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歡一身碎花連衣裙,輕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家,其實只是剛租的房子。清歡醫學院畢業後分配在實習的醫院。這所省三甲醫院地處鬧市,每天進出的病人不計其數。清歡每天很忙,也很累。但對新生活的憧憬和嚮往,讓她累並快樂着。

穿過兩條街來到了一條百米長的街口,這是連接大街和菜市場的一段路。路兩旁擠滿了賣菜的小販。清歡的家就在路的那一頭。

清歡喜歡在這裏買菜,一來方便,二來新鮮。瞅見剛摘的絲瓜青翠鮮嫩煞是喜人,清歡打算買兩根回去做個喜蛋湯(絲瓜又叫喜瓜,喜瓜+雞蛋)。

正挑着絲瓜,猛然聽見後面有人叫:“小麗!”清歡無意識地回頭看了一下。一個與她年齡相仿戴眼鏡的男孩站在後面。見清歡回頭,又叫了一聲:“小麗。”

清歡有點蒙,左右瞅瞅沒有別的女孩啊?於是問男孩:“你認錯人了吧?我不叫小麗。”

男孩一聽急了:“小麗,你怎麼會不認識我呢?我是你男朋友小林啊!”

清歡也急了:“我不是小麗,我也根本不認識你。”

賣菜的大叔和旁邊的幾個叔叔阿姨聽了,都好奇地瞅着他們。男孩一副痛苦不堪的神情:“小麗,我媽是不喜歡你,可是我是真心愛你的啊!你這一走好幾天,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跟我回去吧。”說完伸手欲拉清歡。

清歡唬得後退一步:“別碰我!”

男孩幾乎泫然欲滴了:“小麗,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不能沒有你,你不知道我這幾天是怎麼過過來的。我媽那兒你放心,我一定說服她,讓她接納你。”

周圍的人七嘴八舌:“情侶之間鬧鬧彆扭很正常,姑娘你就跟他回去吧。”

“是啊,這小伙子看着不錯,再說這也不怨他。”

“人小伙子也說了,回去好好勸勸他媽,姑娘

你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有人支持,男孩膽子大了,上前一步一把握住清歡的左手腕。急切地說:“小麗,你跟我回去。我向你保證,以後一定好好對你,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

清歡心中大駭,明白是遇到壞人了。她曾在電視上看到一則新聞:一位年輕的媽媽帶着孩子在外面。突然冒出一個男子,自稱是她的老公。說兩口子吵架后,她把孩子帶走了。年輕的媽媽百般辯解,旁邊卻又出來一個自稱是孩子奶奶的老年婦女,抱起孩子就走。

清歡看看周圍的人。他們都已先入為主相信了男孩的話,認定他們就是一對吵架的情侶。男孩雖然臉上一副深情、痛苦的模樣,手上的力道卻大得驚人,牢牢鉗住清歡。

旁邊一定還有男孩的同夥。只要清歡離開眾人的視線,他們就會合力把清歡或賣掉,或弄殘乞討。想到這,清歡大腦如同陡然抽乾的池塘,一片貧瘠。她失控地尖叫:“你放開我!我自己會走!”一邊拚命晃動手臂。

圍觀的人被清歡過激的反應鎮住了,又回頭紛紛勸男孩:“你放了她,先放了她好好說。”

“有話好好說,別嚇着姑娘了。”

“小伙子你耐心一點,別著急,先放開她。”

迫於壓力,男孩撒了手。清歡站不住蹲下抱住頭:怎麼辦?怎麼辦?辯解沒有人會信,乞求也是沒有用的。我不能被他帶走,一旦被他帶走,我就完了。怎麼辦?怎麼辦?

突然電光火石間,清歡想只要這兒的人不讓我走,男孩就沒有辦法下手。這段路清歡較熟,只有兩端是出口。她面前賣菜的大叔雖然魁梧,但有60多歲了,估計不是男孩的對手。緊挨着有個賣土雞蛋的,是個農村老太太。老太太旁邊是固定的魚攤,攤主是個壯實的中年婦女。能說會道,比較潑辣。

清歡豁出去,起身沖向老太太,踹翻兩婁雞蛋。又趔趄奔向中年婦女,一頭撞在她身上。中年婦女猝不及防,一屁股墩坐地上,反手一把薅住清歡,罵到:“死丫頭!我沒招你惹你,你撞我幹啥?”

賣雞蛋的老太太氣得直哆嗦,緊走幾步過來拽住清歡的衣服:“你這丫頭,怎麼這麼不識好歹。你賠我雞蛋!”

清歡一邊奮力用腳踢打魚盆里的魚,一邊大喊:“叫你們笑話我!叫你們笑話我!”

中年婦女死死抱住清歡:“瘋了!這丫頭瘋了!快打110。”

一聽打110,男孩立刻悄無聲息地偷偷溜走了。

這邊清歡還在拚命撲騰,賣菜大叔喊了一聲:“咦?她男朋友呢?”

圍觀的人紛紛尋找:“剛才還在這呢?”

“這一會功夫就不見了。”

“女朋友也不要了?”

清歡一聽,身體立刻軟塌下來。她抱着中年婦女:“阿姨……阿姨……對不起……謝謝……謝謝你救了我……”

中年婦女聽出不對勁了,她抱住清歡:“丫頭,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六月黃昏的街頭,依然熱浪襲人。清歡卻如同寒風中的樹恭弘=叶 恭弘,簌簌發抖。


一元小說寫作訓練營+001panda潘達  第二次作業(黃昏,熱鬧的街頭,一對情侶在吵架)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