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就是堅持

看完請嘴下留情,不要罵我。但是,你要是實在忍不住想罵我,那就罵吧。

但請不要當著面罵我,我沒有那麼偉大,做不到白蓮花,謝謝。

有的人就說,你這篇文章開始的時候,就註定了它是雞湯文類型,蹭熱度,還寫什麼?

拜託,如果我真想蹭熱度,早在幾千萬年前孫猴子沒出世的時候我早蹭了,何必等到現在?何況,它真不是雞湯。

我是一名簡書作者,確切的說,應該是專門寫小說和故事的簡書作者,因為堅持,也因為對小說的喜愛,很榮幸成了簡書的簽約作者,這個簽約作者來之不易。我沒有什麼熱門文章,沒有像簡書其他大神那樣,剛入駐簡書幾個月就成了簽約作者。

大神也是一步步堅持更文走完這條路的。

我以為我和他們沒什麼區別,後來發現其實不是,我是屬於那種死笨死笨還不開竅的人,明明知道雞湯或者情感勵志文可以快速漲粉,擁有更多閱讀量,這是很成功的一步棋,下好了,能少走很多彎路。

我小學時就落下了數學不好的這個病根,我爸爸上班時會在作業本上留幾道應用題,我至今記得年少時自己絞盡腦汁都算不出的題,和我爸爸進門就在屁股一腳的嚴厲面容。

讀六年級時考語文,前面的大題做的一塌糊塗,後面的作文是一篇《我的文具盒》,拿了滿分。語文老師問我說,哪裡抄的。那時候小啊,不懂得反駁,只知道哭。

後來上了初中,參加縣作文比賽,市作文比賽拿獎,每個年級的語文老師會拿着我寫的作文挨個在班級讀,然後我成了寫作小天才。有時候我也挺奇怪的,腦子笨,卻喜歡寫。我曾經寫過三個筆記本的流水賬小說,叫《綠葡萄的約定》,(這名字真的是非主流,辣眼睛)裏面是內容是我們班所有人,參加一場籃球比賽的故事,我們班的學生也成了男女主角。現在偶然間翻出來看真的是辣眼睛,那時候的我在初二讀書。

我爸爸知道后,大力反對。初中的小娃娃不好好讀書,別人是看小說被家長斥責,我居然厲害到寫小說,我爸爸開啟他家門口堵,翻書包的檢查模式。

他堵我,我就拿了本子鑽到被窩用手電照着寫,以至於我現在的眼睛嚴重近視。

我記得很清楚,有一次我在圖書館借了三本《紅樓夢》,那時候鬼知道紅樓夢是什麼,我拿書進了門,我爸就嗅到味道了,趴在窗戶上偷看我,我趕緊把書架上的其他書一股腦全拋下來蓋住。

猴精猴精的我爸二話不說的推開門,從那堆書底下抽走了三本《紅樓夢》鎖起來。

這大概就是我為寫小說做的堅持,雖然那時候不懂什麼是堅持,但是我從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學,一直在堅持寫小說,直到現在。很多老朋友看我朋友圈轉發的小說,都說你能把一件事情堅持這麼久,好厲害,有時候回頭去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才發現已經好久了。

或許,這根源,大概就是喜歡吧,因為喜歡,一直堅持。

前幾天心血來潮,翻看了很多平台包括公眾號的數據,發現當下快節奏的生活中,很多人都喜歡看雞湯和情感勵志文章,簡書上也是,細心的朋友就會發現,首頁上有很多雞湯文和情感勵志文章,閱讀量好,數據可觀。

我就想,那我乾脆也換個口味,感受一下勵志文章的魅力唄。

所以最近我的主頁亂糟糟的,多了幾篇強殺進故事陣營的勵志情感文,如你所料,閱讀量上萬,數據可觀。然後翻翻以前我寫的小說和故事,大多數是被社會忽略的小人物和民間手藝人的世間百態,數據沒有勵志情感文可觀,但也都是過千的閱讀量。

這個時候就有點反差心理了,人往往都是這樣的,寫之前用心翻閱資料,去找失傳的手藝人和小人物的世間百態,整理資料,然後了解當時的生活背景,最後用好幾天寫出來的文章,還沒有我隨便寫的勵志心得和雞湯受歡迎?

我心塞啊。

雞湯文章和情感文章,百度一搜一大堆,一個簡單的道理,你來分一杯羹,我來分一杯羹,明明是一個道理,我們分成很多杯,就有了很多雞湯。

說真的看着反差萌的數據,我還是有點小難過,昨晚睡之前在簡書發了一個問題,就是該堅持什麼類型的呢?今早醒來的時候得到很多答案,我很謝謝這些讀者的細心分析,以及他們對這個類型的看法。比如說,夜二郎的長評:

夜二郎

雞湯文就像油炸食品,大眾口味,速食。大街上肯德基麥當勞家家爆滿=網絡上雞湯文勵志文個個點贊。

人們追求三個東西:

洋快餐(快速填保,味道不錯)

金手指(點石成金,武功秘籍都慢,長老直接輸功最好)

理想國(用幻想的美,逃避生活的丑)

人們討厭三種東西:動腦筋,出汗,花時間。

雞湯還有勵志文的火爆,在於完美的避開了人們討厭的,暗合了人們想要的。所以這樣的作者,文筆要是還好些,出來一個火一個。

大眾的這種狀態像吸毒的人,他每天都在找毒品。

還有多少人打開了你的文章,開頭就沒十分看懂,往下一拉,這麼長,媽的,沒時間,不看了。

奇怪的是,人人都知道這樣不好,都口口聲聲反雞湯,但還是這樣。

這就又像抽煙的人,最知道抽煙有害健康。但他還抽,也會嘗試戒煙,不好戒啊。

人就是這麼一種充滿自我矛盾的動物。

說來說去,那故事和小說怎麼辦?

人們也需要故事呢。只不過不是剛性需求。直白說,可有可無。

你的故事已算可有。簡書大把的故事閱讀量慘淡,他們算可無。

好的故事不能打動人們嗎?絕對打動。但是我要靠這個讓他們放棄抽煙,放棄吸毒,也不現實。

很重要的是:那些看你雞湯的人,和看你故事的人,是同一波人。

看完很謝謝他,對這個雞湯和故事給出了很飽滿的定義,在我不會總結的情況下,他是簡書為數不多的那些堅持寫故事的人群中的其中之一。雞湯和勵志情感文確實吸粉,就連我坐在公交上有時候也會翻出手機去看看,人人嘴裏反雞湯,其實人人都在看。

他的話裏面,看到最後那句“簡書大把的故事閱讀量慘淡,他們算是可無,”這句話是實話,我認識很多原創高質量作者,因為閱讀量的慘淡,從最初的堅持到最後的離開。但也有很多作者,一直在堅持。

冀如

我知道我應該點一碗又健康又有營養的蔬菜沙拉,可是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草莓冰激凌。可能這就是讀雞湯文時候的心情吧。明明知道沒營養,太多卡路里,太甜會蛀牙,還是貪戀那片刻的香甜滋味和片刻的美麗心情。

有時候,我們想要深刻睿智有哲理的故事來帶我們認清這個冷酷又現實的世界;有時候,我們只想要一杯草莓冰激凌來虛度一下午暖暖的陽光。見過現實的慘淡,仍然想在心裏固執地堅守一個簡單又快樂的童話世界,難道不是一種勇敢嗎?雞湯文神馬的,不要太較真了。

是呀,大概如他所說的那樣,蔬菜沙拉和草莓冰激凌兩者都是缺一不可,既要有勵志文章來點醒我們,感動我們,也有有根基穩固的文學作品來鼓勵我們。確實不應該太過計較這些,喜歡就行了啊。

所以昨晚有點小糾結的我,今早看了這麼多細心的長評又活過來了,說了這麼多,雞湯和故事到底應該堅持哪一類?我也不知道,與其說雞湯和故事,不如說是喜歡。你愛上故事,寫久了可以寫幾篇雞湯提提神,你愛寫雞湯,寫久了可以寫幾篇高質量的故事來加個作料。

世間萬物,小人物太多了,被我們忽視的傳統文化也太多了,這個世間除了筆下最多的愛情故事,還有親情和友情,還有哪些與病魔鬥爭的人,還有小時候你出門時在街上遇到的乞丐,他們為什麼會淪為乞丐,你有聽父母講過嗎?小時候爺爺嘴裏的鬼怪和奇異事件,在偶然間想起他的時候,有沒有想把那些亦真亦假的故事寫下來的衝動呢?

同時也希望各位讀者多去關注簡書上一直堅持寫原創故事的人。

他們閱讀量十幾,有的幾乎為零,但是一直堅持着寫作,看多了雞湯膩的時候,不如釋放下眼球,轉移陣地,去看看那些堅持寫故事的人。

每個人都有熱情和喜歡,我們都需要鼓勵,需要一個贊,看着這些,或許本打算放棄的事情,也會找到一個堅持的理由。

這些原創作者有:亦為清心、夜二郎、張諾一,甜膩老乾媽、木又曾、金牛座小樣、文蒼、時光繚亂、明月清風雪、老貓枕鹹魚、陳無咎、歲安sa、辰璐、梁易安、顧北城、顧夕陽、清晨起、落桑Chen、天黎琉璃、二妹子、痴人李二、添一抹嵐、詠雯故事匯、撒旦天使於北北、周寒舟、雲晞

還有我超級喜歡的兩大簽約作者:一元亦有用和別山舉水。還有我們的堂主,蘇小飛,短篇小說專題主編梅珈瑞,他的一系列江湖看得好過癮,我的好朋友奇思妙想主編專三千,這都是一直堅持寫故事的人。

等等很多很多作者,他們這些人從一開始堅持寫原創故事,直到現在的堅持。或許很多人已經寫得很成功,也擁有了很多粉絲,但是這些人的作品同雞湯和勵志情感文一樣,都需要關注,需要我們去思考。

簡書有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作者,希望我們堅持長久以來的堅持,喜歡長久以來的喜歡。

不負如來不負卿。


文末推薦一本簡書冷文合集,《世界和它的悲歡》。


《世界和它的悲歡》

這是簡書第一次以專題名義出的冷門合集,你看,這些被遺忘的人情冷暖,還是有人喜歡的。

裏面有我們很多人都見過的人或者事,有人情有冷暖,也在此希望堅持原創故事的作者好好堅持初心,方得始終。


開始熱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