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亞歷山大,地中海沿岸的港口城市。海風輕拂,陽光燦爛,城市風情萬種,被世人譽為“地中海的新娘”。


亞歷山大海灣

在這座美麗的城市中,有三座造型奇特的建築,這就是亞歷山大圖書館。圖書館的主體建築好似一輪朝陽,象徵著普照世界的文化之光。


亞歷山大圖書館

這座圖書館不僅珍存有大量的反映人類文化成果的重要書籍,而且還收錄了很多有關亞歷山大、亞歷山大市以及古埃及時期的重要資料。


亞歷山大圖書館內部

亞歷山大,這是個以馬其頓帝國的國王亞歷山大命名的城市,它的起源也與這位馬其頓人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亞歷山大頭像

馬其頓,古希臘東北邊緣的一個城邦制國家。公元前700年,佩爾狄卡斯一世率部創建了馬其頓阿吉德王朝,定都於埃澤薩。馬其頓王國的西部地區地域廣大,山脈縱橫,森林密布,適宜於畜牧業的發展,東部地區是瀕臨愛琴海的沿海平原,可進行農業生產。


俯瞰地中海的馬其頓城堡

在古希臘人的眼中,馬其頓人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希臘人,甚至認為他們是異族蠻人,馬其頓長期處於希臘世界的外圍,因而它的起源過程也缺乏準確的文字記載。然而,馬其頓人粗獷勇武,經過一百餘年的發展,到公元前6世紀,已成為這一地區的軍事強國。


馬其頓

公元前4世紀,馬其頓國內發生權力之爭,周邊國家虎視眈眈,內外交困之際,攝政王腓力二世臨危受命,化解了國家危機,之後他廢黜幼主,自立為王,苦心經營,使馬其頓成為了一個強大的國家。希臘城邦間的混戰,為腓力二世提供了大展鴻圖的機遇,他迅速進佔希臘地區,並取得了與希臘聯軍作戰的勝利,確立了在整個希臘地區的統治權。公元前336年,腓力二世被波斯刺客殺死在自己女兒的婚禮上,但馬其頓人擴張的步伐並沒有因此而停止。


腓力二世之墓

腓力二世被害后,年僅20歲的亞歷山大繼承了王位,在迅速鎮壓了希臘境內的叛亂勢力后,組成東征軍,開始了歷史性的希臘化征程。他首先將目光瞄向了東方的波斯帝國。公元前333年,亞歷山大率領馬其頓軍團在敘利亞的伊蘇斯平原擊敗了大流士三世率領的10萬波斯大軍,第二年,又攻下埃及,並在尼羅河三角洲西部建立了亞歷山大城。公元前331年,亞歷山大率軍攻入兩河流域,第二年佔領了波斯波里斯,並焚燒了在巴比倫、蘇薩等地的波斯王宮以示報復,波斯帝國至此滅亡。


波斯波里斯遺址

帝國的版圖已經擴大到地中海沿岸的各個地區,但他的野心並未停止,征服世界的慾望推動着他進行了向印度恆河的遠征。然而,連年的戰事已經摧垮了他的軍隊的意志,亞歷山大不得不退回巴比倫進行休整。公元前323年6月初,還不到33歲的亞歷山大突患疾病,在巴比倫去世。巴比倫曾是他開疆拓土一系列豐功偉績的標誌之一,但這裏也成了他的終身之地。他的遺體最後被運到了埃及的亞歷山大港,然而,數千年過去了,這裏的哪塊土地是他的葬身之處,今天我們還沒有找到答案。


埃及亞歷山大市外的古墓遺址

以強權建立的帝國因強權的寂滅而土崩瓦解,但古希臘文明卻在亞歷山大擴建他的帝國的過程中到達了所能到達的每個地方。在地中海的另一端,埃及的亞歷山大城成為了希臘文化的新中心。


位於利比亞境內的昔蘭尼古城

地中海,世界上最大的陸間之海,連接着亞洲、非洲和歐洲,也串接起兩河流域文明、古埃及文明,併為古希臘文明的發展輸送着珍貴的營養。


地中海

蓋貝依城堡,聳立在亞歷山大法羅斯島的東端,這座15世紀建成的城堡,就位於曾被譽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迹的亞歷山大燈塔的故址上。


蓋貝依城堡

亞歷山大去世后,他的帝國被他的部將們分裂成了三部分。一部分是安提柯統治下的馬其頓,另一部分是塞琉古統治下的敘利亞,再就是托勒密統治下的埃及。托勒密是亞歷山大手下的一位將軍,他是希臘人,也曾在亞里士多德門下學習過,非常重視希臘學術的發展。他自稱自己是埃及的法老,將首都設在了亞歷山大城。他在亞歷山大城營造了雄偉的王宮,據說王宮規模佔了城市的四分之一以上。在王宮裡,他還設立了當時世界上最大的學院——繆塞昂。


建於托勒密時代的康翁波神廟遺址

繆塞昂的原意是祭祀智慧女神繆斯的寺廟,在柏拉圖創辦的阿卡德米學園和亞里斯多德建立的呂克昂學園裡都設有繆塞昂,亞歷山大城的主人也將他們的學術機構稱為繆塞昂。這個詞後來演化成了英語的“博物館”。但實際上在亞歷山大城的繆塞昂里,不僅有收藏文物標本的博物館,而且還有動物園、植物園、天文台和實驗室,這根本不是近代意義上的博物館,更像是科學院。這座繆塞昂最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圖書館,托勒密王室出重金在繆塞昂里雇傭了一大批抄寫人員,廣泛收集各種圖書抄錄收藏,據說最多時收藏的莎紙草書達到了七十多萬卷。今天的亞歷山大圖書館就力圖再現當年圖書館全面收藏人類知識的這一功能。


今天的亞歷山大圖書館閱覽室

托密勒一世和二世都對學術研究給予了熱心的支持。當時的埃及經濟富庶、社會安定,王室的支持和贊助為學術研究創造了良好的條件,亞歷山大城吸引了當時幾乎所有的偉大科學人物。從此,希臘人值得自豪的科學已不再同本土聯繫在一起,而從希臘萌發的科學精神卻在希臘之外的亞歷山大城得到延續,這是一個希臘化的歷史時代,亞歷山大港口處的燈塔,成為象徵希臘文明新世界的航標。


亞歷山大港口外矗立在島端的燈塔

繆塞昂學院最初的一百年在人類科學史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這個時期,這裏學術繁榮,英才輩出,先後湧現出了歐幾里得、阿利斯塔克、阿基米德、埃拉托色尼、阿波羅尼、喜帕克、赫羅菲拉斯和埃拉西斯特拉塔等一大批科學巨匠。


亞歷山大的繆斯廟宇

繆塞昂學院持續了600年之久,在最初的100餘年裡,這裏學術繁榮、英才輩出,許多年青人從這裏追隨着大師們的足跡,不斷開創出科學發展的新境界,他們中的許多人也在人類科學發展的歷程上留下了自己不朽的名字。然而,隨着托勒密家族對希臘學術熱情的漸漸淡漠,繆塞昂學院的學術環境大不如從前。公元前48年,愷撒率領羅馬軍團來到這裏,他們不僅征服了埃及,而且戰火還焚毀了繆塞昂學院大部,那些珍存的文獻資料許多都化為灰燼,剩餘的部分也在公元四世紀被全部燒毀了。希臘時代的科學光芒從此開始遠離“繆斯”的神殿,它們逐漸被深埋於歷史的土壤之下,彷彿人們陷入昏睡的夢魘而找不到它們曾經的存在。


亞歷山大港口處的古城堡

讓我們再將目光移向法國巴黎的盧浮宮,它的鎮館之寶就包括一件創作於希臘化時代的偉大作品,這就是雕塑作品——維納斯女神。這件作品被稱為最完美地展現了女性的聖潔、端莊和秀麗之美。


維納斯女神塑像

希臘化時代,既是古希臘精神傳播和發展的時代,又是不同的古代文明大交流和大融合的時代,在這個時代里,科學知識得到了豐富和增長,人類在文化藝術等方面也展現出獨特的創造能力,為人類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


力量與哀愁

羅馬人與希臘人幾乎是在同一時代進入到地中海地區。當希臘進入古典文化的繁榮時期后,羅馬人也在意大利北部建立了自己的共和制國家。羅馬人崇尚武力,作為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國家,土地和家園是他們生命所在。公元前265年,羅馬人征服了整個亞平寧半島,此後又向地中海其他地區擴張。在數百年的時間里,他們先是征服了迦太基,其後控制了整個希臘,又佔據了西亞的部分地區,到公元一世紀前後,擴張成為稱霸地中海的龐大帝國。


古羅馬萬神殿

古羅馬人對軍事和政治表現出濃厚的興趣,他們也在軍事戰爭和統治策略方面表現出很高的才智,然而,希臘古典時代和希臘化時期所留下的豐厚的科學遺產似乎並沒有對他們產生重要的影響,在整個古羅馬的歷史中,他們對於實用技術鑽研的熱情一直遠遠高於對未知世界的探索,在今天的羅馬城依然可以看到古羅馬帝國時期建築的遺迹,古羅馬人修築了大量宏偉的建築,還有四通八達的公路網,正像俗語所說:“條條大路通羅馬”,但是,當實用主義態度取代科學探索精神時,我們就很難再看到他們對於推動人類發展還做出過什麼樣的突出貢獻。


古羅馬遺址區

基督教的興起、西羅馬帝國的滅亡、柏拉圖學園被封閉和亞歷山大城圖書館被焚毀,這些是公元最初500多年裡西方文明史上的重大事件。繆塞昂學院被野蠻摧毀了,曾經在其中燃燒的科學之火失去了寄身所在,它雖散播他處,但只剩下微弱的餘暉,已難以照亮人們的心智,也無法指引人們通向未來前行的方向。在此後的1000年間,西方進入了漫漫的中世紀。科學犹如蟄伏的精靈,在黑暗中睜着雙眼,靜候着下一個文明時代的到來。


古羅馬斗獸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