

咸豐北狩,光緒西狩

清朝的皇帝為显示肌肉,每年都舉行木蘭秋狩,但老大帝國日暮西山,待英法聯軍進北京時,咸豐皇帝只好掩面“北狩”,逃到避暑山莊。時人筆記曰:“隨行王大臣皆狼狽莫可名狀,若有數十萬夷兵在後追及者,然其實夷人此時尚遠。”

他的侄子光緒皇帝跑得更遠,在庚子國變之際,跟着慈禧太后“西狩”到西安。


1902年光緒和慈禧西行之後迴鑾

至此,“狩”徹底完成了歷史的使命,承擔起未竟之責任的,則是“巡”——這個,大家都很熟了。

“狩”的來歷

黃帝時代有一首流行歌曲叫作《彈歌》,形象描述了先民的狩獵生活:“斷竹、續竹、飛土、逐宍。”所謂“飛土”,是利用樹枝的彈性,發明了彈弓,用以拋擲石子、土塊。“宍”是肉的俗字,“逐宍”即追逐野獸之意。

隨着人類馴服了狗,狗以強大的嗅覺優勢,加入了“逐宍”陣營。一把彈弓,一條狗,構成了甲骨文時代的“狩”字——由丫、犬組合成的左右結構會意字。


丫象形彈弓,後來又在中間增加了裝石塊的套子“日”,這個字形被漢代《說文》所本,寫作“獸”,也就是“獸”的繁體字。


徐中舒在《甲骨文字典》中指出:“田獵為狩,田獵所獲亦為狩,後世遂分為狩獸二字……從犬守聲之狩字乃後起之形聲字。”

也就是說,從字形溯源,“獸”才是根紅苗正的“打獵”,兼具“獵獲之物”,只是在漢字發展過程中,剝離了前者而只保留了後者,另造出形聲字“狩”來表示“打獵”。

喜歡的朋友請點擊收藏評價加轉發。

End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