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意義上接觸網絡購物要追溯到許多年前,記得那一年,因為身體原因,我不能出門購物,整天窩在三點一線的圈子里,可是我不得不為一個新生命的降臨而採購物品,於是我知道了某寶,也知道了某貓。

那些日子,我喜歡上悄悄等待收快遞的感覺,就像良久沒有得到的神秘禮物一樣,期待包裹里是什麼樣的質地、觸感,拿到快遞的那一刻,一種滿足感油然而生,真實而歡快。

那些年,我買過書,一本接着一本,打發我不能遠足的身體。買過花,裝扮我普通而平常的生活空間,當花香瀰漫,我覺得自己恍若花朵;還買過衣服、鞋子、帽子、髮飾、腰帶,不一而足,當那些東西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的時候,我覺得自己購物高效而舒適。

漸漸的,我買的頻率和東西越來越多,幾乎小窩都裝不下了,我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翻看着購物狂歡節的賬單,竟然沒有一絲的慚愧,比如買的東西堆滿塵埃還沒有打開。

今年雙十一,我還是像往常一樣,搶着紅包,玩着遊戲,等到天黑,挑燈夜戰,也不覺得累。當付款指紋出現的一瞬間,我才發覺自己體力不支,倒床就睡,這應該是很多女性的體驗,一種壓力釋放的窗口,購物,剁手,成了一種緩衝器。

最愛女人購物狂的即視感,當拎着一袋東西,臉上綻放的笑容,嘴角,眉眼,是不是都含着笑意,犹如初春的雛菊,一樣清澈美麗。

我喜歡這種感覺,只是雙十一之後,我還要日子要過,世俗的日常,催款的水費、電費、燃氣費的單子紛至沓來,開通的信用卡賬單也一併寄來的時候,我覺得喉頭很緊,一種想喝水,大口喝水才能清醒的感覺悄然來臨。

狂歡之後,是清貧,一點不假,我此刻拿着一本書,墨綠色的封皮,還散發著書香,今年的快遞不堵車,我望着窗外漸漸凋零的銀杏恭弘=叶 恭弘子,鋪滿了一地,我知道冬天的雪已經近了,雪花即將飄落下來,我要儲備能量過冬了,必須要努力工作了,不然下面的日子,一定很藍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