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同事問我,劉洲成家暴你知道嗎?

“劉洲成是誰?”

“就是那個唱《棉花糖》的組合”。

說實話,這首歌我聽過,劉洲成這個人卻是不認識的,但是今天,他徹底火了。

很難想象,曾經唱着《棉花糖》這樣甜到爆炸的歌的男生,會做出“孕期出軌”、“孕期家暴”、“坐月子家暴”,這樣令人震驚的事情。

-01-

昨天中午至上勵合劉洲成妻子林苗在微博發表了離婚聲明,控訴劉洲成家暴。


6次家暴,林苗飽受折磨,可是她的朋友們也是在聲明出來后才知道的。


明顯的反應出,女性在最初面對家暴的時候,選擇的是閉嘴和容忍,可是姑娘們,家暴豈是一次或者兩次的事情。

在離婚聲明裡,林苗寫道:“家暴一旦爆發,就不會輕易停止”。

這是一個女人在經歷過無數次家暴,重複了一遍又一遍“結婚—家暴—復婚—家暴”的過程,才看清楚的實事。血淚的教訓就放在這裏,所以對待家暴,請零容忍

-02-

之前在知乎看見一位網友發帖問到:

她說,她老公在家經常打她,可每次打完,他都會哭着跪在地上說錯了,以後再也不犯,能不能原諒他。


她很矛盾,一方面她實在忍受不了這種精神與肉體的雙重摺磨;

另一方面,現在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兩歲的孩子,她不想讓這麼小的她失去爸爸。再就是,她始終抱有希望他會慢慢變好,會改過自新,畢竟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我相信很多被家暴的女性想法都和她差不多,可話說回來,忍耐真的能換來美好的結局、美滿的家庭嗎?

我覺得未必,甚至可以說,很多時候還更具有毀滅性。

-03-

大家還記得董珊珊事件嗎?

董珊珊,一個25歲的姑娘,結婚不到一年,便被丈夫毆打致死。


結婚不到半年的董珊珊因受不了丈夫的毆打,跑回娘家向母親哭訴:“他老拿我出氣,經常毆打我”。回到娘家的7天後,丈夫王光宇帶人找上門,幾個人扯着董珊珊人帶走了。

當董珊珊再一次出現在她母親面前時,董珊珊的母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離遠一看,看不見眼球,渾身青紫、腫脹,像一個孕婦。董珊珊被送進了醫院重症監護室。診斷書中描述:腹膜后巨大血腫,右腎變形萎縮,頭部多發挫傷,多根肋骨骨折,肺挫裂傷,四肢多發挫傷、淤血。大夫說,從外觀來看,就像一個妊娠將近足月的孕婦,好像是被一群人打過的感覺。2009年10月19日,帶着一身的傷痛,26歲的董珊珊不幸離世。

家暴是一種心理疾病,你指望一個家暴成性的人,改過自新,重新做人,那基本是不可能。

所以當一個男人對你家暴,不要選擇忍耐,這是第一次,但絕不會是最後一次。


最後小七搜集了一些家暴應對方法,希望女孩們學會,遇到家暴該如何保護自己。

具體做法如下:

向自己或者加害人所在的單位、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婦女聯合會等單位投訴、反映或者求助。

本人或者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撥打110報警,請求警察制止家庭暴力,及時調查取證。如果受傷,可以請求警察協助就醫、鑒定傷情。

如果警察認為家暴情節較輕,依法不給予治安管理處罰的,可以請求警察批評教育加害人並出具告誡書。告誡書可以作為法院認定家庭暴力的證據。

無論是否提起離婚訴訟,只要遭受家庭暴力或者有面臨家暴的現實危險,都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保護令。如果受害人自己申請有困難的,近親屬、公安機關、婦女聯合會、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救助管理機構等都可以代為申請。除了禁止實施家暴外,人身安全保護還可以禁止被申請人騷擾、跟蹤、接觸申請人及其相關近親屬;責令被申請人遷出申請人住所;以及其他保護申請人人身安全的措施。

如果被迫離家出走的,可以到政府設立的臨時庇護場所獲得臨時生活幫助。

如果需要法律服務,可以向法律援助機構申請法律援助。如果起訴,可以要求法院緩收、減收或者免收訴訟費用。

如果起訴離婚,可以要求法院根據公安機關出警記錄、告誡書、傷情鑒定意見等證據認定家庭暴力事實,並要求離婚損害賠償。

可以撥打婦聯組織的“12338”婦女維權熱線、司法行政機關的“12348”法律諮詢熱線等,迅速獲取反家暴法律知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