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希頓上校和林克中校去探望被敵營俘虜28年的大兵笛恩。當時大兵迪恩手裡有沙特將軍臨死前託付給他的帝國最重要的情報。雖然現在已經沒什麼價值,但是大兵迪恩堅持要求,面見長官,交回情報的舉措還是讓艾希頓上校有了興趣。



      “大兵迪恩,上……”艾希頓上校擺了下手,停下了警衛員的話。

     “他聽不見,也不能說話。”林克中校破天荒的為警衛員解釋到。

      三人輕輕走近迪恩的床榻。睡着的迪恩猛的睜開眼睛,那是一隻渾濁的眼睛,一閃而過的鋒利沒有逃過上校的眼睛。另一隻眼眶里,是空的。迪恩沒有穿上衣,可能是被鞭打習慣了。他的身上被鞭痕烙滿了印。

      他想僵硬的擠出一個笑臉,兩秒之後放棄了。他用沒有右手的右臂,敬了個軍禮,徑直走到桌子前用嘴巴咬着一張紙的角,鋪到桌子上。然後熟練的用嘴拿起筆,寫起了什麼。

       字寫的很漂亮,蒼勁有力,很難想象沒有雙手的大兵是怎樣用嘴練出這樣的字。

        “情報我吃了,內容在腳心,沒有被查到。”在紙上寫完這些,老人又坐回塌上,抬起腳。

       密密麻麻,坑坑窪窪的刀痕讓腳底沒有一塊完整的地方。情報早已看不清了。

        上校抬手,嚴肅的敬了一個軍禮。說:“感謝您給我們送達的情報,我代表人民向您致敬。”中校和警衛員也敬了軍禮。“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們吧,您可以安心的回家了。”

         老人看着他們的軍禮,回了一個軍禮,然後,倒下了——他死了。他的使命完成了。

     “這是我們民族最重要的情報!”

     “對,無可替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