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肺腑難剖


顧羽還在猶豫明天該坐哪一趟火車去廣州,同學櫻子打來了電話。

“櫻子,這麼晚你怎麼還沒睡呢?”

“你不也沒睡嗎?顧羽,現在在幹嘛呢?”

“正煩着呢,長這麼大還沒出過這麼遠的門。心慌得不行,不知道該坐什麼車出行才好。”

“直接坐飛機過來,飛機票我給你報銷。到了廣州白雲機場,打電話給我,我過來接你。”

“那怎麼好意思啊。”

“行啦,行啦,就這麼決定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顧羽還想和櫻子再多聊幾句,但聽到電話那頭好像有男士說話的聲音,應該是櫻子的男友吧。顧羽只好匆匆掛斷電話。

其實直到現在顧羽都還不太清楚櫻子到底在什麼公司上班。她只知道櫻子是在某大公司的人事部工作,具體什麼公司,櫻子沒說,顧羽也沒有追問。

聽說廣州火車站很亂,經常有小孩和不識字的婦女被人販子騙去拐賣,甚至還有女大學生也被拐到山裡去給人當老婆。想起來就覺得后怕,那還是坐飛機吧。至於一張機票,自己還是買的起。顧羽從心底里感激櫻子的一片好意。

為了確保明天出行精神充足,還是早點睡吧!

飛機馬上要起飛了,楊凱卻風塵僕僕地跑到顧羽跟前。才两天不見,他怎麼就瘦了呢?他那憂鬱落寞的眼神,顧羽只用望上一眼,已寸步難行。

“你怎麼現在才來?”顧羽淚眼朦朧。

“別走,好嗎?”楊凱抓住顧羽的雙手,幾滴熱淚滾落在顧羽手背上。

“我也舍不得你,可是……”顧羽小聲涰泣起來。

楊凱將顧羽緊緊抱住。顧羽的小臉貼在楊凱發燙的臉頰上,他那急促地呼吸在她耳邊呼嘯。瞬間顧羽變成了無骨的軟蟲,癱軟在楊凱懷裡。

顧羽再也直不起身子,任楊凱將她摟得愈來愈緊,以至喘不過氣來。她想在此刻死在他懷裡算了。他倆在眾目睽睽下狂吻。

天空捲起了陣陣大風,顧羽的頭髮被吹得飛了起來。楊凱拉開羽絨服的拉鏈,將顧羽攬入懷中。他的胸膛可真暖啊!顧羽靠在楊凱的胸前,聽着他咚咚的心跳聲,好幸福,好安穩。她真想就這樣沉睡過去,再也不要醒來。

遠處傳來催促登機的聲音,楊凱被人猛的從顧羽身邊拽開了。望着他不忍離去的目光,顧羽的心都碎了。

顧羽被人群簇擁着上了飛機,楊凱站在登機口大聲哭喊着顧羽的名字。顧羽淚眼模糊,終於看不見楊凱了。

飛機起飛了,顧羽的心卻一個勁的往下沉,沉落無底的深淵。顧羽哭成了淚人,她越哭越激動,止也止不住。

哭着哭着,顧羽就醒了,嘴裏還在念叨着楊凱的名字。

原來是場夢,顧羽從夢裡哭到了夢外,淚水還是止不住。

再也不能和自己的心過不去了。此刻顧羽一定要聽到楊凱的聲音,不管他現在正睡在哪一張床上,她一定要喚醒他。

現在是凌晨三點半,就是在這個時候,她也要吵醒他。顧羽已什麼都不顧了。她拿起手機撥通了楊凱的電話號碼。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等着聽到楊凱從睡夢中驚醒后,驚喜又迷糊的聲音。

可是,耳鼓裡接收到的卻是”你撥的電話已關機。”顧羽不信這個邪,她不再重撥保存在手機上的電話號碼,而是一個数字一個数字的,撥完整了十一個数字。可是電話里傳來的依然是”你撥的號碼已關機。”

楊凱怎麼會這麼狠心呢?用得着這麼較真嗎?為什麼要關機呢?他如果不想聽電話,不接就是了嘛!可是為什麼要關門送客呢?太無情了。

顧羽狂熱的衝動陷入了冰窟里,心如針扎般的疼痛,淚水從眼眶的每一個方向齊聚而下,泄洪般地停不下來。

她已無法入睡,任思緒在過往的日子里穿梭,流連忘返。

終於,天麻麻亮了。聽見母親的咳嗽聲,她在幫顧羽準備早餐。還是快點起床吧!這多像以前上高中時的情景啊!吃完了早餐就匆匆去學校。

而現在卻要孤身一人,去一個遙遠又陌生的地方,心中的忐忑和心酸,真是難以言說。

梳洗好后,媽媽已將早餐端上了桌子。一盤熱氣騰騰的包子,一碟酸辣土豆絲,黃豆白米稀飯,煎雞蛋餅,全都是顧羽喜歡吃的。

“出門在外面好好照顧自己,沒錢用了就打電話回來,媽給你轉過去。千萬別為難自己。”媽媽滿眼的不舍和心疼。

“嗯。”顧羽心頭一陣濕熱,她將淚水和熱粥一起咽進了胃裡。

“唉!以後看人要多長點心眼。”媽媽拿起一個包子遞到顧羽手上。

“嗯,媽,你和我爸也要多保重身體。”顧羽抬頭望了一眼沉默深情注視着她的老爸。

“出門一定要注意安全。外面的人形形色色,你可得多長點心眼。”爸爸坐在沙发上抽煙,他皺着眉頭,看顧羽的眼神是溫柔的。

“知道了,爸。”顧羽長長舒了口氣。

終於蹬上了離別的飛機,思念和淚水糾結成一朵朵愁雲,掛在天邊,不忍散去。

乘務員已提醒關上手機,系好安全帶。顧羽的心裏突然好失落,好難過。流落天涯的凄涼,不知該向誰去訴說。現在不是在做夢,為何楊凱沒有出現在不遠處?此刻他正在做什麼?

請讓往事化為清風,吻別讓人心碎的眼神。就讓那沒有說出的道別,流放在天涯盡頭吧!

天灰濛濛的。機場荒涼的像無處躲藏的心。好了,靜靜睡着吧!希望醒來后,枯枝已變成綠恭弘=叶 恭弘。

兩個多小時后,飛機平穩降落在廣州白雲機場。下了飛機后,顧羽拿好行李,給櫻子打電話。櫻子讓顧羽稍等一會兒,說她馬上過來。

還不到五點,天空依然瓦藍而明亮,空氣中透着濕冷,並沒有想象中那麼溫暖,也許冬天哪裡都是如此吧。

人們行色匆匆,各自奔忙。一派繁忙,緊張,欣欣向榮的景像。眼前有位年輕的女孩穿着超短的群裝,長長的大白腿從高筒靴里漫了出來,挑逗着一雙雙熾熱的目光。

半小時后櫻子過來了。如果她不向顧羽打招呼,顧羽還認不出她來。櫻子微卷齊肩的栗色頭髮,幹練又時髦。她的皮膚水嫩的讓人羡慕。黑色的皮裝套裙將她的氣質和風度拉上了頂點。她那婀娜的身才嫵媚又動人。

顧羽覺得自己和櫻子站在一起簡直就像個村姑。雖說她也出來工作了幾年,但穿着打扮一直都走着清純樸素路線,時尚大牌根本和她沾不上邊。

顧羽的白色羊毛衫配藍色牛仔褲,看上去還像個剛從學校出來的學生妹,披肩直發秀氣又斯文。櫻子拉着顧羽的手,對她贊口不絕,誇她幾年不見還是這麼年輕清純。她們一起走向停車場。

從一輛黑色悍馬上下來一个中等身材、微胖、大背頭的中年男子。他輕輕地幫二位女士拉開車門,很有紳士風範。櫻子和顧羽平穩落坐后,他又輕輕關上車門。

這個男人有男方男人特有的溫柔和細心。他面若春風,態度謙和。看他的穿着打扮,就知道他是一個深沉低調的成功人士。

此人年齡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的樣子,顧羽猜測着這個人和櫻子的關係,這不會就是櫻子所謂的男友吧?

櫻子向顧羽指着大背頭,介紹他是老徐。顧羽微張着嘴巴不知該如何向他問好,見到陌生的有強大氣場的男士,她木訥的不合時宜。

“叫我政哥好了,別叫我老徐了。我本來還沒老,整天被櫻子這樣叫着,不老都給叫老了。”老徐輕言淺笑,聲音柔和,一看就是個隨和風趣的人。

“你還不老呀,你看你都謝頂啦,哈哈哈……”英子拍了一下老徐的肩膀,大笑起來。

“你知道嗎?這叫聰明絕頂,你看葛優,主持非誠勿擾的孟非,不都是聰明絕頂的光頭嗎?他們可是迷倒一片觀眾啊!”老徐穩穩的握住方向盤,悠哉悠哉。道路在他的眼裡彷彿不是條路,只是手裡的方向盤輕輕隨意畫出的曲線。

悍馬停在花園酒店的停車場,老徐走在前面,英子和顧羽緊隨其後。一個老男人身後跟着兩位年輕的美女,總讓人浮想聯翩。

走進富麗堂皇的酒店大堂那一剎那,顧羽莫名的難受起來。她覺得自己變成了電影里那種讓人生厭的角色,突然有一種不知不覺就墜入風塵的感覺。

也許是自己想多了,朋友只不過是請自己吃頓飯而已,幹嘛非要想東想西呢?非得落到沒人待見的地步才方顯高貴嗎?

顧羽靜靜坐在餐桌前。悠揚動人的鋼琴曲緩緩穿過皮膚流入心底,將脆弱的靈魂浸泡在柔軟里。清香的茉莉花茶沁人心肺,美輪美奐的環境讓顧羽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人生體驗。

自己以前沒日沒夜的工作,偶爾也只是去去大排檔,而有些人卻可以經常出入這種高檔場所。可是即使坐在這樣豪華的餐廳,為何心裏仍然很落寞。一絲開心的感覺都沒有,反而很想哭。靈魂飄在空中,孤獨的無處安放。

老徐問顧羽想吃什麼,叫她隨便點,他和朋友通起了電話。櫻子發完朋友圈后詢問顧羽喜歡吃法式西餐還是日本料理,顧羽卻在幻想楊凱現在正在做什麼。

走神的顧羽被櫻子喚醒后,一臉茫然地說著隨便。其實她是真的不知道點什麼,根本沒有來過這裏吃過東西,哪裡知道什麼好吃啊,想必什麼都好吃吧。但一想到沒有和心愛的人在一起享受美味,就又頓覺吃什麼都索然無味。

還是櫻子抓了主意,她點了法式西餐。看她口若懸河的和服務員交流個不停,經理還特意走過來和她打着招呼。種種跡象都表明櫻子是這裏的常客。

顧羽望着櫻子纖細白嫩的手指上閃閃發光的鑽戒,手腕上鑲着寶石的白金手鏈,脖子上經典的翡翠祖母綠項鏈。顧羽又傷感和悲哀起來。

為什麼要來投靠櫻子?她倆雖然是往昔的同窗好友,但時過境遷,兩個人內心追尋的東西各不相同。她倆想要的幸福也並不在同一高度,為何硬要擠到同一跑道上來,顧羽痴痴地發起了呆。

這時一位高高壯壯、寸頭、國字臉的中年男人向他們走來。他被老徐用手引薦坐在顧羽身旁。櫻子示意顧羽和他打招呼。顧羽只是微微點了一下頭,那男人便客氣地朝她笑了笑。

顧羽不自然的把凳子向外挪了挪,盡量和他保持距離。

“這位是恭弘=叶 恭弘老闆,剛從澳洲回來,他博學多才,我們可是認識二十多年的好兄弟呀!”老徐拍着恭弘=叶 恭弘老闆的肩膀向顧羽遞了個友好的眼色。

“這位是顧羽,清純美貌的女大學生。剛剛走出校園,還涉世未深,恭弘=叶 恭弘老闆以後可要多多照顧呀。”老徐的眼珠在顧羽和恭弘=叶 恭弘老闆兩人身上咕嚕嚕的,來迴流轉着。

顧羽突然覺得好尷尬,這究竟是在干什麼呀?老徐的話里摻雜着多少水分和目的。他這是要刻意將兩個完全不了解的陌生人,通過他的美化,強拉硬扯上關係。

顧羽只是想來廣東投靠同學找份工作,可是為什麼非得和兩個老男人坐在一起吃飯聊天。顧羽突然感到痛苦不堪,心裏像吃了蒼蠅般難受。

盛在精美餐盤的西餐,彷彿是一坨坨骯髒的狗屎,食慾全無。顧羽只想儘快逃離此地。

這裏坐着的是一群穿着華服,化了妝的登台小丑。顧羽感覺自己正要被人濃妝艷抹,穿上並不合身的華服推上舞台。下面的戲該怎麼演,觀眾會叫罵連天嗎?


第六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