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舐愛情,一如痛飲鳩酒

那天,在我將周夢夢安全地送到學校之後,我曾單純地以為,我們又回到了從前,我,又可以繼續守候着那份純真的愛,一直走到生命的盡頭。

只是,令我無論如何都想象不到的是,就在我將周夢夢送到學校門口,轉身準備離開的那一刻,我卻遇見了我這輩子最不想遇到的人……

或許,要是沒有發生之後的事,對於那天我遇到的那個人,我應該能親口叫他一聲哥的……

在遇到周夢夢的哥哥之前,我曾從她的口中聽到過不少有關她哥哥的事,然而,只有那一天,我才在現實中真正地接觸到了他。

雖然當時,我根本無法將那名朝我走來的男子跟她的哥哥周銘海聯繫到一起,不過,即使是這樣,在面對那名陌生男子的時候,我仍然變得像是蒼鷹眼前的倉鼠。

只是偷偷地瞄了男子一眼,我就清楚地知道,對方,對我心存惡意。

雖然我清楚地知道,眼前的男子對我而言是個天敵般的存在,不過,做過了幾年混混,我也知道,面對對方最好的躲避方法,就是若無其事地與其擦肩而過。

然而,就在我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大搖大擺地朝前走着的時候,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子,卻突然停住了前進的腳步。

“喂,你小子就是陳程吧。”突然將身子靠過來擋住了我的去路,男子像是在審問犯人一般,用低沉的聲音叫住了我。

被男人叫住的那一刻,我先是慌張地愣了一下,不過,很快我就回過神來,並迅速裝出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去應付對方。

“啊,你……你認錯人了吧,我不叫陳程的。”那天,我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逃跑的衝動,偽裝成一副良好市民的形象想要騙過那名警察的眼睛。

“行了,陳程,在我面前你沒必要假裝,以後,我希望你不要再跟周夢夢走在一起。”那天,當那名警察向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我才醒悟過來,對方是以什麼身份站在我的面前。

“你是周夢夢的哥哥?!”這時候才徹底醒悟過來的我,在沒有任何準備地面對周夢夢的哥哥時,沒有來由地變得驚慌失措起來。

“是我,老實說,我對你的第一印象很差,而且,我也不可能讓我妹妹和一個混混混在一起;所以,識相的話,就主動給我從她身邊滾開。”用異常銳利的眼睛凝視着我,周夢夢的哥哥像在訓誡犯人一般,對我說出了這一番話。

也只有聽到他讓我從周夢夢身邊滾開的時候,我才會怒不可遏地握緊自己的拳頭。

“不可能,我愛她!”當時,沒有抬頭去看周銘海一眼,我只是在那緊張得令人窒息的氛圍里,說出了那句我惟一想說的話。

“嘿,陳程,你不想活了?”那天,聽到我開口說出的話后,周銘海的臉色立刻起了變化,之後他突然迅速地伸出手,閃電般地揪住了我的衣領。

“我今天不想和你吵架,只是,我陳程,決不允許任何人將我和周夢夢拆開!”那天,在周銘海的面前說出那句話的時候,我猛然間睜開了自己的眼睛,並用力地抓住了對方揪住我衣領的手。

那天,惟有那一刻,是我對周夢夢無法遏制的愛,戰勝了我在天敵面前流露出的恐懼。

“你……”在手腕被我緊緊抓住的那一刻,周銘海突然用力地咬住了自己的牙齒。

“我今天不想多說什麼,我也不想跟你們警察扯上任何聯繫,只是,在光天化日下這樣對待一個手無寸鐵的公民,這就是你們警察所謂的正義嗎?”當時,毫不避諱地注視着周銘海的眼睛,我一邊用餘光瞄了眼站在旁邊看熱鬧的人,一邊語調平靜地問他。

“嘿……哈哈,小子,你很幸運,你讓我記住你了。”那天,聽完了我說的那番話后,周銘海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種很冷,同時也很陰森的表情。

“陳程,你是第一個敢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的混混,只是,只要你一天不從周夢夢身邊滾開,就不要給我留下任何的把柄,記住,是任何。”突然間甩開了揪住我衣領的手,那天,周銘海笑着凝視我的眼睛,對我露出了冷酷的殺意。

“放心吧,我早就不是以前那個熱血狂妄的傢伙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抓住我的把柄,就請你隨時隨地睜大眼睛好了。”或許,是我不肯服輸的性格,迫使我在周銘海的面前說出了這樣的話,然而,那時的我,無論如何也預料不到,在我說出那番話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我,就成淪為了周銘海的階下之囚……

事情發展到了最後,當我的雙手被周銘海用手銬牢牢拷住的時候,我想,那時候的我,是沒有任何理由去怪罪任何人的,如果真的要為自己最後的淪陷找一個台階,那麼,我想,惟獨可以讓我怪罪的,只有將世人玩弄於鼓掌中的命運,以及,那個虛偽懦弱的自己。

2014年11月24日,那天早上的陽光有些耀眼,只是,當陽光混合著露水閃現出周銘海帽子上的警徽和他眸中的冷光時,我才發現,真正的警察,要比寄居在城市裡的混混殘忍百倍。

那天,我知道自己即將面對一個怎樣的敵人,那天,當我把我和周銘海接觸過的事情告訴周夢夢的時候,是她嘟着嘴,安慰我說她哥哥就是那種喜歡多管閑事的人。那個時候,我想,周夢夢的心是跟我緊密聯繫在一起的,只是,那時的我怎樣也想象不到,那個時候,距離周夢夢最終選擇變節,只有一個禮拜不到的時間。

2014年11月28日,陰。我想,那天對我是個單純的笑話,也就是那天,將我的整個人生都書寫成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笑話,一個足以令人笑到心寒的笑話。

我不知道那天究竟發生了什麼,只是,告別那種街頭滋事的生活已有半年之久的我,突然間接到了李炎東打來的電話。

在那個時候接到了李炎東打來的電話,一開始時,我根本無法把那個電話和我接下來的命運聯繫到一塊,只是,當我從他熟悉的聲音里了解到他要傳達給我的信息時,我臉上的表情,在那一瞬間突然變得凝固起來。

——喂,程子,我剛才得到消息說瘋狗今天打算弄你,所以沒事的話,今天最好不要出門。

從電話里聽到李炎東令人熟悉的聲音,我深深地感受到他對我的關心,但同時,我也從他嚴肅的語氣里,清楚地了解到了我當時的處境。

瘋狗,人如其名,在我們這個小地方的黑色地帶里,他就像是瘋子般的存在,我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曾得罪過他,只是,據說被他盯上的人,沒有一個不被打成骨折送進醫院。

我知道這種人想要弄我到底意味着什麼,但同時,我也記得,那天我跟周夢夢有過的約定……

——乖,放學后在學校門口等我,我去接你。那天,把周夢夢送到學校后,我溫柔地撫摸着她的頭,告訴她放學后在學校門口等我。

只是,那天,令我永遠也意料不到的是,那個約定里摻雜了太多命運的離奇,那個約定,彷彿就是定時炸彈上的指針,在時間到來的那一刻,將我的整個未來被炸得支離破碎;當然,與我的未來一同坍塌掉的,還有我和周夢夢的愛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