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年的中國南海頗不平靜,一度有黑雲壓境之勢:前有菲律賓、越南衝鋒陷陣,旁有日本、新加坡擂鼓助威、後有美國撐腰打氣!但這種形勢自2016年底以來卻悄悄發生了逆轉,主要表現有:


美麗的南海

1.菲越兩國的對華態度相繼發生了變化。首先是菲律賓,前總統阿基諾三世當政時,一度把中國訴至海洋法廳,該法廳在美日菲操縱下,雖然中國沒參与,不承認,還是做出了對中國非常不利的判決。可正當美日準備大造輿論之時,菲律賓換總統了。杜特爾特上台後改變了對華政策,把謀取經濟利益放在了第一位,在南海政策上採取了談判、維持現狀等政策。為此,杜特爾特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已經兩訪中國,雙方達成多項協議。與此同時,越南從2014年起也調整了對華政策,其國內的親美勢力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越共總書記兩次訪華,越南總理、國家主席也先後訪中,中越雙方先後發表了四個聯合聲明,特別是近期的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訪華,雙方達成多項合作協議,其中就包括雙方在南海方面保持克制等。菲律賓與越南同中國關係的緩和是南海形勢趨穩的直接因素。

2.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暫停。亞太再平衡戰略是奧巴馬執政時期美國遏制中國的最重要戰略平台,而中國南海則是亞太再平衡戰略實施的一個橋頭堡。這也是美國在南海問題上從幕後走向前台的重要原因。但特朗普上台後,雖然仍然有美國軍艦巡視南海,但是否還執行亞太再平衡戰略並沒有提及,因而致使這一戰略處於暫停狀態。也許特朗普會提出新戰略,或者他更注重追求經濟利益,或者是朝鮮及國內事務使其還沒有顧及南海。再加上失去菲越等抓手,美國近期在南海的行動並不穩定。

3.其他力量的收斂。南海域外勢力除美國外還有日本及澳大利亞對南海事務關注較多。它們除追隨美國外,都有自已的小算盤,比如日本追求南海航線安全,擴大在東南亞國家的影響,減輕中國在東海的壓力等;澳大利亞則更注重與美國的協同防務,一度揚言要與美國共同巡航。但是,因為美國的力不從心,東盟態度各異,中國的巨大經濟影響等因素,日澳對南海問題的聒噪聲音已經降低。東盟內部除爭端國家外也有個別國家替美國發聲,比如新加坡,曾一度在國際場合和東盟內部呼籲對中國施壓,讓中國遵守所謂的“裁決”,但經過中國的幾次反擊之後,其立場也有調整。


美國軍艦巡航南海

就目前的南海形勢來看,中國已經基本撐控了主動權,且暫時維持了這一地區的穩定。這一結果的達成決不是相關勢力主動讓步的結果,而是實力對比的結果,各方博弈的結果:

第一,各方權衡國家利益得失的結果。這一點在菲律賓、越南兩國身上表現明顯:阿基諾三世與中國多年對抗致使其在經濟等方面損失慘重,但南海上也沒爭得多少利益;越南策動國內反華反而砸了自已的腳,民眾把對國內經濟狀況的不滿指向了政府。所以,周邊國家擱置與中國爭議,搭乘中國發展快車才是上上策。


第二,中國的從容應對的結果。面對險惡局面,中國政府並沒有慌忙,也沒有急躁,而是按照預定方案,從容應對。中國緊緊抓住全球金融危機爆發,經濟發展失去動力的時機,果斷提出歡迎搭乘中國發展便車的口號;在世界發達國家逆全球化而動,回歸國內之際,高舉全球化大旗;在全球各國基礎設施建設急需資金、技術、材料之際,提出一帶一路大戰略……。這些政策大大提升了周邊,尤其是東盟各國對中國的認可度。

第三,中國實力的增強及有效展示的結果。幾十年來,中國綜合實力飛速增長,這一點己得到世界的認可。但有實力是一回事,別人如何認識你的實力是另一回事。再者,你如何使用你的實力別人也非常關注。一年來中國以各種方式展現了自已在科技、國防等各方面的實力:航母,大飛機,光量子計算機,可燃冰開採,各種軍事演習等。同時中國還展示了使用實力的和平性:一帶一路,共贏,共享,合作等。

綜上,草根哥認為中國南海的水面更寬了,中國在南海的活動空間更大了,中國倡導的和平之海,友誼之海,合作之海的前景越來越清晰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