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許小年教授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實體經濟才是中國經濟最大的泡沫»。一位溫州商人酒後在群里看到這篇文章,評論說:

許小年教授也是空調房裡呆久了。

我們去看產能過剩的行業,國有資本佔比有多少?這部分資本不是以經濟利潤最大化為追求,通俗一點講就是不以市場為導向。佔比大的行業,出現過剩的概率就高,因為這些國有主體會在成本高於市場價格時繼續生產。

以私營企業為主的充分競爭市場,市場能很好的起到調節作用,就以溫州的造船行業為例,無論你多大,沒有利潤只有倒掉一條路。4月份我公司去柯橋經濟開發區考察一個不良資產拍賣物,570畝民營光伏企業;去現場還發現對面一個更大的民營化工企業,佔地1250畝,已經倒閉荒廢5年了。

市場很好的發揮作用,沒有利潤支撐的民營企業,倒閉是必然的。 我們現在有太多的所謂專家,在空調房裡對現實世界下判斷,或者走馬觀花式的召集幾場座談會就得出結論。

這些市場份額比較集中的企業下一個要做的就是研發,推動升級換代。在行業分散的情況下,中小型企業沒有做研發的力量。中國各行各業的一個特點就是太分散了,分散到了沒有幾家領軍的企業能夠做創新式的研發,所以市場集中度一定要提高,世界各國全都是這麼走過來的。

現在美國大企業的技術大多是買買買。 公司不是以規模大小論的,活下來就是好企業。 經濟學教科書的講的非常清楚,公司規模取決於市場交易成本和組織成本的平衡。科斯的觀點。

辦過企業的人都深深感受到,層級結構是科技創新最大的敵人。柯達、微軟和諾基亞都證明了這一點。谷歌現在的革命性技術都是購買的。大企業革自己的命成本太高了。

包括企業內部人,大多會阻止革命性技術的應用,意味着要放棄熟悉的工作。

大公司倡導內部創業就是應對這個大企業病。說易行難,撼動公司內部利益和政府改革一樣。除非你大批換人。

大企業都看到這個問題,強調內部創業,可有幾家實現?很少比例。

海爾在做這個革命。

內部創業和真正的創業還是有很大差別。我也在公司推行內部創業,把輕資產的業務拿出來做合夥制。

職業經理人和創業者還是有較大差異。華為內部出來的人評價,和社會對華為評價差異很大。任總有一天離開后,華為會怎麼樣?印度tata集團的老總和任總一樣,狂熱工作者。以後職業經理人接班后,還能走多遠?這是企業最大的問題。

內部創業其實只能算準創業,有退路。真正的創業是無退路的,成則生,敗則死。市場不相信眼淚就是這麼來的。企業家內心都是恐懼的,他們每天擔心倒掉。對他們來說,企業的成敗是天堂與地獄之別。

國企老總不會有這種原始的恐懼。內部創業者也不會有。置之死地而後生迸發出的力量是無窮的,我看好民營企業就是這一點,最大的驅動力是恐懼。

我每天和創業者打交道,聽多了那些創業者的人生故事。

以上話語,是這位溫商在群里的一些聊天記錄的整理。有人問他是否喝多了,他說:

今天只喝了一紮紅酒。

對他的話,我深表贊同。

職業經理人和創業者還是有較大差異。職業經理人沒有企業倒閉的恐懼感,他在乎的還是自己的高薪和地位,而不是天堂地獄之別的恐懼。

“真正的創業是無退路的,成則生,敗則死。企業家內心都是恐懼的,他們每天擔心倒掉。對他們來說,企業的成敗是天堂與地獄之別。置之死地而後生迸發出的力量是無窮的,我看好民營企業就是這一點,最大的驅動力是恐懼。”

史上最強創業團隊,中國共產黨,其創業過程也是這樣。成則生,敗則死。只有處於天堂的誘惑和地獄的恐懼之中,人才會迸發極大的潛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