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所有,盜版必究

文 | 焱公子

平埂村破舊祠堂內,王雲帆有些吃驚的望着眼前這瘋癲的說書人。

他萬料不到趙大嘴口中所說的吃人心不會老的蠱婆,竟然便是田青兒的師父,那出手施救冠男的神秘高人。

他按下心頭的驚愕,心道,且先聽聽這趙大嘴如何說,只盼是個誤會才好。

趙大嘴搖晃着腦袋,也不看王雲帆,自顧自開口道:“說起來,那是幾十年前的事了。”

“那年鎮子上最有名望的田家大少爺田慕白大婚,大少爺是個善人,邀了很多人去觀禮。我那時剛剛來到這地方不久,大少爺就在這瑞祥茶樓聽我說過兩回書,便也邀了我。田大少爺的喜酒,那可是天大的禮遇,那天我高高興興的去了,卻不料新娘子揭開蓋頭的那一瞬,我立即傻了眼。”

王雲帆道:“趙先生先前不是說你在田家做下人?”

趙大嘴眨巴着眼睛愣在了原地,皺眉道:“我有這麼說過么?像我這樣見聞廣博的說書人,怎麼會是別人家的下人,簡直胡扯!”

王雲帆不動聲色的笑道:“那是在下聽錯了。趙先生先前便認識這鐵青衣?”

“那是自然!她多有名啊!”趙大嘴點了點頭,續道,“我那時給人說書、算命,走過了很多地方。在滇東一帶,最富傳奇色彩的,便是這不老蠱婆鐵青衣的傳說了。怎麼,你又不信?”

“不不不,我信!”王雲帆瞧着他似乎又要爆發的樣子,連連擺手道,“只是先生純靠坊間聽聞,如何第一眼便認定新娘子就是鐵青衣的?是因為她身上有什麼特別之處么?”

“特別?那當然啊!我不是說了么——她生得極美啊!簡直是:顏如舜華,氣若幽蘭,膚如凝脂,眉如新月,唇如櫻桃,齒如瓠犀,領如蝤蠐,手如柔荑,腰若約素……嘖嘖,可惜,可惜!”

王雲帆聽得皺起了眉,美貌女子他也算見過不少了,這算哪門子的特別?

趙大嘴面容忽的一沉,接着道:“但我能認出她,自然是因為親眼見過她。我之前從龍場鎮來,龍場鎮幾年前發生過一樁轟動全鎮的兇案,便與這鐵青衣有關!”

“龍場鎮?”王雲帆心中又是一沉,聽風酒家的所見所聞還歷歷在目,若是這趙大嘴所言不假,那酒家老闆錢仲喜定然更清楚前因後果,那麼他當時刻意維護隱瞞,莫非另有隱情?

“龍場鎮劉員外之子取了沈鄉紳之女,兩人郎才女貌,本是一對璧人。可憐哪,沈小姐交友不慎,一次出門時遇到了鐵青衣。她見鐵青衣容顏出眾談吐得體,與之一見如故,自此姐妹相稱。”

“沈小姐當時有塊心病,相公劉公子出身顯赫,心性風流,時常耽於享樂,夜不歸宿,沈小姐擔心劉公子終有一日移情別戀,便央好姐妹鐵青衣拿個主意。鐵青衣是誰,手段高明的蠱師啊!她當即摸出來兩顆藥丸交給沈小姐,說這是情蠱,你與劉公子一同服下,可保其永不變心。”

“情蠱?當真有這樣神奇的東西么?”

“嘿嘿,那自然是沒有的!”趙大嘴冷冷一笑,“鐵青衣交給沈小姐那兩顆藥丸,實際就是她煉製的兩枚毒蠱。我說過,她為了維持不老,需要隔一段時間便吃一顆人心。劉公子與沈小姐吃下那藥丸后,鐵青衣催動蠱發作,首先害死了劉公子,挖了他的心,對沈小姐說是情蠱發作,卻讓那劉家人懷疑是沈小姐所為。危機時她再出手相救,沈小姐自然對她感激不盡,將其接到自己宅中,好生款待,卻沒想到給自己帶來了滅頂之災。”

“那一晚,沈小姐興緻頗高,想邀鐵青衣一同在院中賞月。她與其關係親密,平素並不避諱,那晚沒敲門便直接推門而入,一聲‘姐姐’剛剛喊出,卻立即被眼前的景象嚇得頭皮發麻。因為她清楚的看見鐵青衣手裡捧着一顆血淋淋的人心,上面還爬着各種毒蟲……沈小姐乍一見這可怖畫面,下意識想尖叫卻無法發聲,雙腿也軟得挪不動半步,眼睜睜瞧着鐵青衣就這樣走到她面前,面無表情的挖出了她的心臟。”

王雲帆道:“這些情景,也是趙先生親眼所見?”

趙大嘴不悅的嚷道:“房內情景,我雖並未親見,但先前我曾多次與沈小姐算過命,鐵青衣有時也陪她一同。我見沈小姐印堂發黑面色灰白,再觀鐵青衣顏如桃李卻是身罩黑煞,曾幾次好心暗示,沈小姐只是不聽,終究還是沒能逃過毒手……”

王雲帆默然片刻,心道:“這鐵婆婆倘若果真這樣厲害,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她想取誰的性命,想挖誰的心臟,直接動手便是。這趙大嘴不知受了什麼刺激,瘋言瘋語,不可盡信。”

但他並未直接說出這話,一者免得趙大嘴又突然發難,二來也不由得想象那素未蒙面的鐵婆婆究竟是怎樣一個人。趙大嘴沒注意王雲帆的心理變化,自顧自繼續說道:“幾年後,我在這田壩鎮參加田家大少爺田慕白的大婚,萬沒料到新娘子便是昔日那吃人心的蠱婆鐵青衣……”

王雲帆附和着點點頭,知道再聽下去也無實際意義,站起身擺了擺手,向趙大嘴笑道:“趙先生,我真要走啦。謝謝你說的書,很精彩……”

說罷不待趙大嘴出手襲擊,他足下輕輕一點,人已如閃電般疾射而出,趙大嘴但覺眼前一恍,早不見了王雲帆蹤影。

“哎哎!你這客人太沒禮貌了!哎!沒給錢哪還!”

王雲帆出得祠堂,一眼瞧見百餘米外的谷堆旁站着一名中年男性村民,當下面帶微笑,快步走了過去。那村民抬頭看見王雲帆,先是愣了愣,旋即掉頭就跑。王雲帆早有預料,足下發力,連續幾個突字訣使出,倏忽躍過了村民,轉身擋住了他的去路。

那村民駭得撲通一聲跌坐在地,口中叫道:“妖……不、好漢!別殺我、別殺我!”

王雲帆伸手扶起那人,溫和的道:“別害怕,我不是壞人。你剛才說什麼……妖?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村民連連搖頭,面現驚恐的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知道的人都會死!”

王雲帆道:“我和我兩個兄弟是來幫你們除妖的,可我首先得知道怎麼回事。”

那村民只是搖頭,顫聲道:“我真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

王雲帆沉聲道:“那這樣,我來問,你知道就回答,好嗎?”

村民看着王雲帆的神色,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

“我之前去過白穆、鎮邪兩村,兩個村裡有很多怪異的老人,你們平埂村似乎是正常的,這是什麼原因?”

村民囁嚅道:“我們……我們這兒也有啊,只是少些,而且……凡是變成那樣的,都被大伙兒趕出村去了……”

“那麼你們剩下的人,是不是從來不喝黑水河的水,而是各家自己鑿井取水?”

村民疑惑道:“不啊,我們一直喝黑水河的水,村裡根本沒有一眼井。”

王雲帆愣了愣,皺起了眉。

依田若蝶和玄境大師所說,幾乎都已經確定是黑水河水源問題,但這平埂村村民既然也飲河水,卻為何獨獨例外?


欲知鐵青衣更多背景故事可參閱:

蠱婆系列 | 情蠱

蠱婆系列 | 蠱引


上一章    目錄


《七世詛咒》為本人原創長篇作品,講述一個身負異能的少年遊走陰陽兩界,追尋自身身世之謎的故事。本書以上古傳說為憑,從相對唯物的角度重新構架了整個神話及三界體系。

感興趣的讀者們請多多關注,喜歡的別忘了小紅心點起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