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恭弘=叶 恭弘老蔫兒

《歡樂頌2》開場就以“小包總花式撩安迪”為開篇序,將小包總沙灘賣力秀肌肉、無賴般求安迪留宿、公主抱醉倒安迪等展現得大膽又有趣……這個正劇團隊是怎麼了?不但雞鴨魚肉等大葷都不忌口了,還坦蕩蕩走起了“少女心”路線?

《北平無戰事》《偽裝者》《琅琊榜》……這些純爺們拍出來的作品,最大的亮點就是摒棄了男女主之間眼神、嘴部等電光火石的特寫,將拖沓的“你儂我儂”刪除徹底,直接爽快地展示了兄弟情。

扒開脂粉氣,讓陽剛氣殺回熒屏,成了幾年前正午陽光的固有特色。其御用演員更是拋開“雜念”,在拍攝的取經路上,好好鑽研角色,一派禁慾系作風。即便當年封神為“國劇良心”,正午陽光不會拍“女人戲”依然得到民間共識,這一度讓其受封“直男癌”團隊的稱號。


在挑戰自我的大道上,正午陽光似乎永遠不信邪。既然“純直男”審美的《琅琊榜》《偽裝者》被觀眾玩出無數的CP,那麼自己何不主動向“少女心”邁步?如果說《他來了請閉眼》和《如果蝸牛有愛情》兩部“懸愛劇”還有刑偵的元素在,那麼《歡樂頌》三部曲就是正午陽光自覺創作的正宗“女人戲”。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而《歡樂頌》里直接上來五位女性,戲劇性強烈的同時引來“三觀不正”的熱議。剛剛播完的醫療劇《外科風雲》中,在現實主義濃烈度不夠的前提下,靳東和白百何的“互撩”成為最大看點。


一輪輪的“少女心”轟炸,來得愈發猛烈,同時“大女主”路線愈發堅定。據悉,正午陽光公布的新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正是一部古裝“大女戲”。

1

從《閉眼》到《外科》:

正午陽光“少女心”進化史

《他來了,請閉眼》中“瑤言夫婦”那日常的台詞,將粉色少女心推上了新高度。“煙花表白”如約而至,男主從絢爛的花火中走出來,撩倒了女主的心;X狀交叉腿、斜依在門口撩發把妹,薄靳言的愛意四射,讓不少人覺得“這應該是甜寵的最高境界了”。配合老幹部的認真臉,瞬間激起了無數網友的少女情懷,粉紅留言隨處可見,而馬思純比較正統的臉,也比較符合小綿羊乖乖就範的定位。

在老幹部的連環攻勢下,焰火告白、撒嬌索吻樣樣讓簡瑤難以還手,這樣的霸道愛情既契合了少女心中的“欲說還休”的被動模式,又給了大多數女性一個代入瞎想的空間。


譬如,約會時,他說:“我對這種事沒興趣。不過如果你每十分鐘親我一下,我可以陪你做任何無聊的事。”

吃醋時,他說:“與我相比,這個男人從頭到腳寫滿愚蠢。唯一不蠢的地方,是他也知道你是個好女人。”

激情時,他說:“雖然我沒有經驗,但資質和領悟力超群。順便提一句,我的觀察力也很好。”

《歡樂頌》一舉打破陽光正午不會拍女性故事的魔咒,以五美為中心,展示了新都市生活中的男女情愛和人情冷暖。奇點對安迪的追求,熱烈持久;曲筱綃和趙醫生從認識到滾床單,中間只有三次見面的距離;王柏川對樊勝美的死心塌地,眾人皆曉;關關和小蚯蚓的懵懂愛情,在抑制、萌發和涌動間來迴旋轉。很明顯,故事的着力點不再以兄弟為主,這是一部充滿荷爾蒙的姐妹劇。


如果說《歡樂頌》是正午陽光拍女人戲的一次試水,那麼《如果蝸牛有愛情》則開啟了“多面撩人”的新手法。原本以為《蝸牛》是懸疑嚴肅的探案劇,結果官方先是推出一組萌系漫畫海報,玩反差萌,然後讓季白出場時脫西裝、解袖扣,再以“蝸牛拎”牢牢扣住觀眾的心理活動,讓粉絲少女心集體淪陷。

WHAT?葷菜給的也太多了吧,原以為劇本是探案獨行,結果變成了探案、愛情雙線并行,其中,季白隊長面對變故嘗試多種解壓方式,更給獻上裸浴福利。這樣的玩法和發糖速度,會不會把我們的牙給吃壞了呀?


知道王凱的手好看,《蝸牛》便不遺餘力展示手部細節,再接連拋出幾個王凱立體冷峻的側臉,實在是難以叫人抵擋。最讓人炸裂的,怕是季白摟着徒弟一起參与卧底行動吧。一邊帥氣可人、高大威猛,一邊嬌小玲瓏、憐人可愛,這樣的身高差在一起,沒有誰能控制住噴涌而出的代入感吧,網友說:“快按住我那即將離體的少女心。”


一輪甜蜜轟炸后,這樣的撒糖節奏應該稍作停歇了吧,但“漸入佳境”的正午陽光偏偏不,拉着靳東在《外科風雲》里繼續接着扔出糖衣炮彈,“刮眉”“縫線”,這樣的安排雖然比“承包整個魚塘”和教主的大胸殺來的清新委婉,但“抬起下巴式”的修眉、暖心后抱,還有“親嘴戲”對於靳東這樣的演員來說,可謂破天荒。


到了《歡樂頌2》,開場就以“小包總花式撩安迪”為開篇序,將小包總沙灘賣力秀肌肉、無賴般求安迪留宿、公主抱醉倒安迪等展現地大膽又有趣。“禁親膚舉動”的安迪竟被安排與小包總同床共眠了一晚。這樣的安排,讓人驚喜又意外。

而後,曲筱綃在醫院拐趙醫生那段,更是將兩人之間10兆瓦般的激情挑明。曲筱綃一邊撒嬌一邊摸手用眼神勾人,趙醫生呢,明明心裏洶湧澎湃,卻生硬的抑制住高興的反應,用手捂住曖昧的眼睛,低沉地說“停車場等我”。好一場爽口又膩人的感情戲。在捂嘴大笑的同時,我們不禁發問,這個團隊是怎麼了?不但雞鴨魚肉等大葷都不忌口了,還坦蕩蕩走起了“少女心”路線?


2

女性戲不等同胭脂氣,

《歡樂頌》解構女性眾生相

大老爺們拍多了硬漢戲,如何拿出一部女性意識強烈、細節生動有趣的劇?正劇團隊又怎麼炒好一盤現代劇?拍攝《歡樂頌1》的導演孔笙說:“一直說我們不會拍女性,我想改變大家的想法。”今天,《歡樂頌2》便是最好的答案。


在中國加速都市化演進的進程中,女性的地位和形象和20年前有了顛覆性的改變。女性樂於工作,且經濟獨立,在婚戀觀念上,更為實際和自信。但女性前進的腳步走得越大,其帶來的負影響也越大。

例如,優秀的女人讓男人望而卻步,除非有一個更為強大的男人制服她;獨立的女性,遇到重男輕女的家庭,就是一個悲劇式人物,因為你就是家庭的依靠和支柱;家庭條件好的,就要面對物質與權力的交換,她的快樂並不比一般家庭來得多;出身一般的女性,很難有資本和籌碼在職場、戀愛上得其所欲,求穩才是目的。

通過5個來自不同家庭的女孩子,在相遇相知的故事中,展現都市女性的一個斷面,並由此構成中國女性眾生相。這裏,男性是陪襯品,用來烘托各自女性的特徵。


儘管,《歡樂頌2》將新的都市、新的都市女性和新的都市人群濃縮在了五個簡單角色中,但其中的共鳴感太戳人心。因為,這是一個現實主義題材,生活的邊邊角角幾乎都被塞進了這部戲裏面。

原著中,更多強調的是階級差異,而在劇中則希望提供多重化的視角,讓大家看到一個事情的方方面面。換句話說,就是用更溫暖的方式,摻和一些少女心的表達方式,呈現價值觀、家庭壁壘、性格等元素。


所以,寡淡的安迪需要會調情的小包總的救贖,看似成功的她,卻有一段灰色的童年和一顆不完整的心,同時遺傳病是否能讓她順利獲得愛情,一切都未知;樊勝美終於等來了她想要的愛情,但是要想越過家長的阻礙,除非她整個家庭改頭換面,或剝離家庭,畢竟獨生子女的家庭要不起這樣的雷爆隱患;曲筱綃有大把的底氣昂首挺胸,她要的趙醫生自然也喜歡這般明艷、自信的姑娘,但如果有一天她沒錢了呢,還能真愛至上嗎?

關關和小蚯蚓是大多數年輕女性的影子,乖巧,在大城市獨自打拚,很容易去喜歡一個人,但要小心做人,要小心攢錢,要自身清白,在長輩眼裡,找一個門當戶對的才算孝女。


就像“生活雖然遍地荊棘,我們依然高歌着前進”說的一樣,在“少女心”的拍攝手法中,我們見到了最具代表的5類女性。

從此前的陽剛氣到如今大女主戲,可以看出,正午陽光的整個團隊在不斷開始嘗試新的戲路風格,以求吸引更多的觀眾。今年,他們還將試水宮斗劇——《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有了之前女性向轉型經驗,正午陽光這部宅斗IP改編劇或許會讓人耳目一新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