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記事時起,就一直與媽媽生活。別的夥伴都不跟我玩,她們說我沒爸爸。看到她們偎在爸爸的懷裡,像一隻貓般撒着嬌,我便悶悶不樂地回到家裡,揪着媽媽哭鬧着,也給我找一個爸爸。

媽媽的眼圈紅了,說我也有爸爸,只不過他被妖精纏住,不要我們了。

其實每個月總有一個男人來一次,給媽媽一些錢,媽媽總要與他吵一次,將那些錢丟到他腳下。那個男人灰溜溜地離去,走時,會蹲下來摸摸我的臉,讓我叫他爸爸。這一點媽媽倒不反對,也讓我叫,並說他就是我的爸爸。

我張不開口,連連後退。他會趁機塞些錢給我,我很想接,可媽媽會一把搶過去,將錢砸在他腦殼上,推着他,急急地叫他滾。

這個男人相貌堂堂,穿得考究,比別人的爸爸強了千百倍,只可惜,我沒機會將他介紹給別人。

我上學后,開支大了,用錢的地方多起來。媽媽沒有正式的工作,便到一個小區打工,聽說是給人燒飯洗衣做衛生。

她每天都要工作很久,累得話都不想說,總算能勉強供住兩人。

上初中后,媽媽工作的時間更長,除了偶爾的唉聲嘆氣,更多的是沉默。我也知道了,媽媽在給人做鐘點工,一直抓緊時間,從一家趕往另一家。儘管她用儘力氣,可還是力不從心。

爸爸依舊會送錢給她,她依舊會扔給他,讓他滾,爸爸便可憐兮兮,狼狽而去。

爸爸找到學校,經常給我送錢。起初我也想拒絕,可看到同學們一個個穿着像花蝴蝶,吃着用着一些精緻的東西,只有我,寒磣得如同流浪兒。我是一個少女了,不比別人丑,不比別人笨,我也要過上應有的多彩生活,我便坦然接受了。

我住在學校,每次拿錢,媽媽看不到,回到家裡,我的那些改變,媽媽自然看得出來。她真的無能為力,只能仔細地看我長瘦沒有,問我習慣不習慣,最後說,好好學習,別亂花錢,以後要靠自己努力。

說完之後,媽媽又會嘆一口氣。

我也開始穿上牌子衣服了,吃上別人吃着的東西。別人都羡慕我有一個有錢的好爸爸,我洋洋得意。

我飄飄然起來,手腳也大起來,只要我手頭一緊,爸爸就會送錢來,媽媽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同學們都對我好起來,圍着我轉,這種感覺讓人陶醉。

媽媽在初中看過我幾回,別人問她是誰,我居然毫不猶豫地說她是我鄉下的親戚,正好在附近打工。別人看着她穿着破舊的衣服,畏畏縮縮的樣子,不再接媽媽遞給她們的水果,一邊叫着鄉下人,轟地一聲,像受驚的鳥,各自散了。

我的臉燒得生痛,將媽媽往外推,讓她再也不要來了。

此後,學校開家長會,我一直叫我爸,不叫媽媽。

只是每次回到家裡,看到媽媽那麼年輕卻有了白頭髮,分明像很老的樣子,那麼漂亮卻顯得那麼土,那麼窮,我的心中便會湧起一絲愧疚。

我很想抱抱媽媽,卻無形中有了許多距離,我為自己感到可恥,但我無法改變自己。媽媽的沉默讓我心痛,卻又讓我心安理得,少了一些在意。

整個高中及大學,媽媽沒去我的學校,我沒向任何人介紹媽媽,介紹媽媽的工作。別人問起來,我一直掩飾,我實在鼓不起勇氣。

我怕別人看不起媽媽,現在想來,我是多麼的虛偽,我是怕別人看不起我。其實,看不起媽媽的不是別人,正是我。我看不起她又老又窮,我看不起她卑微平淡,看不起她傭人般的工作。

大學畢業后,我也像模像樣地找起了工作。可由於那時仰仗着一個有錢的爸爸,我沒學到什麼真本事。現在做事沒經驗,拖拖拉拉,虎頭蛇尾,加上眼高手低,我在一個地方總是沒呆多久便辭職,走馬燈般換工作。

爸爸不停地托熟人給我找工作,我不停地愛去不去。我不缺錢,爸爸每月給我的零花錢比很多大學生的工資都高。爸爸也說我不工作也沒關係,他會一輩子養着我,絕不會過得比別人差。

媽媽卻急得不行,她說一個女孩子必須自食其力,依靠自己的本事打造自己的一片天地,否則以後會被人看不起,還會遭到婆家的嫌棄。

她一直催着我找工作,儘快鍛煉自己,讓自己成長起來。

爸爸便將我弄到他的公司,謀得一份體面的工作。

也就是在那裡,我認識了現在的老公。他雖然是農村戶口,但他很努力,肯上進,更重要的是,他幽默風趣,善解人意,非常體貼人。我們一見鍾情。

爸爸知道后,勃然大怒,恨我如此不爭氣,那麼沒眼光,找了一個窮小子。甚至要辭退他,最後我以死相逼,他才善罷甘休。

爸爸不再給我錢了,說養到十八歲就仁至義盡了,以後我愛咋地咋地。

我將小伙子帶到媽媽那兒,媽媽非常高興,特別慷慨地操辦一桌豐盛的飯菜,以准女婿的規格接待了他。

媽媽拉着他的手問長問短,特別親呢。並向他說我的脾氣不大好,有些壞毛病,我們的家庭就這樣,只要他對我好,媽媽什麼都不在意。

這是上學直至參加工作后,我陪媽媽吃得最久的一次飯,不,是媽媽陪我們。她一直不停地給我們夾菜,叮囑我們,窮一些沒關係,夫妻間一定要相親相愛,真心真意過一輩子,這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我望着媽媽,百感交集。她的頭髮已白了一大半,腰也彎了,可她一直憑着自己的雙手,過自己的日子。

其實,當年爸媽很相愛。爸爸很能幹,媽媽為了讓他有更大的出息,鼓勵他出去打工,見識更廣的天地。哪知道,爸爸一出去,結識了富家女,便將媽媽遺棄。

這麼多年,媽媽含辛茹苦,雖然不能完全供着我,但她一直盡自己最大的能力,一直不曾放棄。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咽了多少委屈,我一概不知,我從不過問,甚至故意逃避。

我對不起她,這頓飯吃了很久很久,也許與爸爸的一頓酒席比起來,完全不值一提,但卻溫馨無比。

後來,男友的爸媽也過來,爸爸避而不見。他們與媽媽見面,他們都是农民,淳樸善良,很得媽媽喜歡,一見如故。他們也知道媽媽做鐘點工,誇媽媽勤勞能吃苦,太不容易了。

爸爸已完全與我們決裂。後來我才知道,他早己替我物色好一個對象,是他的合作夥伴,他為了更好地鞏固自己的地位,早就敲好了如意算盤。

爸爸高大的形象在我心中一下子坍塌了,我與男友辭了職,到別處謀了差事,準備認認真真,憑着自己,好好打拚未來。

我們的感情平穩,相處融洽,開始談婚論嫁了。媽媽一點彩禮都不要,說她不在乎那些表面的東西,只要我們好好過日子就行。

甚至,媽媽給了我們一張卡,說是當年她們離婚時,爸爸給的補償,她一分都沒動,全都給我留着。現在我要結婚了,讓我取出來,爭取買套新房,先付個首付。

我們去銀行一查,傻眼了,整整十萬,這對媽媽來說,是一筆巨款。她做一個鐘頭的鐘點工,弓着身子擦地,在滿是油煙的廚房燒飯,在冰冷的水中洗着抹布,也才十來塊錢。十萬塊錢,她要這樣辛苦一萬個小時,她要這樣沒日沒夜辛苦一年多。可她一分都沒用,一分都舍不得用,全給我們留着。

我哭着跑回去,將卡遞給媽媽,伏進媽媽的懷裡。媽媽一臉驚愕,撫着我的肩,連忙問怎麼啦。

男友在一旁囁嚅着,說不出什麼頭緒。我抽抽噎噎,說不要媽媽的錢,那是爸爸給媽媽的,是爸爸虧欠了媽媽。甚至,我也虧欠了媽媽,我應該給媽媽錢,補償對她的傷害,感恩她的撫養。

媽媽聽到這兒,笑了,捧起我的臉,擦乾我的淚,說她不要錢,只要我們就行。

我一聽,哭得更厲害了。

在路上,在去銀行的路上,我還與男友商量,拿了這些錢,先買個小三房。男友想將他爸媽接到城裡來住,讓他們也享享福。我不想拂了男友的面子,一口答應了。

可我的媽媽,依舊住在舊房子里,依舊做着鐘點工,我用她的錢買房,可卻根本沒想到她。倘若我嫁了,住了新屋,她一個人進進出出,孤孤單單,累了,沒人替她倒杯水,病了,沒人替她化點葯。她依舊承受着她的辛勞與孤寂,即使我長大了,她卻承受得更重更深。

我再快樂,再幸福,可會真的快樂,真的幸福嗎?

男友過來了,將我從媽媽懷裡拉起,攬進他的懷中。他低下頭,輕輕在我耳邊說,新房買了,讓媽媽跟我們一起住。我爸媽在鄉下種地,在城裡住不慣的,他們一天不勞動,會像坐牢一般難受。

我抬起臉來,儘管淚水還在滑落,但笑容卻漫上來了。我將嘴湊近男友的耳朵說道,好,我們一起努力,爭取過幾年再換一個大房子,將你的爸媽也接過來,一大家人好好生活。

老公,我愛你。

我叭唧一聲,迅速親了一下男友的臉。他的臉紅了,我的臉也紅了,媽媽轉過頭去,笑了。

一會兒,媽媽又嚴肅起來,對我說,你不要恨爸爸,這麼多年,他也不容易。

我有事,先出去一下。媽媽說完,轉身匆匆離開。

我望着門口,愣怔住了,眼淚又涌下來。

媽媽,對不起,媽媽,我愛你。


在這裏,是我遇見你的另一種方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