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章節請移步【連載】婚誓輕許,韶華不負(目錄)

誰能知道修遠現在是怎樣的心情?他手裡還扯着陸晟的衣襟,他愛的人卻告訴他,眼前這個他恨之入骨的人,竟是他的恩人?若是你,你會怎麼樣?

除了走,估計誰也沒有更好的選擇。畢竟,逃避總是所有棘手問題在短時間內最有效的處理手段。

陸晟亦沒料到恭弘=叶 恭弘淺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把壓在心底的話說出,他眼見面前的修遠情緒的急轉直下,眼神里的怒氣陡然冷卻,取而代之的是難以描述的複雜,有驚,有愧,有無奈,也有絕望……

修遠走出街口的時候,恭弘=叶 恭弘淺其實是想跟他走的,怎麼樣也要追上他,至少要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他,而不只是這樣情急之下的交代。

可誰知這一起才發覺右腿竟痛到無知覺,原來她路那樣寬,她偏偏就倒在牆邊空酒瓶堆成的“金字塔”上,碎了的玻璃片直接卡進膝蓋骨頭縫裡,剛才也是神思都放在修遠和陸晟的身上,根本沒有分心注意自己,而且不動確實也感覺不到這種撕裂般的痛。

陸晟看修遠走了,也看着他的背影獃獃地愣了半晌,他在想,恭弘=叶 恭弘淺此舉,有幾分是為了他……可一聽到恭弘=叶 恭弘淺倒吸氣的聲音,他就覺得不對了,恭弘=叶 恭弘淺素來是自矜堅強慣了的,若不是實在支撐不住,怎麼可能這樣呼痛?

思及此,心底不禁暗叫,陸晟你是傻了嗎!恭弘=叶 恭弘淺還倒在哪裡不知怎樣,你就在這兒兀自發起呆來了!然後自然是三步兩步就走到恭弘=叶 恭弘淺旁邊,剛想扶她起來,卻發覺觸手儘是鮮血淋漓。


“怎麼會摔成這樣呢……”陸晟心疼的什麼似的,也不管現在恭弘=叶 恭弘淺是怎樣的拒絕和尷尬的臉色,一邊喃喃自語暗嘆自責,一邊直接把她公主抱到車上。

“陸晟,你說我做得對嗎?”恭弘=叶 恭弘淺從陸晟抱她,一句話都沒講,甚至連他的臉都不敢看,直到給他放到後座,陸晟只管專心開車的時候才終於開了口。而且第一次,第一次又叫了“陸晟”的名字,雖然從語氣並不能分辨悲喜。

“乖,恭弘=叶 恭弘淺你休息一下,不要亂動,更不要亂想,對與不對,誤會裡有我的成分,我不該評價,可我還是想說,你畢竟是沒有錯。”陸晟也沒有想到,恭弘=叶 恭弘淺開口,竟會是這樣的話鋒。她還是相當在意修遠的,給他這樣鬧一場,她還是在反思,是不是自己的錯。

“也許我當時不應該接受蘭總的好意,這份回報太重了,我也許沒資格替修遠應下……可,難道就讓我看着李伯伯死嗎?”恭弘=叶 恭弘淺的聲音越發低沉,聽得陸晟亦不知該如何開口安慰。

“恭弘=叶 恭弘子,這不是有沒有資格的問題,退一萬步講,我媽這樣費力籌謀,也是看在你曾救她的人情,否則,她不會不告訴我。說白了是交易,你既是一片好心,又何必這樣自苦?”陸晟也只得從這個角度幫她分析了,有一個不好,他倒想領着,可恭弘=叶 恭弘淺並未提因他造成的誤會,他想認錯也無可奈何。

“等等,你怎麼一點都奇怪?既然太……蘭總沒有告訴你?”恭弘=叶 恭弘淺這才發覺,剛才陸晟一直表現得淡定異常,好像對她和太后和修遠之間的事情和誤會瞭然於心。

“恭弘=叶 恭弘子,乖,你不要費神了好不好?休息一下,馬上就到醫院了。至於我是怎麼知道的……如果我說,是你告訴我的,你會不會信?”此時的陸晟只掛心恭弘=叶 恭弘淺的膝蓋傷的到底怎麼樣,自然是準備三句兩句回了她好跟着導航去最近的醫院。

可這最後一句話壞了事,恭弘=叶 恭弘淺馬上就警覺起來,“我說的?我……難道……我昨晚說的?我還說什麼了?”恭弘=叶 恭弘淺沒有回答陸晟的最後一個問句“你會不會信?”她自己也沒辦法解釋,陸晟說的話,她總是會不假思索的認為是事實。

“恭弘=叶 恭弘淺!你關心下你自己好不好,你的腿已經傷成這樣了,真的不會痛嗎?”陸晟終於還是受不了恭弘=叶 恭弘淺這種逼問,都傷成這樣了,還掛心這個掛心那個,你知不知道你在別人眼裡也是心尖上的肉!

“哦……”恭弘=叶 恭弘淺也聽出了陸晟語氣里的關切,為了不讓他講出更加尷尬到不合時宜的話,她也不在逼問,經陸晟一說,她的注意力才放回自己的膝蓋,其實只要不動,就真的沒有多痛,只是血流得多顯得誇張一些。

又是一路無話,陸晟抱恭弘=叶 恭弘淺到急診的時候又是一陣引人側目,倒不只是為了恭弘=叶 恭弘淺的腿——進急診的血淋呼喇的多了去了,還因為陸晟的臉……這次不是因為帥,而是因為青和腫。

若不是恭弘=叶 恭弘淺因為害怕尷尬,早就應該發現的,可她偏偏沒敢看過他的臉——說到底是怕,怕一個收不住,就漏了馬腳……

直到急診室的外科醫生把陸晟支出去,給她檢查傷口的時候,人家問了她一句,“姑娘,你是不是被家暴了?這傷是酒瓶兒的玻璃片卡進膝蓋,要馬上手術哦。要真是家暴,別怪我們多嘴,您還是最好保存好證據。”

恭弘=叶 恭弘淺聽得沒頭沒腦,只覺得竟然摔個跟頭又要手術,也是夠寸的。到她出來等安排的時候才發覺醫生為什麼會這麼說了——她竟忘了陸晟還跟修遠打過一架,臉上和手臂都有傷,衣服也亂得不像。

“醫生怎麼說?是不是很嚴重?不管怎麼樣都不能瞞我知不知道?”陸晟看她出來傷口已經簡單處理過,看起來創口倒不是很大,只有衣服上斑斑點點的血跡還显示剛才她摔得有多慘烈。

“沒事的,一會兒安排個小手術把玻璃取出來就好了。”恭弘=叶 恭弘淺看他一副狼狽模樣,可滿心還是只關心自己,心下真是不知該作何感想,只覺心口和鼻子都酸酸的。

“都要手術了還說沒事?”陸晟對她的關切是不由自主的,並不會因為她沒有回應而改變。

恭弘=叶 恭弘淺終於還是沒忍住,問了一句,“真的沒事,倒是你,要不要去……檢查一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