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什麼時候真正成為“南中國海”?

01

從這一消息可以看出:《宣言》簽署15年來,實際上中國與東盟國家有關南海問題的會談從未停止,“高官會”已開了14次,“聯合工作組會”已開了21次,平均達到了一年一次!

值得關注的還有:明天中菲雙邊會晤機制也將啟動,不管怎麼樣,“雙邊直接會談”已現雛形,這在美日歐不斷攪亂南海的大背景下,無疑是具有积極意義的。

02

實際上,目前要在解決南海主權、領海爭端問題上取得實質性進展是不可能的,當前首要的任務是,先把解決南海問題的方向、框架確定下來,防止南海問題多邊化、國際化,把美日歐澳印等企圖攪渾南海的各方排除在外。

現在正形成有助於達成雙邊談判的有利條件、時機,要好好利用:一是我們南沙島礁填海造陸已大功告成,鬥爭態勢明顯有利於我;二是變幻莫測的杜特爾特,表現出了“親華”的良好傾向,不管他出於什麼目的,不管他能“親”到什麼程度,至少目前是願意作出妥協的。

而且,杜特爾特一貫的為特定利益說干就乾的“瘋子”性格,預示着“趁熱打鐵”是有可能成功的,儘快達成有利於解決問題的協議顯得很有必要。

03

關於南海、東海主權鬥爭,過去我們的方針是“主權在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但事實是:“主權在我”體現不出來;爭議也沒“擱置”,熱點問題一直湧現;“共同開發”也成了“單邊開發”,這一戰略實際上是消極戰略,不是長久之計,該到了改變的時候。

開啟中菲“雙邊談判”機制,即便暫時談不出什麼結果來,也至少達到兩個目的:一是為下一步與其它主權聲索國談判,如越南,馬來西亞,奠定基礎;二是讓企圖干預南海事務的美日歐找不到合理的借口。

04

不難看出,杜特爾特是衝著錢來的,所以我們也乾脆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1、在能力範圍內,盡量滿足他樹立權威、發展經濟的各項要求,讓他嘗到甜頭、看到光明“錢”景,讓他在3到5年內想翻臉都無法拉下臉!

2、拿錢逼他拿出“乾貨”:一是簽署正式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協議,明確雙邊談判是解決南海問題的唯一途徑、方法。二是確定與經濟援助同步調的路線圖,從易到難明確每一步要解決的問題和限期,如先解決交叉海域的劃界問題,或劃出暫時共同管理的某些海域;接着談雙方已佔島礁的主權問題,重點是國際社會公認的依據《波茨坦公告》正式恢復主權的中業島問題,可用一些無人島礁和他作交易,能談成一个中業島,就是南海問題最大成果;最後談九段線內無人島礁的主權歸屬或共同管理、開發問題。

05

南海問題,考驗能力,更考驗智慧。“靈活+務實+見效”的戰略戰術,無疑是找到切入點和突破口的必由之路,這樣才不至於被“歷史”和“主權”的包袱捆住手腳。

(參加簡書軍事專題“軍迷日更軍文一年”挑戰計劃之第33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