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前情回顧姐妹幾人意外在小鎮聚齊了,因為興奮聊了一宿,不得不延遲一天出發。梅若菊原本不能同行,因為師傅提前回來,她便也得了自由。這下可謂是圓滿了,一行人浩浩蕩盪奔赴雪山而去了。


清荷沐陽作品

第二十一回,初遇小陳探花

01

話說梅若雨她們出發的小鎮離梅里雪山也不過數十里的路,以她們的能力須臾之間到達也不為過。只是為體現她們的虔誠之心,她們犧牲了肉體的疲勞。

但是離小鎮越遠,撲面而的寒意便越重。梅若雨略懂些醫理,知道天冷的時候隨意貪睡最容易感染風寒。

所以她囑咐兄弟姐妹們一路上盡量不要貪睡,要多說說話解乏。

清荷當然是樂意的了,她最耐不住寂寞,平日里有她在的地方,聽到最多的聲音也便是她的了。

但見她跟若晨同一騎一匹馬,眉眼間堆滿了笑,似乎對若晨剛剛講述的故事饒有興趣。

“那個小陳探花可真是奇怪,有那麼多美麗溫暖的地方他不去,偏偏選擇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還修練醫術呢!也不怕凍壞了。”清荷說著還不忘使勁搓搓她那白嫩而又纖細的手指。

若晨順手溫柔地將她的雙手握在自己的手心裏,說:“這你就不懂了吧,這梅里雪山呀,它是一座葯山,因盛產各種名貴藥材而得名。對於醫者來說,能採到稀有藥材的地方自然便是最好的修行之地,這大概也是使小陳探花之所以聲名遠播的原因之一吧!”

“若晨哥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淵博了?”

“我向來就淵博呀!只是你一直沒發現而已,哈哈哈……”

“咦,原來若晨哥哥也是見到陽光就燦爛的人呀!呵呵……”

“不信,我再給你講一個關於梅里雪山的故事。”

“梅里雪山在藏民心中是一座聖山,藏語中稱為“絨贊卡瓦格博”。梅里雪山在藏區稱“卡瓦格博雪山,當地的藏族人民為它命名,賦予它神性,又與它世世代代保持着血肉聯繫。”

“相傳在在松贊干布時期,卡瓦格博曾是當地一座無惡不作的妖山,密宗祖師蓮花生大師歷經八大劫難,驅除各般苦痛,最終收服了卡瓦格博山神。”

“從此受居士戒,改邪歸正,皈依佛門,做了千佛之子格薩爾麾下一員剽悍的神將,也成為了千佛之子嶺尕制敵寶珠雄獅大王格薩爾的守護神,稱為勝樂寶輪聖山極樂世界的象徵,多、康、嶺眾生繞匝朝拜的勝地。”

“梅里雪山卡瓦格博雄居八大神山之首,統領另七大神山,225中神山以及各小山神,維護自然的和諧與寧靜。藏族認為,每一座高山的山神統領一方自然,而卡瓦格博則統領整個自然界之所有。”

“在卡瓦格博山下,你不能談論一切細微之處的美麗,因為對任何出自自然的微瑕之美的言語稱讚都僅僅讚美了卡瓦格博山神統領的整個自然界的極其微小的一部分,而這些都是對卡瓦格博山神的不敬,也是對廣博而和諧的自然的不敬。”

“若晨哥哥的意思是,我們不能只讚美關於這兒的微瑕之美嗎?如果讚美了就是對自然不敬,是么?”

“嗯,只是在這兒不能說,因為這是藏族同胞的禁忌,我們最好還是要予以尊敬的。”

“好吧!聽上去有點不好玩。”

“二妹,若晨說得沒錯,你切莫因為一時心直口快而犯了別人的忌諱,出門在外,謹言慎行總是沒錯的。”梅若雨見清荷有微詞,也特意囑咐道。

“知道了,姐姐。”清荷朝馬車裡的梅若雨吐了吐舌頭,看上去俏皮又可愛。其他姐妹也都看在眼裡,一笑而過,彼此間又都心照不宣。

02

一行人有說有笑,天將黑的時候她們抵達了雪山腳下。暮光中,只見雪山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由於這兒的寒冷和偏僻,數里之內也鮮少見到有房屋和行人出現。

天完全黑下來的時候,她們依然打着火把在繼續趕路,梅若雨說按照地圖所示,前面不遠處應該有家驛館,所以她們才會都不辭辛勞地繼續往前走。

“我看到燈光了,莫非那就是姐姐所說的驛館?”木謹高興地喊道。

“大概就是了。”梅若雨說道。

他們高興地向著那光亮的地方走去,只是令她們失望的是那裡不是驛館,而是一家民宅而已。

“既來之則安之,我看這民宅也算氣派的了,應該房間也少不,不如我們就在此借住一宿,明天再從長計議。”若晨飛到屋頂窺探了一番,着地後跟梅家姐妹們說。

大夥紛紛表示贊同,畢竟趕了一天路,都累得不行,誰也不想露宿山頭,更何況這茫茫雪山的夜晚可想而知有多寒冷。

百曉生看若晨那麼主動,也不甘示弱,見大夥都贊同在此借宿,他一個箭步衝到民宅的大門前,”咚咚咚……咚咚咚……”敲起門來。

不一會兒,一個書童模樣的孩子探出頭來,不失禮貌地問道:“請問先生深夜造訪,有何貴幹?”

百曉生有點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道:“啊,我們趕路晚了,想在此借宿一晚,敢問仙童是否有多的房間?”

童子抬頭望瞭望他的身後,目測了一下大概有十來人,表情有些猶疑,他跟着師傅隱居此處,長到這麼大也就見過兩個人,完全還不懂這世間的險惡。

“這個……這個我得請示師傅。”童子說著輕輕掩上了門。

約摸半盞茶的功夫,童子又開門出來,說:“師傅同意你們借宿,請進來了吧。”

姐妹們一聽,都高興壞了,趕緊高高興興進了屋。梅若雨打量了一下,這民宅的院落雖不大,卻大大小小隔了上十間平房。

“好濃的藥草香啊,敢問仙童貴府的主人可是位醫者?“梅若雨問道。

”姐姐好眼力,我們主人的確是位醫者。”書童邊說邊將她們帶到偏南邊的三間房,告訴她們這三間房均可住人。

“師傅喜歡安靜,哥哥姐姐們切記不要大聲喧嘩,廚房和茅廁在院子的後方,要喝熱水和如廁的話請自行處理。我先行去休息了,天色已晚,我明日還要早起陪師傅練功和晨讀。”書童說著徑直走了。

“仙童真是細心,多謝了。”梅若雨對着書童的背影說。

“不客氣,如果你們明天早起趕路的話,就不要跟我們打招呼了。”書童背對着她們說。

03

梅若雨向來睡眠不重,加上她從小就喜聞淡淡的藥草香,所以這一夜她睡得很安穩,翌日清晨天剛朦朦亮她就起床了。

聽到院子外若有若無的打鬥聲,想着自己也是很久沒有舒展筋骨了,因此便不經意走到了院子外的另一處別院。

映入她眼帘的是昨天晚上那個小書童以及一位白衣飄飄的年輕男子,他們手持木劍在慢悠悠地比試着,看樣子他們練得不是行家功夫,而是強身健體之功。

男子身輕如燕,時而仗劍騰空輕舞,時而又與書童輕淺對決。梅若雨這才看明白,這白衣男子原來也是個道行極深之人,能將功夫使得如此輕柔婉轉的,她平生也只見過一鳴一人。

梅若雨平生也是個愛武之人,雖然她身體並不強壯,並且還伴隨着隨時會頭痛欲裂的失憶之症,但這些並不影響她對高深武功的崇拜之情。

梅若雨本想再上前去看個究竟,沒曾想那白衣男子一個轉身,只眨眼間的功夫木劍便直抵她的脖頸。

說時遲那時快,梅若雨頭一低,騰空一個翻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輕輕旋轉到了男子的身後。

”姑娘好身手啊!不過姑娘似乎有病在身呀!如果在下沒猜錯的話應該是被失憶之症緾繞吧?”白衣男子說。

“先生好眼力,看樣子是神醫啊!”梅若雨心裏暗肘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小陳探花?

“豈敢豈敢,世上神醫無數,在下不過是無名小卒一枚罷了。”

”先生只不過與小女子過了一招,便看出了小女子的病因,不是神醫又是什麼?莫非先生就是傳說中的小陳探花?”

說話間天已大亮,梅若雨迅速飛轉到白衣男子跟前,只一眼,便決定了她這一生的去向。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男子呀?他的眉目間寫着與世無爭,他的眼光里透着無窮的智慧,他皮膚白皙,他身輕如燕又不失健美之態,他簡直就是上天遺落凡間的神物。

梅若雨的心被震撼到了,他想到了一鳴,那個曾讓她芳心微動的男子。而此刻,他對眼前這男子的心動勝過從前的任何時刻。

“姐姐,姐姐”是小秋的聲音,她一早上起來發現姐姐不在身邊,便立即來尋了。

梅若雨醒過神來,卻發現眼前什麼都沒有,只看見小秋在呼喚她“姐姐,姐姐”。莫非是我產生了幻覺?她在心裏暗忖,卻又不敢聲張,只是有些不情願地跟着小秋往屋裡走去。

<b>下一回</b>

<b>貌美如花七仙女,妙筆生花舞九天</b>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