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各類的新聞層出不窮,朋友圈被接二連三的刷過屏了,已經過去一段時間,在大家的情緒都回歸平靜時,我們終於可以就過去這一個月的熱點新聞做個系統的梳理了。

近期新聞大致分為三類。

一類是面對突如其來的災禍,對周遭的環境感到不安。

廈門突然遭遇的颱風導致全市近五萬人口的遷移。

美國紐約發生的特大爆炸案,造成至少3人死亡,26人受傷。

當不斷湧現的災禍出現在新聞版面的頭條,長久地徘徊在腦海中的,是對命運的無從把握。

逃過的成為了幸運的大多數人,

而被命運選中的少數人,不得不持續的遭受着傷害。

在這突如其來而又充滿未知的世界里,相信自己時刻都生活在“無常”中的人應該不在少數吧。

逃過的成為了幸運的大多數人,僥倖地注視着被命運選中的少數人,持續的遭受着傷害。

看着他們無力爭辯,甚至來不及呻吟。

我們終有一天,或早或晚,難逃要死去的宿命。

那徒勞地奔走於其中又有什麼意義呢?

第二類熱點新聞,對關係產生的不安。

馬蓉和王寶強的離婚案餘波未了,布拉德·皮特和安吉麗娜·朱莉離婚便握住了接力棒,佔據了各大新聞的頭版頭條,愛情的熱焰還被人津津樂道時,對簿公堂的爾虞我詐就多少讓人唏噓不已。

美好的回憶灰飛煙滅,當年信誓旦旦的保證,也可以在一夜間化為烏有,而比這更讓人感傷的是,我們看輕了曾經為愛不顧一切的自己。

就是自由,正使得所有的關係都滑向不確定性。

是價值選擇的多元化,使得人生可以輕易地由一個偶然萌發的念頭而全部改寫。

這種對於關係的不確定性帶來的是一陣陣眩暈,尤其是當被命運拋在道路的交叉口時,也會對前途感到迷茫。

你不知道自己會被命運拋向何處,從而感到深深地不安吧,

你對於別人無從把握,那麼對於自我來講呢,是否就十分確定呢?

第三類,對於自己的不安。

8月26日,楊改蘭在殺死自己的四個孩子后,在家中服藥自殺。

9月16日喬任梁,在家中自殺身亡。

一個是備受矚目的明星,一個卻是國家級扶貧縣裡窮戶,按理說兩人應該毫無交集,楊改蘭也不會有機會接觸到電視這類對她來講的‘家庭奢侈品’,更不會有閑暇關注任何一部偶像劇,理所當然得,她不會認識“少女偶像”

喬任梁。

喬任梁也還自顧不暇,來不及看網上關於楊改蘭的報道,也不會知道鄉村的楊改蘭

但就是命運,讓兩個人突然有微妙的關聯。

他們連續的霸佔着各大板塊的頭條,世間對他們眾說紛紜,而兩人親手結束自己生命時,都恰好28歲。

村裡人說楊改蘭,性格一直都很好,特別溫柔,不愛說話,“從來不罵人,也不罵她的丈夫,奶奶罵她的時候,也不回嘴。“

同事說喬任梁,身上有種“傻實誠”性格,喜歡做費勁的事,但人很實在。

他們的性格都被世人所認可,但這些都不足以避免他們走向自我的滅亡。

楊改蘭家早在三年前就被取消了低保的資格,而一直掙扎在貧困線的邊緣。

喬任梁,則在自傳《私生活》中說過,“千萬不能被討厭’成了那時的人生信條。”

而“自己的性格並不適合在娛樂圈發展。”

他們都是在按照別人的要求塑造自己的形象,做了許多必須去做的事情,卻沒有得到想要的認可,在喪失了真實的自我,他們無從依附的心靈,才是他們真正的不安吧。

而自由對他們則是未來無盡的恐懼與黑暗。

也只有對生命的恐懼勝過對死亡的恐懼時,人類才會坦然赴死。

十天前還是元氣滿滿的一天,十天後,只能是伊人已去,空留遺恨在人間了。

所有的痛苦,似乎在這個不安地社會中被放大,也許我們曾經對於自由的理解太過於淺薄了,它不光是美好的,而也是讓人恐懼的。

它不光是解脫的,更是讓人窒息的,

要守護自由,概莫例外地,只能一次又一次,在人生的岔路口中,學會接受迷茫,看待痛苦,學會為自己的每一個選擇負責,從而真正的成長。

從不安中解脫,不是要去關注快樂或是痛苦的情緒,而是看到這些情緒背後的意義。

這就是說,一旦找到了意義,痛苦就不再是痛苦了。

所有的源頭,都不再漂浮無根,你給了他們這個支點,讓所有的不安都得到安撫。

這就是生活下去的意義。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何方看朝夕

這個世界的廣闊,我想陪你一同探索,山高水遠,一萬年太長,與君同行,只爭朝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