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真難配

1

“近日,我市發生多起凶殺案,行兇時間多在午夜時分,受害人多為女性,據警方調查,兇殺為男性,手腕上有個明顯的月亮型標誌,如果有什麼線索,請及時通知警方。同時提醒廣大市民群眾,尤其是女性,深夜盡量不要獨自外出。警方目前正在全力緝拿兇手……”

天哪,怎麼會發生這麼可怕的事!關掉電視,露娜像只受驚的兔子似的從沙发上猛的彈了起來,她從小就有些敏感,每次看見這些暴力的事,總能想到些可怕的事。

過了片刻,她又緩緩坐了下來,瞅了瞅空蕩蕩的房子,明亮的客廳,可愛的卡通壁紙,還有溫暖的沙發,露娜微微有些心安,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吧,她默默的安慰自己。

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掛鐘,已經十點多了,該去洗澡了。拿上睡衣,露娜走進浴室,嗤嗤的水聲很快就響了起來。

之前拖朋友從國外帶些化妝品,這两天她應該就回來了,很快就能看見那些自己心儀已久的進口護膚品了,露娜一邊輕輕地擦拭着身體一邊開心的想着,還興奮地在浴室里轉了幾圈,早把之前的不安拋諸腦後了。

可是開心的時光總是不長,在露娜還沉浸在她那可愛的化妝品世界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一陣急促地敲門聲,聲音短暫而迅疾,瞬間就將露娜拉回了現實。

誰啊,這麼討厭!露娜不滿地嘟囔着。那急促地敲門聲又再次響起,就像是輕輕敲在露娜胸口,她突然想起自己這間房子地處郊區,附近只有零零散散的幾戶人家,很少有人上門,更別說這麼晚了。

露娜有些慌亂起來,該不會是?她猛地又想起方才看見的新聞,午夜,女性,兇殺,噢,天哪!

就在露娜胡思亂想的時候,敲門聲再次響起,這一次不再像之前一樣短暫,反倒是越來越響,越來越急促,就像是要破門而入!

巨大的驚恐瞬間籠罩了露娜,她強壓下心頭的恐懼,哆哆嗦嗦地穿上了睡衣。顫顫巍巍地走到客廳,咚咚地敲門聲仍在繼續,不過好在巨大的金屬制的防盜門依舊巍然不動,似乎也給了露娜勇氣,隨手拿起一個架子上的獎盃,稍稍鎮定了下心神,慢慢走到了門邊……

2

她把眼睛緊緊貼在門上的貓眼,和她預想中的完全不同,門外沒有什麼兇惡的大漢,也沒有人在破門而入。有的只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年,厚厚的黑框眼鏡,藍白相間的格子長袖襯衫,顯得有些斯文。只是眼裡透着驚恐和無助,細細的胳膊死命地敲打着防盜門,時不時地望向身後,彷彿有什麼怪物在黑暗裡窺視着他。

露娜覺得他應該不是什麼壞人,但是出於謹慎,她沒有直接開門,而是問道:“你怎麼了?為什麼這麼晚來我這裏?”

“啊,太好了,這裏果然有人。”門外的少年驚喜地說道,突然他又打了個哆嗦,似乎想到什麼可怕的事,又急促地說道:“求求你,救救我,有人在追殺我!”

“啊,”露娜嚇了一跳,忙問道:“你說有人在追殺你?”

“是的,他一直在追我,求求你救救我,他很快就要來了,能讓我進去嗎?求求你了。”少年不住的乞求着。看了看男孩瘦小的身軀,露娜打開了門。男孩一邊道謝一邊走了進來。

“你先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我去給你倒杯水。”說完露娜先把獎盃放回了架子上,男孩看着獎盃,眼裡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

看着男孩接過熱水,露娜就忍不住問道:“那個,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看起來好像很害怕?”

男孩喝了口水,看了看明亮的客廳,似乎感覺安全了很多,輕聲說道:“我叫克爾,今天弗蘭克說他家人都出去了,叫我晚上去他家玩。可是,等我到了他家,啊!”克爾突然抱住頭驚叫了起來。

露娜走到克爾身邊輕輕拍着他的肩膀道:“別害怕,已經沒事了!”

過了很久,克爾漸漸平靜下來,“當我推開弗蘭克家的門,一幕地獄般的場景出現在我眼前,”克爾頓了頓,深深地吸了口氣,“我看見,弗蘭克他,他倒在了地上,一個黑色大衣的男人就站在那裡,手上還拿着一把染着血的水果刀,那個男人看見了我,接着就沖了過來。我很害怕,然後拚命地跑,拚命地跑。。。”

“天哪,太可怕了!”露娜驚呼道。

“不,這還不是最可怕的!”克爾搖着頭地驚恐地說,“跑了很久很久,實在是跑不動了,我看見了一間還亮着燈的房子。”

“就和現在一樣,一個好心的婦人收留了我,當我和她說這些事的時候,那個男人追來了,我告訴她一定不要開門,可是,可是,”說著克爾就捂住了臉小聲地啜泣着。

露娜又安撫了兩句,克爾接着說:“可是不知道那個男人和她說了什麼,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竟然打開了門。”

“天哪,怎麼會這樣?然後呢,發生了什麼?”露娜好奇地問道。

“那個男人一進來就殺死了她,後來我從陽台跑了,接着就來到了這裏。”克爾痛苦地說著,“那個男人不會放過我的,他一定會來這裏的!”

命運有時候就是這麼神奇,克爾才剛剛說完,敲門聲又再次響起……

3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不僅讓克爾嚇了一跳,連露娜也跳了起來,她驚呼:“天哪,一定是那個惡魔!”

克爾的身子微微顫抖,他看向露娜,小聲地拜託道:“請您一定不要開門,好嗎?”

露娜重重地點點頭,然後拿起了架子上的獎盃給自己壯膽。她輕輕走到門邊,在心裏告誡自己,不管那個惡魔說什麼,我絕對不會開門的!

透過貓眼,露娜看清了屋外的男人,四十歲左右,全身包在黑色的大衣里,只露出了半張臉,左邊眉毛上方還有一塊橫疤,眼裡的光閃爍着。露娜深吸一口氣問道:“您好,請問有什麼事嗎?”

“小姐,您好,請問能進來說話嗎?”男人的聲音沒有想象中的低沉,反倒透着一絲尖銳。

“有什麼事您就直說吧。”露娜沒有猶豫就拒絕了男人的請求。

男人也沒有糾纏,直接說道:“小姐,我是警察,請問您剛剛有看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少年嗎?”

露娜微微張大了嘴有些吃驚男人的警察身份,於是問道:“先生,您有警察證嗎?”

果然男人搖了搖頭,“今晚我並不是出任務,只是恰好回家的路上遇見了一些事。”

男人低頭想了想又抬起頭說道:“我就向您直說了吧,幾個小時前,我停車去附近的超市準備買些生活用品,可在我下車的時候看見另一側的屋子後面竄出來一個年輕人,他跑到公路上,看見了我的警車,立刻就跑了。我覺得有些問題但是也沒在意,最多不過是個偷竊案,我心想。”

說著男人就嘆了口氣:“唉,讓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當我去那間房子詢問的時候,才發現有一個女士被殺了。通知了局裡的兄弟后,我就沿着嫌疑人跑的方向追去了,然後就來到了這裏。對了,小姐,您還沒說看沒看見那個年輕人呢?”

“啊,沒,沒看見。”露娜心不在焉的回應道。還在想着男人說的話,編的真好,那個女士不就是被你殺的嗎,編故事也不改改,她冷笑着想到。可惜了那個善良的女士,就被這種拙劣的借口騙的丟了命,唉。

“好吧,如果有什麼情況,請立即聯繫警察。我接着去附近看看,好在這裏人不多。”男人說著就離開了。

看着男人離開,露娜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怎麼會這麼輕易就離開了呢?搖了搖頭,總之這個惡魔是離開了,露娜開心的想着。

露娜又把獎盃放了回去,輕快的坐在了克爾對面,笑着說道:“沒事了,那傢伙已經走了。”

克爾如釋重負地點點頭:“太好了!哈哈。”他興奮地笑着,揮舞着雙手,似乎要從之前的地獄里掙扎出來。

露娜也微笑着,可是,她卻突然看見一樣東西,頓時如墜冰窖,刺骨的寒意湧上全身,牙口吱吱作響,全身像篩糠似地抖動着。她終於明白了那詭異的感覺從何而來了,不是那個男人為什麼輕易離開,而是那個男人說的最後一句話。報警!眼前的男孩從進來到現在從來沒說過報警,天哪,我為什麼現在才注意到,露娜在心裏廝喊着!

看着露娜突然顫抖起來的身子和睜大了的眼睛,克爾突然笑了起來,再也不復之前的可憐模樣。他瞥了眼之前揮舞的左手,上面赫然是一個藍色的月亮型圖案。

他輕笑道:“不小心露出來了,看樣子你是認出來了這個圖案了?”

露娜依舊顫抖着說不出話。

“既然你認出來了,那沒什麼好說的了!”克爾獰笑着就向露娜撲了過去。

露娜雖然被巨大的恐懼籠罩着,但她還沒有失去一個動物的本能。她瞥見桌子上之前倒給克爾的水杯,她迅速拿起水杯重重地砸向克爾,四濺的水花擋住了克爾的攻擊,玻璃制的杯子也使克爾久久不能站立。露娜趁此機會打開大門逃了出去……

4

夜色靜謐,月光皎潔。露娜衝出了屋子,迎着月光,她漫無目的地奔跑着,恐懼像藤蔓一樣糾纏不休,只要回憶起剛剛的事,她就不住地顫抖。跑了不知多久,她癱倒在地上,突然,她想起了那個惡魔一樣的男人,不,現在應該叫警察才對。現在只有找到他才算是真正的安全,露娜心想。強壓下心頭的恐懼,露娜又跑了回去。

彷彿被幸運女神眷顧似得,露娜沒走多久,就在路上看見了那個警察,露娜興奮地走了過去。

“警官,我剛剛,”露娜看着眼前的男人,稍稍喘了喘氣,就立刻把剛剛發生的事情一股腦地說給了他,說完還心有餘悸的拍了拍胸口。

警官靜靜的聽完露娜的話,微微沉吟了下嘆道:“想不到我市這麼多起殺人案竟然是一個少年做的!”又對露娜笑了笑:“好了,現在沒事了。”說完還伸出手拍了拍露娜的肩膀。

露娜原本微笑着的臉突然僵硬了,血液里像是被倒進了冰一樣刺骨,驚恐的臉因抽搐而扭曲,她看着男人拍在她肩上的手,廝鳴着發出了一聲非人般的凄厲叫聲,撕破了這月色……

男人的右手上,赫然是一個紅色的月亮型圖案……

後記

過了半晌,克爾趕了過來,他盯着眼前的男人問道:“那個女人呢?弗蘭克!”

“諾,在那兒,”弗蘭克朝身後的草叢努了努嘴。

克爾檢查了一下草叢突然質問道:“我不是讓你守在樓下嗎?她怎麼跑了?”

弗蘭克撓了撓頭:“額,我沒想到那麼快她就沖了出來,連根煙都沒抽完就跟過來了!還好她看見我就跑了出來,嘿嘿!”弗蘭克有些歉意的笑到。

“哼!”克爾依舊有些不滿,不過也沒繼續責備,他突然說道:“自從警察這些天開始公開這些案件,那些女人一個比一個謹慎!”

“嘿嘿,不是還有你嗎?今天這場戲我演的不錯吧?”弗蘭克笑嘻嘻的道。

“還行,不過還是太危險了,換個地方吧!”克爾邊走邊提議說。

弗蘭克思忖了下點了點頭,遠遠的傳來一句嘻笑聲:“那些笨蛋才不會想到月殺有兩個人呢,藍月主謀,紅月主殺,哈哈。”

一元小說訓練營   蜃言—47   第二次作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