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莔莔有神


昨天被田源事件刷了屏。

美團內部某部門員工田源在公開場合發布的招聘信息,附帶上了地域歧視、愛好歧視等條件,被曝光到網上以後美團迅速響應,對外發布公告辭退田源。


看到截圖時我在想,這位田源是基於什麼樣的心理,發出了最後這一段字?

不要簡歷丑的我可以理解:簡曆本身代表了求職者的求職態度和做事風格,簡曆本身缺乏推敲,的確有充分的理由不給面試機會;

不要研究生博士生也勉強可以理解:很多人不太明白有些崗位的確是有“學歷上限”的,假設說這是一個較低端、偏執行層面的崗位,對實操的要求大於系統性思考,薪資預算也有有限,的確和研究生博士生不太匹配;

但後面3條如何解釋?招聘的是一個餐飲會員系統的產品運營,崗位要求與駕駛經驗無關,那選擇大眾車系和個人職業能力又有什麼關係?尊重中國傳統文化和職業素養又有什麼關係?一個人與生俱來的出生地,又和在北京打拚找份工作有什麼關係?況且還用了明顯帶歧視色彩的用詞“黃泛區”?

我不知道這位田源先生的家鄉是哪裡,如果他在面試下一份工作的時候,每家公司都因為出生地不符合要求而拒絕他,他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會不會回過頭來,比較一下自己在群里發出這段話的那個時刻,又是什麼樣的心情。

不知道能不能教會他:如何去體會別人的心情。

這讓我想起了俞軍最近在網上提出的三個問題之一:同理心。

我相信美團沒有明文規定發招聘信息不允許帶上這幾條要求,但顯然這位田源先生極度缺乏同理心。

同理心這件事我不想談高大上的名詞或者虛偽的道理,我就講幾個故事。

第一個故事就發生在前两天。

晚上下班打車回家,但凡遇到喜歡聊天的司機師傅,我都會一起聊幾句。這周北京開會遇上三環戒嚴,司機師傅一上車就跟我聊白天的路況,後來聊着聊着就到了“北京出租車師傅熟知中南海秘聞”模式。我以為師傅又要八卦哪國領導人的出行情況,結果話鋒一轉,師傅告訴我說,他希望國家多分一些錢支援貧困地區,這些貧困地區真的太窮了,他們有一個司機團隊,每年都會進藏兩次做扶貧支援。

“你每天生活在北京可能想象不到,現在國家還有十幾個貧困縣根本通不了電。”

“其實就是盡我們的一點力量,每個月寄過去兩三百塊錢,對他們來說就足夠一個孩子上學了。”

“也不需要什麼貴重東西,他們最稀罕的是各種書,以前學校的教材最好了。”


藏區兒童(網圖)

直到現在我還覺得遇到這樣一位司機師傅是何其幸運,感謝他在短短十幾分鐘的時間里,給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課:如果不去了解,你可能永遠覺察不到他們在職業背後鮮活的一面,任何行業都有群像,但群像容易被固化為刻板印象。當你接受了這個刻板印象,用戶就變成了幾條特徵,而不再是一個個活生生的個體,那你就無法感受到他們在用產品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又懷着什麼樣的期待。

第二個故事是在春節期間回老家的時候。

很多留在老家的同學已經過上了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而我也很好奇,在缺乏大企業、缺乏就業機會、經濟發展動力不足的家鄉,他們是如何經營自己的生活。有些人選擇了當公務員或進事業單位,但也有些人能在幾乎十年都沒有任何變化的城市裡,找到各種賺錢的門路。他們會告訴我,面對工資只有兩三千塊錢的人,如何賺到他們的錢;想要開個小店,如何和政府機關、同行、還有上下游的老闆打交道;沒有完善的雇傭制度五險一金,面對十幾歲就出來打工的員工,用什麼方法管理……

這個故事告訴我,任何與你不同的人生,都有它值得探索和值得學習的部分,而只有發自內心地平等相待、換位思考,才能讓自己學會從不同的角度去審視問題,汲取智慧。

第三個故事時間有點久了。

研究生期間我跟着導師做過幾個規劃項目,其中有一次和項目組一起去海南省瓊中縣考察。瓊中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連續多年的國家級貧困縣,沒有軌道交通,只有非常不好走的山路可以走汽車,深山裡很多村子里還住着下雨漏水的草屋,甚至還保留着刀耕火種的習慣。在村長家考察的時候,村長組織村裡的幾個小孩兒來給我們唱歌,他們的學校是縣裡唯一一所學校,每天徒步走過去需要將近2個小時。後來才知道,村裡還有大部分小孩兒,根本沒在上學。

我也是第一次去這麼窮的地方,我看着那幾個小孩兒,心裏想的是清華北大對他們來說真的是想都不敢想的地方——不要說清北了,他們整個縣幾年都不一定能出一個考到北京的孩子。對他們來說,即便是每天費儘力氣去上學,即便是能夠完成9年義務教育,也並不一定能改變自己的一輩子。互聯網或許可以為他們做點什麼,但可以肯定的是,目前還不足以幫助他們得到其他大部分地區應有的權益。


找出來一張當時的照片,對焦有點失敗

反過來想想現在的我們,有沒有覺得每天困擾的問題有些狹隘?上班圍着合作部門轉、圍着老闆轉;下班比較誰家融資多了多少錢、誰家的報表注了多少水;甚至是朋友圈裡也都是行業熱點和八卦,雞血的故事那麼多,恨不得自己今年年薪翻倍明年創業後年就IPO。

不知道有多少人夜深人靜的時候想過:身處在一個被吹到天上的行業里,自己每天的工作究竟有多少價值?是否真的是在創造價值?

人不能把自己的格局活小了。把心胸打開,才能看清真正的自己,才能追求真正的價值。

第四個故事是最近看《極簡宇宙史》想起來的。

去年去希臘度假選了一個冷僻的小島,在島上的幾天經歷了地震、颱風、海嘯,第一次這麼直觀認識到了自然的力量,然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白天絕美的藍旗海灘,在晚上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站在廣闊的沙灘上,對面就是愛琴海,沒有任何肉眼可見的島嶼,沒有船隻,沒有燈光,沒有任何人類存在的跡象,眼前180°的景色都是一片漆黑:海水是黑色的,天空也是黑色的,迎着猛烈的海風和潮汐聲,你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一大片黑色到底是海還是天空,滿眼都是深不可測的虛無,好像一個巨大的黑洞,隨時可以把你吞噬。


感覺自己面前是整個宇宙。

而自己渺小到不值一提。

這四個故事和同理心有什麼關係?

第一個故事告訴我,如果一個產品經理禁錮在刻板的用戶畫像里,你服務的就會是一個刻板的畫像,而把自己和一個個活生生的用戶剝離了;

第二個故事告訴我,如果一個產品經理禁錮在自己的圈層里,你就無法體會到社會裡各行各業、各式各樣的人群都在過什麼樣的生活、有什麼樣的訴求。更重要的是,你對社會的理解會產生圈層偏差,導致你即便了解到他們的生活和訴求,也無法理解這些事實;

第三個故事告訴我,如果一個產品經理禁錮在自己的行業格局和行業價值里,時間久了就容易偏執成一種病態,如果無法放開執念,就找不到真實的價值;

第四個故事告訴我,如果一個產品經理禁錮在自己的認知里,不去探索和思考邊界,那就無法領悟謙卑和敬畏。

而這四個禁錮,阻撓的就是同理心的四個層次。從理解不同的個體,到理解不同的生活,再到理解不同的價值,最後則是融合了之前的所有,學會對所有不同的謙卑、對所有未知的敬畏。

拉回現實。

現在的行業用幾個詞形容:功利、浮躁、自大、虛榮、缺乏底線。太多事實和趨勢可以證明這幾個關鍵詞了,田源被開除這件事只是其中一件證據。而更嚴重的是,行業里很多人並不這麼覺得。

最後想說:有同理心很難嗎?

一點都不難。

無論面對任何人任何事,保持住你的好奇心,保持住你的謙遜,保持住你的善良,並一直堅持下去。哪怕剛開始會顯得有些笨拙和尷尬,甚至大概率會吃虧。

但堅持下去,受益的就不只是產品經理職業生涯這一件事。

– END –

莔 莔 有 神

帝都產品經理,互聯網產品專欄作家,簡書籤約作者,負責過億級用戶平台,曾實現從0到1直到日活百萬,目前就職於互金領域大數據團隊。

文章專註於數據增長、商業分析、互聯網金融等領域。

轉載註明作者和出處即可,開白名單請私信我,侵權必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