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路獨行

1


漢中央十分注重對諸侯王進行思想上的勸導和教化上認同,期望通過細緻的思想教育,使諸侯王們能夠安於現狀,認可王權的神聖地位,甘心作為王權的屏障,保持與王權的高度一致。

“所謂‘教化’,即以王權為中心的政治系統,通過宣讀、表彰、學校教育以及各種祭祀儀式等方式,將王權主義的價值體系灌入人們的意識之中,培養出符合君主政治需要的忠臣和順民。”

諸侯王初置,天子就置太傅以輔王。初期的太傅即為王師,地位相當重要,責任重大,負責對諸侯王進行輔佐和教育,使其按中央王權的要求成長和處事。後來中央還責令王國“相”與太傅相配合,共同承擔對諸侯王的教化。

教化的內容是有利於中央集權和君主專制的儒家學說。劉澤華先生在《中國的王權主義》說:“儒家的聖王理論一味強調靠人格化權威力量來締造和維繫理想王國,其基本政治導向是對個人政治權威的崇尚。”“等級制是專制主義社會政治體系最一般的結構形式,等級制及其相應的理論必然把王抬到金字塔式的社會政治結構的頂端。”

2


儒家極力維護宗法制度,而宗法制度與君主專制制度是一脈相通的。由於儒家學說對加強君主專制有着如此多的好處,因此它就成為君主對地方諸侯王進行教化的首選。

如《漢書·宣元六王傳》記載漢宣帝的兒子東平思王宇曾在年輕時通姦犯法,導致傅相連坐,後來他洗心革面,打算痛改前非。漢元帝親自下詔給傅相,令其“非《五經》之正術,敢以遊獵非禮道王者,輒以名聞”。

元帝死後,劉宇曾來朝,上疏求諸子及《史記》,漢成帝就此事諮詢大將軍王鳳。王鳳認為“《五經》聖人所制,萬事靡不畢載。王審樂道,傅相皆儒者,旦夕講誦,足以正身虞意。夫小辯破義,小道不通,致遠恐泥,皆不足以留意。諸益於經術者,不愛於王”。

於是天子採納了王鳳的建議,沒有答應劉宇的要求。傅與相共同承擔對諸侯王的教育輔佐的義務,如果做得不好,會被追究,從此足見中央對諸侯進行儒家教化的高度重視。

3


西漢建立初期,掌握中央政局的是劉邦和他的武人集團,他們大都出身低微,學識淺薄,對當時文化的擁有和傳播者——儒生不屑一顧,雖然劉邦在陸賈等人的勸說下認識到馬上得天下不能馬上治之的道理,但是除了叔孫通等少數儒生得到任用外,大多數的知識階層被排斥在中央政權之外。

司馬遷在《史記·儒林列傳》中說:“叔孫通作漢禮儀,因為太常,諸生弟子共定者,咸為選首,於是喟然嘆興於學。然尚有干戈,平定四海,亦未暇遑庠序之事也。孝惠、呂后時,公卿皆武力有功之臣。孝文時頗徵用,然孝文帝本好刑名之言。及至孝景,不任儒者,而竇太后又好黃老之術,故諸博士具官待問,未有進者。”

不僅儒生的命運多舛,諸如豪猾遊俠、豪傑刺客、富商大賈也處在王權的打擊之下,與漢廷的關係極為緊張。同時,中央的選官政策相對單一,任子和貲選的方式很難選拔到真正的人才。

與之形成鮮明對此的是,地方諸侯王延士養客之風興盛。如文帝子梁孝王劉武“招延四方豪傑,自山以東遊說之士莫不畢至”,景帝子河間獻王劉德修學好古,“好儒學,被服造次必於儒者。山東諸儒多從之游。”

江都易王劉非“好氣力,治宮觀,招四方豪桀”,淮南王劉長,“陰聚徒黨及謀反者,厚養亡命”,其子淮南王劉安,在武帝時“積金錢賂遺郡國諸侯游士奇材”,;衡山王劉賜“亦心結賓客”。

地方人才充盈而中央人才匱乏的局面,對君主的集權和專制十分不利。漢武帝對諸侯和公卿延攬人才的做法十分不滿,衛青曾說:“自魏其、武安之厚賓客,天子常切齒。彼親附士大夫,招賢絀不肖者,人主之柄也。人臣奉法遵職而已,何與招士!”

4


武帝在超拔寒俊為重臣的同時,又改變任官制度,開始大規模察舉取士,設立了賢良方正、賢良文學、孝廉、明經、茂才等許多科目,朝廷誘之以官,勸之以祿,使大批儒生登上仕途。察舉制將原來完全掌握在地方郡國和公卿手中的任用權部分收歸中央,直接控制在帝王的手中的制度。

漢武帝即位伊始便“詔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諸侯相舉賢良方正直言極諫之士。”接着接受董仲舒“使諸列侯、郡守、二千石各擇其吏民之賢者,歲貢各二人”的建議,在元光元年第一次“令郡國舉孝廉各一人”。

元朔元年又以詔書形式頒布督促執行的法令,“不舉孝,不奉詔,當以不敬論。不察廉,不勝任也,當免。”,使察舉制度成為兩漢定製,吸收了大量的地方人才。

除察舉制外,武帝還採用徵召、辟除、上書拜官、射策考試等多種方式不拘一格地選拔全國各地的人才。大批掌握新儒學思想的知識分子的入仕,使郡國并行政體徹底轉化成為可能。

“左官律”“附益法”截斷了王國人才來源的渠道,而以新儒家思想為標準的選舉對諸王國更是釜底抽薪。而這些有統一思想,以重建大一統的共同目標的知識分子,最終使建築在郡縣制基礎上的大一統君主專制政體付諸實施。

於是《漢書》稱:“漢之得人,於茲為盛……是以興造功業,制度遺文,後世莫及”。自漢武帝開始的人才上移的策略使中央王權的力量更加強大,在朝廷聚集的人才越來越多,地方王國相形見絀,無力和中央朝廷人才的競爭,加快了君主集權專制的步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