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

【連載】《荷爾蒙愛情》(110)第二十章 浪淘沙(五)

“最看不上你這點!拿的人骨頭不疼肉疼,深更半夜表忠心給誰看呢?”

“給你看!”

“什麼意思?又想反覆?”

龍海潮搖搖頭。

兩個人悶頭吃飯,齊飛忍不住又問:“你也會對劉毅這樣么?”

“不罵他就不錯了。”

想了一下說:“又有事求你了。”

“還像上次的事兒嗎?”

“對,早上剛聽說的。”

“那你希望我怎麼做?”

“這一次真得給她點兒教訓,我希望你能讓她明白她在做多麼危險的事。這件事——”

齊飛吃完了飯:“你放心吧,我親自去辦,替我妹夫還你個人情。”

“咱們倆的人情哪兒是那麼容易算清楚的!”

齊飛已經站起身往外走,聞言又停住了,非常鄭重的說:“你這種說話的腔調我特別不喜歡!這招用一次就行了,別老噁心我了!”

“只要好使,多用幾次有什麼關係?要不你做個心理測試,你老能聽出弦外之音是不是你的取向有問題?”

……

龍海潮到公司,小孫彙報說昨天晚上董事長在辦公室住的。

算一下時間,父親來是在十二點后,因為看到劉毅發過來的視頻,輾轉反側十二點才離開辦公室。

“吃飯了么?”

“沒吃!”

心裏一聲長嘆。

龍海潮神色不快,閉上眼睛身體向椅子後背靠去。小孫放下咖啡關好了門。

命運的每一個安排都有深意。昨天夜裡,如果不是顧忌未來的弟妹在那裡留宿,他一定會去敲小魚兒的門。

幸好齊心在陪江小魚,又碰到了齊飛。今天一早,現實又將他的美夢碎成了齏粉,這些混亂的人生,一眼也不要讓她看到!

齊飛一大早先到隊里做了工作安排,接着詢問昨天是誰端的,說是下面一個分局的派出所接到的舉報,抓到的人太多,現在緝毒大隊的人也過去了。

齊飛很快找到了龍海妮,已經是老相識了,居然對他嫣然一笑。

五顏六色的發梢,胸口半永久的紋身,鬆鬆垮垮的衣服。

齊飛皺着眉頭,找到她之前已經詳細看了尿檢記錄、有無吸毒史等相關情況,按照規定,像她這樣不滿18歲的人群,可以從輕處罰。

確定面前的人是龍海妮無疑,齊飛對身邊的人點了點頭,年輕幹警在相關手續上籤了字,兩個人帶着龍海妮出了門,她倒乖巧,安安靜靜的跟在後面。

到了警車跟前,龍海妮停住了腳步,沒有人來接她,眼神里掩飾不住的失望。

“謝了!”轉身要走。

年輕幹警一伸手就把她摁住了:“往哪兒走?你這種情況要送去強制戒毒!”

“我沒碰那東西!你放開我!”

掙扎無效,直接被推搡着上了警車,一路警笛大作。

齊飛坐在前面皺着眉頭,龍海妮大聲問:“龍海潮又派你來收拾我啊,這次你準備關我多少天?我查資料了,你上次的行為是徇私枉法,我能告你。”

“讓她閉嘴!”

身旁的年輕幹警拿起了一塊臟兮兮的抹布,行動比呵斥有效。

第一站,平安SY宣傳教育基地,下車之前,年輕的幹警笑嘻嘻地說:“安靜點兒!對你有好處。”

龍海妮不說話,心裏暗想:這人來人往的地方,我一會兒就大喊大叫。

進了門才知道打錯了算盤,這免費對市民開放可以預約参觀的地方,今天格外的人丁寥落,壓根兒就沒幾個人。

三個人腳步很快,略過了消防安全、交通安全、公共安全的展示單元,停在了禁毒單元。

龍海妮淡淡冷笑。

沒人帶她参觀,也沒人給她講解。齊飛冷冷地站在一旁,年輕幹警帶着她停在了一台設備面前。

推搡着她擺正位置,又用手捏着她的下頜,面朝一個特定的方向。

很快,畫面上有了動態的影像。龍海妮的圖像變換,显示着吸毒時間。隨着時間延長,一個滿臉膠原蛋白的少女,十年之內已經老態龍鍾,臉上還有很多狀態可疑的巨大面皰,畫面太恐怖,龍海妮想逃,卻被死死按在那個位置上,連轉頭都不可以。

她知道今天沒有人會對她客氣,不再掙扎,年輕幹警鬆了手,卻沒有一點離開的意思,逼着她直視那不堪的畫面。

彷彿能聽到秒針的滴答,也不知煎熬了多久,眼淚終於不爭氣掉了下來。

身後響起齊飛冷冷的聲音:“恭喜你,想作死找到了最骯髒齷齪的死法!下一站!”

下一站是強制戒毒所,年青幹警依然跟着她,剛剛看到的是虛擬的影像,現在看到的是實實在在的煉獄人生。

那些形容枯槁的臉、異於常人的癲狂狀態、毒癮發作之後的痛苦掙扎、自殘,宛如到了十八層地獄。

再次站到陽光之下,她看到了齊飛的背影,在一棵樹的濃蔭里,聽到他們出來,轉過身沖她身後的人揮揮手,直接上車。

走到警車旁,年輕幹警將她隨身的東西還給她,隨即上車絕塵而去。

她緩緩向外走,今天是戒毒所的探視時間,那些吸毒人員的父母家人有的正向里走,有的正離開。

零零碎碎的話語劃過耳邊,只聽到絕望。

有出租車按喇叭,她也渾然不覺,仍然失魂落魄地向外走,直到看到那個人。

眼淚不爭氣趕緊咽回去,他彷彿遠在天邊,每到這樣的時候又好像從天而降。

龍海潮轉過身,幾步路,站在了龍海妮的對面,那女孩子倔強的咬着唇角,只看了龍海潮一眼,眼睛就轉向了別處。

無法割斷的血緣,近距離看,跟龍海媛竟然有七分像,跟龍海潮,也有一半近似。

“用傷害自己的方式,獲取想要的關注,不是最愚蠢的辦法么?”

“用攻擊對方的方式,表達你心裏的愛,得到過多少回應?”

“你到底想要什麼?把龍氏集團據為己有嗎?讓那個礙眼的原配,帶着她的兒子女兒滾蛋?把辛苦半生的積蓄,都讓給你們,你覺得現實可行嗎?”

“我沒有,從來也沒有想要你的龍氏集團!”

“龍家的家風和別的富豪人家不同,龍海媛畢業,能夠掙到薪水那一天開始,沒有要過家裡一分錢。我在龍氏集團,按照公司業績領取薪水,做得好,董事會有獎。第一年躋身富豪榜獎勵給我的車子也不過六百萬,你憑什麼一成人就要一輛超跑?!”

“恨和怨,只有你才有嗎?”

龍海妮咬着嘴唇,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卻倔強的不肯滴落下來。

“我們之間有割不斷的血緣,我再怎麼想忽視,也知道你們的存在。今天的事,我當做你沒有思慮周全。”

“我知道你不是個壞孩子,你所做的一切,不過是想贏得更多的關注,你不甘心自己在這個家庭當中的地位。不過海妮,”龍海妮抬頭看着他,他的語調溫柔,和剛才彷彿換了一個人。

這個從來不認她是妹妹的同父異母的哥哥,一直是她心目當中一個特別的存在,她可以對父親撒嬌撒潑,但是對着這個哥哥即使表面囂張,實際上心裏面噤若寒蟬。

現在,這個哥哥忽然又從犀利變得溫柔了:“我們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在什麼樣的環境長大,其實是身不由己。若由得我們自己選,你和我,都未必願意投身在這樣的家庭。可是現在,我們又不得不負擔起自己應該負的責任。我在這邊是長子,你在那邊是長女。我已成年,你也即將成年,此時的你,不能再是任性的孩子了。就算不能為父母分憂,也不應該再讓他們操心了。你想要的東西,用正常的途徑表達出來,告訴父親,你需要關注,你需要愛,你覺得委屈。不要用針鋒相對的方式,不要用傷害自己的方式來表達。”

龍海妮看着他,眼角的淚,終於掉了下來。

“我們之間,雖然不是可以經常見面談天說地的關係,但是將來,你們若有了什麼事情,我是絕對不能不管的!可是我要管的,不是今天這一類事情。”

“既然今天見了面,我告訴你一個體面的做龍家小姐方式。我和龍海媛在上學的時候沒用父母操過什麼心,你看海媛就知道了。我不要求你像她一樣,成為著名商學院的優秀畢業生。但你至少,要上一個重本吧?!接下來的這一年多時間,看看你有沒有恆心和毅力,做一個體面的大家閨秀。記得,體面不是別人給的,是自己掙的!”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

“這些事,是我不得不面對的。”

“那你跟我說這些事,是出於道義,不是出於感情。”

“確實不是出於感情。”

“那你跟我說這些幹嘛?你是誰?你是我哥哥嗎?”

龍海妮盯着龍海潮,看到他臉上毫無表情,她心裏想,你終究還是不認我,跟我說這麼多廢話干什麼?

“你若有勇氣,不妨叫一聲試試看!”龍海潮的回答也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之外。

“哥!”她猶豫了一下,可是這一聲哥,叫得很堅定。

這一聲哥,叫得龍海潮心裏一動,若應了,就等於承認這是自己的妹妹了。若不應,幹嘛要對她說這一番話呢?就算她成了不良少女,又跟自己何干呢,人生的路不都是自己走的嗎?一個人自甘墮落,有必要去拉她一下嗎?可是不行,她身上,終究流着一半和自己一樣的血液。

而且,父親老了。

面對這樣的事情,竟然無能為力只能選擇逃避。而他,已經是這個家庭的頂樑柱了,長兄如父。

“嗯!”這一聲輕輕的應答,架起了一座橋樑,同父異母的兄妹,當然也有親情在。


連載【荷爾蒙愛情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