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

作者:李恩揮

早上我收到了一封信,信封里裝了幾張紙和一疊照片,奇怪的是,這封信沒有郵票和地址,是我起床時在門縫底下發現的。我泡了一杯茶,準備仔細的研究一下這封信的內容,要知道在這個年代,很少能收到這樣紙質的東西了。

今天難得的好天氣,我坐在書桌前,慢慢開始讀這封信,漸漸的,我的喉嚨開始發癢,額頭開始冒汗,呼吸急促,瞳孔放大,汗毛戰慄。

……

莫醫生,您好:

對於您來說,我是一個陌生人,這樣冒昧的給您寫信實在抱歉。但是由於這封信情況特殊,請您原諒我無法暴露自己的身份和住址。您是遠近聞名的心理醫生,對於您來說,任何心理方面的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作為您的忠實粉絲,我在這裡有一個不情之請,望海涵。

莫醫生,在這裏我先向您簡單的介紹一下我的狀況。我是一個孤兒,十五歲輟學外出打工,在一個酒店廚房當學徒。我的師傅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廚藝很好,長的也很漂亮,不過她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習慣,每天總是穿着一雙很高的高跟鞋,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總是這樣,我感覺即使是睡覺的時候她也不會把鞋脫掉,就是這麼喜歡。

在這裏工作了一年左右,我發現自己已經愛上了這個女人,她大我十五歲,但是這並不影響我對她的感情。她並不知道,在這個期間,我每天下班后都會偷偷跟着她,一直默默的送她回到家裡。

她家住在老式居民區的一棟很陳舊的房子里,這棟房子背後是一片未開發的荒地,矮矮的長着許多雜草。她住在一樓,一樓的牆上有一個拇指大小的洞,從那個洞里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卧室。說道這裏請莫醫生不要覺得我很變態,我從來沒有對師傅有過任何的非分之想,我只是單純的愛着她,希望可以照顧她保護她。

言歸正傳,每天她回到家裡之後,我都會繞道房子背後從那個洞里觀察她,直到她靜靜的睡去我才會離開。這個期間我發現,她每天睡覺的時候真的不脫腳上的高跟鞋,除此之外,身上一絲不掛,我並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但她總是讓我沉醉,難以自拔。

我每天去上班的時候需要經過一個很窄的衚衕,衚衕兩邊是即將要拆遷的房子,一直沒有人居住。有一天我上班從那裡經過,看見她和一個上了歲數的男人在衚衕口接吻,我藏了起來,仔細的觀察着那個男人。他一口黃牙,把舌頭伸進她的嘴裏,讓我感覺到無比噁心,心裏隱隱作痛。

莫醫生,您應該可以理解這種痛苦的感覺吧,那時我只有十七歲,心智發育還不是很成熟,我很難接受現實,又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這個年紀在酒店當學徒哪能交到朋友。

之後那些瑣碎的事情就不和您說了,有一天下班,師傅和那個男人一起回到了師傅的住所,我趴在房子後面的洞口親眼監視着他們的一舉一動。我發現了師傅的一個秘密,她的兩條小腿其實是假肢,假肢連接着高跟鞋是一體的。他們開始做愛,那個男人力氣大,性子急,他弄掉了師傅的假肢……再後來他們就吵了起來,我看見那個男人雙手掐住師傅的脖子,師傅滿臉通紅,喘不過氣來。

師傅死了,是被那個男人殺死的,從那天開始,我有了新的目標——跟蹤那個男人。

我並沒有選擇換一份工作,因為這裡有她的氣息,偶爾我還能看見她的身影。那個男人住在市中心的一套公寓里,那裡的樓房沒有洞,安保措施也做的非常好,我每天只能跟蹤他到小區門口,反覆如此,可能您覺得我很荒謬,但我自己卻樂此不疲。

整整一年,我了解了這個男人幾乎所有的作息時間和人際圈子。他有一個情人,是在他殺害師傅之後兩個月找到的,在我看來這個女人和師傅的死也不無關係。我不相信他殺害師傅僅僅是因為師傅是個殘疾人。

某一天晚上,我跟蹤他來到一家酒館,他喝了很多酒,從酒館里出來的時候身體很重,搖搖晃晃的。我一直跟在他身後,手上握着一把長長的匕首,我不敢殺人,只是為了防止他發現我之後攻擊我。莫醫生,請您務必相信,我從來沒有想要殺他的念頭。

他要過馬路,喝醉之後的他似乎什麼都看不清楚,被右邊開過來的卡車撞出去十多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再也沒有起來。其實我知道,撞死他的那個卡車司機是他情人的男友。從那天開始,我調整了目標,開始跟蹤那個卡車司機。

莫醫生,我想您現在應該已經了解我的病因了,我每天除了上班之外,剩餘的時間全部在跟蹤別人,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很享受這樣的感覺。這些年我生命中全部的快樂都來自於此,或許只有您可以把我從這樣的現狀中解救出來,謝謝您,我繼續說下去。

那個卡車司機條件不錯,住在城郊的一套兩層洋樓里,他每天晚上回到家裡都會和自己的女友吵架,當然,主要原因是那個男人被他撞死了。這個司機的愛好很墮落,抽煙、喝酒甚至賭博,不過這些都沒有太過影響到他,他總是有所收斂,在我的觀察中,他最喜歡做的事情其實是性虐。

我能理解他的女友為什麼會愛上別的男人,每天晚上我都會偷偷跑到他們家樓頂,用繩子綁住自己,然後從樓頂掉下來透過窗戶上的玻璃觀察。這個司機每天的花樣都不同,在我眼裡如同欣賞大戲一樣格外精彩。

後來這個司機死了,是被他女友毒死的,我看見過無數次他女友的裸體,到處都是傷痕,被燒傷、被划傷、被東西擊打的瘀傷等等。我看見他女友在他回家之前把一些瓶裝的液體倒進飲水機,他回到家喝了飲水機里的水,不到二十分鐘就倒在地上不動了……

或許您覺得我太過啰嗦,但是請您耐心的聽我講完,我的這些經歷應該可以幫助您為我治療,在這裏我深表謝意。

那個司機死了之後,我就開始跟蹤他的女友,這個女人的眼睛很大,很漂亮,走在大街上總是很吸引眼球,她處理了司機的財產,自己在市區租了一套房子。有一天我在上班的時候,她來到了我們酒店,帶着一個男人,一個很英俊的男人。我跟蹤他們到了一個房間門口,他們在門口親熱了一會兒就走進了房間,我沒有跟上去偷聽,我還不想丟掉我的工作,在這個方面我是很理智的。

從那天開始,這個女人就開始和這個男人約會,我跟蹤他們去了很多地方,知道了這個男人的住所,了解他們每天的日程安排。他們每周都會在這個男人的家裡做愛,並且花樣繁多。不過好景不長,這位男士已經結婚了,這個女人充當的只是小三的角色。

莫醫生,看到這裏我想您應該已經知道後面的結局了。這個男人一直瞞着那個女人,後來女人懷孕了,她威脅男人要求拿到一百萬的賠償金,否則就將兩個人的事情公之於眾。很顯然,這個女人沒有活下去的機會,男人在家裡用繩子套住女人的脖子,繩子在她的脖子上纏了一圈又一圈……

莫醫生,或許您會感覺到很震驚,說實話,最初當我得知我跟蹤的這位男士是一名心理醫生的時候,我也很震驚,不過也很驚喜,我相信這位心理醫生一定可以治好我偏愛跟蹤的癖好的。

其實對我的治療很簡單,我發現每當我跟蹤的人死去之後,我都會找到將他們殺害的兇手繼續跟蹤。可是,如果我跟蹤的人死了,而殺害他本人的是他自己或者是我的話,我的這個怪癖就可以醫治了吧。

感謝您在百忙之中讀我的信件,謝謝您的治療。

此致

敬禮

一位煩惱的陌生人

……

我感覺到自己頭皮發麻,雙手不知所措,慌張之餘我看到了那些照片。第一張照片上是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她穿着高跟鞋和白色大褂,帶着一頂很高的廚師帽在後廚切菜;第二張是一位中年男子,西裝革履的站在高檔小區門口抽煙;第三張是一位卡車司機,照片上的他正一臉怒火的在車裡打着電話;第四張是一個年輕女人,對我來說很熟悉的一個年輕女人……

我翻過第四張照片,看見了最後一張。照片上一個男子正坐在書桌前,喝着茶讀着信,桌上信封的旁邊還放着幾張照片,很顯然,照片上的那個男人就是我。

等等!這!這張照片是在哪裡拍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