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看新聞,在某地推出了一列表白專用地鐵。據說是專門提供給戀愛中的男女表白之用。

這事其實沒有多大可說道的。只是當我點進新聞時第一眼發現了不甚妥當處。那列車明顯經過了精心的設計,內含有許多關於戀愛與告白的圖文。告白就告白吧,無奈擺放的位置不太講究。有一些告白的文字恰好鋪陳在地面上,讓人直接踩上了。

將愛情的誓約踩在腳底?細思極恐。

當然了,濁在這裏把這事挑明,不是沒事找事雞蛋里挑骨頭,也不是苛責、抱怨誰。寫作此文濁亦沒有太大的波瀾。僅僅是打發一下閑暇的時光。

我想人之所以文明,在於分上下。

生活的瑣碎處是如此。你看洗臉有洗臉的毛巾,擦腳有擦腳的毛巾,兩者是分開的。洗臉的毛巾一般是掛在高處,而擦腳的毛巾一般是放在低處。這是一種上下分明。我想很少有人會洗臉、擦腳的毛巾混用、亂放吧!(如果有,那可真是一種了不得的自在。)

生活的大義處亦是如此。於向上美好的事物,我們要表達欣賞與追慕。於向下不夠美好的事物,我們要漸漸去遠離。

許多年前曾看過一個法制節目,是一名平面模特控訴廣告公司。緣由是廣告公司未經同意將模特的形象用在了地面燈箱廣告里。那女孩覺得自己的形象被人用腳踩來踩去,有損自身的尊嚴。故而提起了控告。

那麼愛情究竟是否美好呢?如果它是一種美好,又何忍將愛的宣言踐踏在腳底。洗臉、擦腳的毛巾尚且不忍混用,何況是其它?

曾進過一個很大的圖書館。你還別說,她的館名也是成文刻在地面上的,而且還是大門正中央,特別方便人踩。我每次進去的時候都得小心翼翼,總覺得從人家那獲得了利益再去踩人家的臉面這事感覺不對。

就我理解,實在不明白那圖書館設計成這樣的初衷是為何。若是打算彰顯知識植根於大地的厚重亦無不可。只是人心有高尚、卑劣之分。高尚者自然無所忌諱。像濁某這樣的卑劣之人卻會因踐踏的緣故心生輕慢,這就失了主旨,與人無益了。

而且進一步說,向上是困難的,向下是容易的。濁某上班步行至公交站的路上,常見一些招嫖小廣告隨意粘貼在地面上。

為何會如此呢?因為貪慾熾盛所以失去了對美好的追求,故而不分上下,因為直接粘地上最容易所以就這麼去做了。

歷史上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清雍正帝曾因為有人將寫過字的紙用在了污穢處而大為光火,特意下了一道命令不允許如此去做。

雍正十三年七月初八日,上諭:凡字紙俱要敬惜。無知小人竟擲在污穢之處!爾等嚴傳:再有拋棄字紙者,經朕看見,定行責處!

說了那麼多不是為了拿這些“講究”去挑人毛病,引起糾紛。如果那樣做了,則名為“賊”,還不如不講究呢。

是覺得因為斷層的緣故,現如今的智者因沒有傳承,所以很難理解前輩們立下種種“講究”的深意。

以字而論,放上不放下,是為了啟發人們崇尚美好、向上攀登。因為漢字是文流的表徵,也是謙遜、溫和的體現。此等用意是何其的嘉美與良善?

當然了,如此深邃悠遠的事情,非經長輩教導我不能獨悟。這些都是我家師父教導我的。行文自此,不由更加感激涕零他老人家的恩德。

2017-05-17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