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句情話去旅行

-1-

“叮鈴……鈴……”

清晨六點鐘,一陣鬧鈴聲從粉色手機殼中傳出,像忠誠守衛一般準時驚醒了正與周公對弈的林佳音。

林佳音閉着眼睛,左手習慣性往下一拍,鬧鐘聲戛然而止,然後勉強抬起頭,眯着惺忪的睡眼左右看了一下,輕舒了一口氣,又昏昏沉沉地躺下。

如果此刻問她此生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她一定會用實際行動證明,那就是靜靜地躺一會,哪怕只有一分鐘。

林佳音來到拉薩之後一直保持着早起的習慣,只是昨天晚上睡的實在是太晚了。同宿舍那個志同道合的室友今天離開,所以昨晚和她徹夜長談,直到凌晨時候才堪堪睡去。

六點半,拉薩的天空還沒大亮,昏暗的樣子像是一片被虛空巨獸吞食了幾乎所有光芒的真空地帶,只有在巨獸那一張一合的唇齒之間漏着微光,讓人能依稀前行。

在林佳音失戀那一個月里,她拚命的用粗暴的健身折磨自己,卻意外地讓自己塑造了一副勻稱緊緻的好形體,並且將之養成習慣堅持了下來。

一個月前,林佳音徒搭川藏線來到了心中無數次期盼過的神聖之城——拉薩。然而在這高海拔地區,她卻有輕微的高原反應,不能做劇烈運動,所以只能像往常一樣做一些適應性鍛煉,好讓自己更快適應這個高海拔氣候。

簡單的鍛煉之後,林佳音會去大昭寺,和那些有信仰的人一起瞻仰、膜拜,以誦經的箴言作為清晨的必修課。

林佳音很喜歡大昭寺附近的環境,所以她住的青旅就在附近,這樣每天早晚都可以來大昭寺待上一會,好讓自己處於塵世喧囂的心可以隨着轉經之聲慢慢沉寂,在內心深處尋得一片凈土,來獲得深層次的安寧。

-2-

天逐漸變亮,遠方的魚肚白開始變幻出日出時該有的橘紅色,一點點的變紅,直到金燦燦。此刻沐浴在一片金光中的大昭寺,更顯莊嚴和神聖,那被誦經的箴言籠罩下的人們,彷彿心中所有的執念都在此刻被感化,然後一點點解脫直到消於無形。

林佳音開始隨着轉經的人一起順時針繞行大昭寺,每當這個時候內心都會特別平靜,讓她可以思考過往的種種因果得失,對接下來的人生意義更加清晰,也能更好的面對命運,珍惜當下的每一天。

林佳音甩了甩頭,睡眠不足的后遺症發作,頭有些微疼,不過,她覺得很值得。緣分這東西本就虛無飄渺,世界之大,能遇到志趣相投的人很不容易。雖然和室友一起玩了幾天,但那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可不是能在短時間里消除的。

人生就是這樣,有些人一直陪伴左右,可我們就是沒有任何感覺,無論多努力去嘗試都不會喜歡。有些人偶然路過,我們就相見恨晚,恨不得這餘生都要在一起。而這些人唯一的相同之處在於,早晚有一天我們都將分離。

到那時候,有可能我們會是依依不舍的大哭一場,有可能是暗自慶幸的快速逃離,但時間總會給我們答案,那些逝去的東西有些因為幸福能記一輩子,有些只是短暫的路過,來時華麗,去時悄無聲息。

最後,能留下的都會深深的刻在腦子里,然後變成回憶。有些努力記起,有些努力忘記。

林佳音並沒有去送室友,因為昨晚的徹夜長談就是送別,因為她從來不送人,尤其是好朋友,因為有一種深厚的感情叫離別時的肝腸寸斷、悲痛欲絕。

-3-

林佳音結束轉經之後找了一家甜茶館,一小壺甜茶,一碗藏面,吃的很舒服。來到拉薩,林佳音不可遏制的愛上了很多東西。甜茶,每天都要喝上一壺;措姆涼粉,隔三差五都要去排一次隊。

吃完早飯,林佳音看看時間,約的十點半的義工面試現在還早,於是一路向南溜達着前進。她很喜歡拉薩,已經在這裏待了一個多月卻一點都不想離開,於是在深思熟慮之後,決定找個義工做。

仙足島,拉薩高檔的生態住宅區,環境優雅,交通方便。林佳音要找的義工工作就在這裏,往裡走了沒多遠就找到了這家青旅。

“清心小築”招牌不大,清水牆上粉刷了一塊白色底板,墨綠色的字體甚是好看。周圍牆壁被爬山虎遮蓋在綠色世界當中,在晚夏季節里,散發著木系的清涼和舒爽。

林佳音收拾一下心情,抬腳走了進去。院子不是特別大,被通向里側屋門的碎石路四六分割成兩個區域。左側種着說不出名字的樹木,樹周圍放了幾排木架,上面擺滿了鮮花,中間有一座涼亭,放着一個石桌。右側是個小菜園,還有一小片一小片的格桑花,開的很盛。

很早以前,林佳音就希望能生活在這種滿院子樹木花草的地方,可畢業之後被生活所迫,不得不與鋼筋混凝土為伍,關於旅行的夢想和這個願望一直被擱淺,如今旅行了這麼多地方,也逐漸愛上了這種青旅文化。

很想要在一個開滿鮮花的安靜之地建一座喜歡的青旅,接待全世界的朋友,寫每一個有趣的故事和人。

-4-

“你好!”

正在林佳音發獃期間,一位抱着床單被罩的姑娘走了出來,朝着她打招呼,模樣清純可愛又可親。

“你好!”林佳音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姑娘,她留着齊耳短髮,五官精緻,除了皮膚有些黑之外,看上去很可愛,笑起來有兩個淺酒窩,像是失散多年的閨蜜一般惹人親近。“請問,老闆在不在?我來面試義工!”

“我就是!”

“啊?你?”林佳音看着姑娘竟然有些發愣,她看起來最多和自己一樣大,又不像是歷經滄桑的樣子,說是青旅老闆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對呀!”姑娘又重複了一聲,“我就是青旅老闆,我叫方晴,你可以叫我小方或者小晴!”

“我叫林佳音!我是來面試義工的!”

“哦哦,我記得你!”方晴淺笑一聲,將床單被罩放到晾衣繩上,看了看手錶,“早來了半小時!我還沒有忙完,稍等我一下!”

“我來幫你吧!”林佳音快步走上去,不知道為什麼,看着方晴就很想跟她做朋友。所以,這義工要爭取下來。

“其實,義工每天任務很簡單,只是早起收拾屋子,換洗床單被罩,有人來了幫忙安排住宿等。上午三個小時,下午和晚上三個小時,其餘時間都是自由的。而我給你提供的是免費住宿,當然可以一起做吃飯,我廚藝可是很好的,不過,我也很樂意嘗試你的手藝!”

林佳音聽着方晴的話,感覺條件還不錯,時間也自由,接受起來應該沒有問題。而且有一個免費的落腳地點,還能做自己想吃的東西,已經是再好不過了。更重要的是,她想和方晴做朋友,想了解這個親愛的姑娘,林佳音想象着她一定是個有故事的女同學。

“沒問題!完全沒有!”林佳音一臉興奮的看着方晴,那樣子像極了單身三十年終於找到了男朋友一般。

“那你可以搬過來住了!”方晴看着興奮的林佳音,感覺這個女生挺可愛,伸手捏了一下她嬰兒肥的臉,“東西多不多?在哪裡住?用不用我幫忙?”

“不遠不遠,在大昭寺那邊,東西也不多,就一個背包!”

-5-

夜晚的天空深邃、明亮。

涼亭之下,方晴、林佳音和兩個新來的小夥伴一起煮茶、聊天。

不同的人,新奇的故事,在觸手可及的星空下鋪陳開來……


上一章:《木兮天堂》第九章 謝謝你,我願意!

下一章:我想要的廈門,有你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