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時刻提防
身體之外的另一個自己

我選擇拚命努力
不想安慰外面的那個自己
所有嘲諷和傻笑
它的威力
比不上
咀嚼一顆麥粒
且與它出息入息

這顆漂泊了很久的心
已經安置
即便還有灰塵
它從未如此鮮活

只不過
神經的觸覺
已折向內里

天空中是否有烏雲高懸
海邊是否有免費的魚蝦

現在這個身體
只聽到此刻的呼吸

眼前,一大堆
興趣,愉悅給予的
高效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