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明末清初,正逢亂世。

亂世出英雄,更出美人和名妓。

天下名妓,以南京秦淮河畔為尊。

秦淮美女,又以“秦淮八艷”最為出名。

八艷之首,便是“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柳如是。


02

柳如是生於1618年,家貧人微,又是不受待見的丫頭片子,不幸遭輾轉販賣。

幸運的是,后被江南名妓徐佛收養,在其精心呵護與培養下,幼年的柳如是能詩詞,擅書畫,才藝出眾。

家鄉一切,則湮沒於懵懂雜沓的記憶里,無從回望。

14歲時,柳如是嫁給了年逾花甲的大學士周道登為侍妾,周系狀元出身,娶到聰明美麗的小鮮肉,自然寵愛有加,常教她讀詩學文,遭周妻妾嫉恨。

周道登死後,柳如是被迫下堂,流落紅塵。

稀里糊塗地嫁人,稀里糊塗地收場。


03

花柳巷陌,亂世風塵。

由於她美艷過人,又才華逆天,很快躋身江南名妓,慕者應接不暇。

與多數美女不同,她喜穿男裝,縱談時勢、和詩唱歌,同名人雅士以兄弟相稱,加之性格豁達,她常以南宋巾幗英雄梁紅玉自居。

有顏值、有才情、有格局,與復社、幾社、東林黨人交往密切,逐漸形成了一個以柳如是為中心的朋友圈。

在這個朋友圈裡,有一位名叫宋轅文的青年才俊,對柳如是的才華和性情很是崇拜,還特意為她寫了著名的《秋塘曲》。

宋轅文做夢都想娶柳如是為妻,可遭家人反對后,便成了慫蛋,而當柳如是有難相求時,他卻退避三舍,作壁上觀。

柳如是失望透頂,凄然道:“從此以後,你我恩斷義絕!”

還有一位大才子,名叫陳子龍,年長柳如是十歲。

二人情切意篤,長居松江南樓,賦詩作對,互相唱和,就像一對神仙眷侶。可惜美景不長,陳的妻子張氏帶人鬧上南樓,美其名曰“捉姦”。

心塞的柳如是,不甘受辱,毅然離去。

並留下高逼格的分手力作《別賦》:“雖知己而必別,縱暫別其必深。冀白首而同歸,願心志之固貞。”

04

雖追求者無數,怎奈柳如是決心要嫁個“曠代逸才”,朋友圈裡無一合適者

既然朋友圈裡沒有,那怎麼辦?

她決定採取主動出擊的營銷策略——打廣告。

在一個明媚的春日,利用在朋友家裡閑聊的契機,隨手寫下一首小詩:“垂楊小苑綉簾東,鶯花殘枝蝶趁風。最是西冷寒食路,桃花得氣美人中。”

這相當於現在的朋友圈廣告:桃花女神一枚,有意者,速速勾搭。

果然,沒過多久,東林領袖、文名頗著的大官僚錢謙益到訪這位朋友家,偶見這首走心的小詩,大腦處於失血狀態,定要見作者。

經朋友安排,57歲的錢謙益與20歲出頭的柳如是泛舟西湖,談詩論景。

柳如是敬錢謙益學識淵博,錢謙益愛她才貌雙全。

錢鍾書說老年人的愛情,如老房子着火,燒起來沒救,這話極適於錢謙益。

分別後,錢謙益日夜想念這位風情侵骨的才女;柳如是,當然也在惦記那位萌大叔。


05

兩年後, 一個冬日午後,柳如是女扮男裝拜訪錢謙益,錢竟一時認不出。

見錢謙益一臉蒙圈,柳如是吟詩道:“草衣家住斷橋東,好句清如湖上風;近日西泠誇柳隱,桃花得氣美人中。”

這首是當年錢謙益附和柳詩的一篇。

錢謙益立即辨出柳如是,告罪說自己有眼不識柳姑娘,忙命侍婢立即上茶奉酒,為其驅寒消疲。

西湖一別,錢謙益萬萬沒想到她會來,還以女扮男裝的方式。

一番寒喧后,錢謙益問她是否方便留下住段日子,柳如是從了。

錢謙益以“如是我聞”之名另築一“我聞室”,攜柳如是徜徉於湖光山水,詩酒作伴。

心屬早已年過半百的錢謙益,柳如是自有其打算:

“她15歲淪落風塵,閱人無數。才情公子很多,可真情者寥寥,不是貼心度不夠,就是性格不合,錢謙益年紀雖高,可錢為詩詞大家,三觀相同,對她寵愛有加,和他在一起,可以生活得安穩恬靜。”

既然是郎情妾意,於是,在親朋好友見證下,二人拜了天地,喝下交杯酒。

婚後,老夫少妻相攜游山玩水,快活自在。

錢謙益為她建了壯觀華麗的“絳雲樓”和“紅豆館”,一起讀書論詩,相對甚歡。

怎奈好景不長,明朝戰敗,清軍兵臨城下。

柳如是目睹過清兵殘暴,為表忠貞之心,她勸時任禮部尚書的錢謙益與其一起投水殉國。

錢謙益思索再三,最終同意,兩人說好同投西湖自盡。

夏日某夜,他們來到西湖邊,錢謙益試了一下水說:“水太冷,不能下”。

她知他貪戀此生,自己毅然跳入水中以身殉國,卻被他救上來。

最終,錢謙益投降新政府,去了北京,做了清朝禮部侍郎兼翰林學士,后受柳如是影響,稱病辭歸。


西湖邊,錢謙益與柳如是開始了田園牧歌式生活,並生下一個女兒,老年得千金,錢謙益喜不勝收,更加醉心小家生活。

可是,樹欲靜而風不止,突然飛來橫禍:錢謙益因門生犯罪而受牽連身陷囹圄,夫君危在旦夕,產後卧病在床的柳如是掙扎而起,冒死上書總督府,要求代夫受刑。

總督府感動得CRY,經查證錢確無亂上之舉,便將其無罪釋放。歷經牢獄之苦,錢謙益頓覺塵世處處是坑,只有柳如是的懷裡最安全。

寧靜而愉快的日子過了十幾年,83歲的錢謙益去世,丈夫死後,族人慾奪其房產,柳如是為護錢家產業,用三尺白綾,結束了自己的傳奇一生。

可伶琴棋書畫才情一世、一腔民族節氣、追尋人間純情的一代名妓,就此香消玉殞。

那年,她47歲。

(圖片源於網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