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隱霧森林

水月進入隱霧森林,樹木之間的狹窄縫隙中走着。

“到底花王在哪兒啊?”水月在偌大的森林中尋找,全無頭緒。

漸漸的她發現,一路上的落迷蘭花花朵的大小個不相同,小的只有梅花那麼大,而大的有碗口那麼大。

“既然是花王,那麼一定是最大的落迷蘭花,只是,怎麼找啊。”水月撓了撓頭。

水月沿着沿途的落迷蘭花尋找着,忽然她的眼前出現了一團濃重的霧,水月將手伸進霧中,竟然看不到自己的五指,水月咬了咬牙走進霧中。

走了幾步,水月的眼前豁然開朗,一朵巨大無比的落米蘭花出現在水月的面前,它的周圍是茂密的落迷蘭花花叢,每朵花都比水月之前見過的要大許多,他們簇擁着中心那朵最大的落迷蘭花。

那朵最大的花的花瓣上有精緻的紋路,而且紋路上發著淡藍色的光。它的莖同樹木一般粗壯,一人難以合抱,莖將巨大的花朵高高托離地面兩三米的樣子。使它的花朵能夠睥睨它的臣子。

“這就是落迷蘭花花王吧!”水月想。

於是她拿出簡給她的那張紙誠懇地大聲地念了出來。

就在她念的時候,花王周圍的花噴出的煙霧由白色變成了淡藍色。水月覺得越來越困,可是她還是儘力的大聲念着,當她念完的時候,她昏倒了,在她昏倒的瞬間,花王伸出一片巨大的恭弘=叶 恭弘子,接住了她,花王的噴霧管伸到了水月的臉上,吸取水月的部分靈力。而水月躺在落迷蘭花花王伸出的恭弘=叶 恭弘子上,在夢中進入了專屬於她的靈的夢境……

“我這又是在哪兒?”水月睜開眼睛,發現她站在一塊草地上,周圍都是氤氳的霧氣,除了霧氣,水月什麼都看不到。

隔着霧,遠處傳來了似水流一般的樂聲,是簡彈的那個樂器的聲音!是簡在彈嗎?不,不是簡,簡彈的曲子感覺沒有這麼輕柔,也沒有這個更加舒緩流暢。而且,水月感覺自己的內心充滿了前所未有的闃靜。

水月聽着曲子,腳步不自覺的向聲音的源頭走去。

霧漸漸散開,水月發現她站在一片樹林之後,而林地的空地中,一個白衣女子正在彈奏,她的黑髮如瀑傾瀉,長長的頭髮在青草地上散開,纖長的手指熟稔地撥弦,膚凝如脂,有着一張水月從未見過的美到極致的臉。

更讓水月奇異的是,她的那雙藍眼睛。她的眼睛是深藍色,發著幽深的光芒,靈動,而又吸引人。

一曲終了,她站了起來,穿林而過的風吹動她飄飄的衣袖、她的裙擺,她的碎發。她看向水月這邊,眼神略帶憂鬱又迷離,深藍色的瞳仁一閃一閃的發光。

“果然,只有你才能將新月弦琴最完美的音色彈奏出來,那些反對你當大祭司的人真應該聽了你的琴音之後再評判。”

從林中的另一邊走出一個青衣男子,褐發赤眼,臉龐稜角明顯,嘴角微微上揚,眼神略帶邪魅。

“鬼覺,你言重了。身為大祭司應有悲天憫人之心,而我一向對人冷漠,所以,他們反對我是有理由的,琴音再美也做不了實事,對么?”

“不論他人怎麼反對你,我還是會支持你的。”鬼覺走到白衣女子面前,認真的對她說。

“……謝謝。”白衣女子猶豫了一下,隨即輕輕點頭淺笑道。

“我其實關注你很久了,你的一顰一笑都如刀刻在我的心裏,如果可以,你願意讓我來做你最堅定的支持者嗎?”鬼覺露出無比真誠的目光,看向白衣女子。

“為什麼?”白衣女子眼中又現出了那種憂鬱與迷離,彷彿隱霧森林終年不散的大霧。

“因為靈界的人都知道,你R•芷汀蘭和我J•鬼覺是罕有的少年天才,尤其是你,小小年紀靈術的運用、靈力的修為就深不可測,達到了聖級。”

“故而你成為了史上最年輕的大祭司,成為你R家族的榮耀,而我鬼覺雖略遜於你,只混了個神級,但是放眼整個靈界,也少有匹敵之人,靈界鮮有人能配得上我,本以為我要孤獨終老了,但是感謝主,讓我遇見了你。芷汀蘭,我對你一見傾心,我雖然現在等級比你低一級,但是我會努力與你比肩而立。”

鬼覺頓了頓,繼續說:“那麼你願意么?”

霧漸漸濃,籠罩住了那兩人,隨後霧散去,那兩人消失了。

“這個是幻境嗎?它要向我說明什麼?”水月喃喃自語。

忽然,水月聽到了說話的聲音,她看到芷汀蘭和鬼覺從林間走出,芷汀蘭笑得很開心,跟之前那個冷靜憂鬱的她判若兩人,走到林間空地的時候鬼覺對芷汀蘭說:“這麼美的林子,中間空空蕩蕩的一片,要不要種些什麼?”

芷汀蘭說:“我喜歡落迷蘭花吐出的淡淡霧氣,就種落迷蘭花吧。”

“就知道你要種它,你看這是什麼。”鬼覺笑了笑,不得不說鬼覺天生有一種鬼魅之氣,尤其是他這樣一笑,本就血色的眼睛變的狹長透出絲絲紅光,一邊的嘴角上揚露出一顆虎齒,他的手揮向林中,成片的落迷蘭花破土而出,爭先恐后的盛開。只不過這裏的落迷蘭花都是白色的。

“啊!”芷汀蘭雙手捂住了嘴,臉上顯出驚喜的神色。

“還記得么,一年前,你剛剛當上大祭司,在這裏彈琴,然後我向你表明了心意。”

“嗯,我記得。”芷汀蘭看着地上盛開的落迷蘭花說。

“給這片森林取個名字吧。”鬼覺隨意的說。

“嗯……隱藏在落迷蘭花霧氣中的森林,那就叫隱霧森林好了。”

落迷蘭花吐出蒙蒙的霧氣環繞在芷汀蘭和鬼覺周圍,而在這霧氣之外,叢林之中忽然隱隱的現出一個提劍的紅衣女子,她面無表情,目光惡狠狠的盯着芷汀蘭,瞳仁也是紅色的,散出血色的光芒,彷彿已經尋求到獵物的即將進食的吸血鬼。

水月看到了她,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她看的到我么,她要干什麼,不過好像女鬼啊!”水月心裏想。

隨即霧氣越來越濃,越來越濃……

然而紅衣女子的眼睛散發的血色光芒卻穿透了霧氣,隔着霧,水月隱隱看到紅衣女子的瞳仁的光芒彷彿激光一樣射出,水月感覺好像有事情要發生。

就在一瞬間,紅衣女子快速移動,接着水月聽到了劍刃相碰的聲音,然後隨着芷汀蘭的一聲“啊——”,水月聽見了彷彿利器穿透身體的聲音。

霧漸漸散去,水月被眼前的景象嚇呆了。

芷汀蘭用新月弦琴擋住紅衣女子的劍,而芷汀蘭的身後鬼覺不知什麼時候手裡多出來的劍穿過了芷汀蘭的身體。

鬼覺又露出了之前的那種邪魅的笑容,但是芷汀蘭看不到,芷汀蘭眼中那一閃一閃的藍色光芒一點點的弱了下去。紅色的鮮血從嘴角溢出,她低頭看了看完全穿透身體從前側露出來的帶血的劍鋒。又看了看紅衣女子。

“為什麼?芷函?”芷汀蘭的聲音變得微弱。

“因為你是我姐姐,你是讓R族榮耀的我的好姐姐啊!實不相瞞,我和鬼覺早就穿通好了!從一開始他就是在利用你的感情,利用你幫他把靈力提到聖級,利用你讓他也謀得不小的職位!”紅衣女子用一種極其諷刺的聲音說。

“鬼覺不是這樣的!他不是!芷函,你可以污辱我,可以傷害我,但是你不能誣陷鬼覺!”芷汀蘭用盡了最後的全力激動的喊。

“那麼,他怎麼會下這麼重的手呢?”芷函的聲音里充滿了戲謔。

“……那……那是因為他想保護我,一定是這樣,只不過霧太大了,他,他沒有看清而已。”芷汀蘭的聲音漸漸微弱,喘息的愈發劇烈。就在這一瞬,鬼覺狠狠的把劍拔了出來,芷汀蘭應聲倒地。她的血染紅了離她最近的一朵落迷蘭花。

“乾的不錯,鬼覺,我姐可能死也不知道,我爹已經暗自訂她為皇室繼承人了,她死了,這個位置就是我的了!哈哈哈哈!”芷函像着了魔一般的笑道。

隨即用腳踢了踢芷汀蘭的屍體。芷汀蘭睜着的眼睛,把芷函嚇了一跳。

“人死了應該散靈啊,她的靈呢?”芷函看向鬼覺。

“她應該還有最後一口氣。”鬼覺冷冷地說。

“劍呢?給我,我可不想用我的劍再捅她一下。”

鬼覺將劍遞給芷函,芷函看了劍之後驚呼:“呦,這這這是芷汀蘭的微光劍!”

“怪不得最後她用她最愛的新月弦琴擋我的劍,原來是你提前拿走了。”

“微光劍能夠傷人於無形,而且劍鋒過於凌厲,因此我姐總是萬分小心的看護,旁人連見都見不到一次這把傳說中的絕世名劍,又怎麼會讓你碰?”

芷函頓了頓又說:“況且這微光劍極其認主,按理只能我姐一個人用,又怎麼會輪得到你?更何況還是用它殺了我姐!”

“呵,這很難么,我不過是讓她愛上了我而已,她就在微光劍上下了血誓,不讓微光劍凌冽的劍氣傷我半分,而且我無論用微光劍做什麼微光劍都不能反抗,如果反抗她就會立刻心臟破裂而亡,所以……”鬼覺眼睛里的紅光加重了。

“所以說,如果微光劍反抗了,芷汀蘭立刻就死,如果不反抗,你也已經刺中要害,也是必死無疑!你太狠心了。”

“不敢當,比起你來,還差的遠呢,畢竟愛情遠沒有權力和地位更能讓我滿足。”芷函看着鬼覺手裡握着的微光劍在芷汀蘭身上虛晃了一下,剛要問,就猛然發現劍尖指向了自己。

“你!”芷函睜大眼睛。

“多好啊!我殺了你,然後告訴國王陛下他僅有的兩個可愛的女兒為了權力自相殘殺,我趕到的時候已經晚了,於是芷汀蘭把劍傳給我,而後國王信以為真,對我越加看重,那麼,皇位遲早是我的!”鬼覺獰笑道。

刷——,就在芷函驚恐萬分的時候,一支劍射中了鬼覺,鬼覺一個踉蹌倒在地上,微光劍掉在地上,芷函趁機制服了鬼覺。

一個白衣白髮容貌俊美的男子從天而降,衣訣飄飄。

“淺陌,謝謝你。”芷函對白衣男子說。

“請您帶着鬼覺,從我眼前消失。”白衣男子一字一句,冷冷地說。

這時,水月看到芷汀蘭的眼角流出一滴藍色的淚珠滴在她身旁的落迷蘭花上,本來成片的白色落迷蘭花瞬息間變成了藍色。與此同時,芷汀蘭的周身散出藍色的微光,化成藍色的靈氣緩緩上升。

淺陌待芷函他們消失后,坐到芷汀蘭身旁,輕輕地、彷彿在觸碰一件珍寶般的將她摟在懷裡,下巴枕在芷汀蘭的額頭上,輕輕地說:“對不起,我來晚了,汀蘭。”

水月看到兩行清淚從淺陌的臉頰上劃過,滴在了芷汀蘭的額頭上。

淺陌抬手,芷汀蘭的琴飛到他手裡,他摟着芷汀蘭的屍體,此時芷汀蘭周身的藍色靈氣全部散盡,淺陌開始彈芷汀蘭的琴。

水月發現芷汀蘭散出的靈力全部飄到了自己周圍。

“你終究是不能看我一眼,只有在這一刻我才算是真正佔有了你罷。”淺陌的聲音隨着憂悒的琴聲一併穿入水月的耳朵里。

隨着琴音,霧氣漸漸濃起來……

此時幻境之外,黑衣人穿透層層迷霧,也來到了落迷蘭花花王的面前,她凝望着一旁沉睡的水月看了一會兒,然後,從懷中取出一個紫色小瓶,將裏面的粉末倒入了花王旁邊的一朵較小的落迷蘭花花芯里,隨即這朵花開是噴出深紫色煙霧,繼而周圍其它的落迷蘭花也噴出深紫色的煙霧……

“看了葯放多了啊,那你就好好在噩夢中沉睡吧!”黑衣人消失了。

此時水月的夢境之中,霧氣漸散,水月發現彈琴的竟然變成了芷汀蘭!而此時周圍的樹林全部消失,水月發現她和芷汀蘭都在一片廣闊無比的冰層上,寒風刺骨。

芷汀蘭懸空而坐,隨意的撥弦,目光看向水月,“要來試試么?”

“我么?”水月用手指了指自己。心裏微微驚異,這之前的幻境自己都是旁觀者的身份,這個幻境自己變成了參与者。

“對。”芷汀蘭答道。

水月走了過去,芷汀蘭對她說“我是你的前世,是在很久以前的前世,這是新月弦琴,我生前最愛的一種樂器,你來彈彈它。”

水月接過琴,仿照着芷汀蘭的動作彈了起來,斷斷續續的聲音一點點的傳出。

“我彈的不好。”水月停下了手。

“初學者彈成你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你很有天賦。”芷汀蘭微笑着看着水月。

忽然芷汀蘭眉頭一皺,露出驚恐萬分的表情,對水月大聲說道:“時間不多了,有人試圖改變你的夢境,你記住,之後看到的任何東西都與你無關,都是假的!你要快快從夢境中醒來!不要深陷其中!否則你會沒命的!”

水月感覺腳下的冰在開裂,芷汀蘭的容貌愈加模糊,她聽到芷汀蘭最後對她喊道:“記住!永遠不要愛上J•鬼覺的……”水月還沒聽清芷汀蘭後面的話,腳下的冰就迅速開裂,自己掉了進去。

幻境之外,簡站在隱霧森林之外,他看了看手錶,水月進去已經很久了。

他心裏隱隱約約感到不詳,他抬頭望瞭望隱霧森林的上空,發現隱霧森林深處噴出的蒸騰而上的霧氣將天空染成了紫色。

“不好!水月有難!”他感應到了隱霧森林里出現了不明靈力源。

“又有人進去了!”他揮手,他身旁出現了一個同他一模一樣的人,保持着剛才他的姿勢。

簡於是迅速離開,向他感應到的隱霧森林出現的不明靈力源的方向快速移動。

(下一章碼好后我會把鏈接放在這裏,求支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