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趙曉璃

寫在前面的話:

這兩集的《歡樂頌》漸漸露出了現實中不那麼歡樂與可愛的一面,比如苦情的樊勝美。

要知道,樊勝美自始至終對自己的虛榮並沒有一星半點的隱瞞,包括對王柏川。

一開始對於王柏川的追求,樊勝美就給予十分明確的拒絕,甚至不想要他的幫助;可王柏川呢,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訴我們的小美,他會努力給她依靠給她快樂給她一個家,樊勝美被感動得不行,答應了王柏川的表白。

第二季,王柏川媽媽找過樊勝美,樊勝美也認為自己不該拖累他,但王柏川呢,依舊不放棄,樊勝美再次被愛情打動。

可如今,兩個人的關係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樊勝美被王柏川當作空氣一般無視,突然被像對待垃圾般嫌棄,甚至還毫無緣由的失聯,主動斷絕任何可能有效的溝通,在不主動與對方說話這點上異常執着,等等。

有人說,女生最擅長說分手,但別忘了,男生最擅長逼女生說分手。

一、什麼是冷暴力?

情侶間的吵架似乎不足為奇,經常模式是,兩人吵架之後互不理睬,然後有一方示弱道歉才能雨過天晴。

可是有一種冷暴力,讓兩人關係直至冰點,這個時候的男人不再像以前那樣哄女人,甚至一度漠視對方的存在,這個時候的女人會手足無措,情急之下不免質問對方,然而對方異常冷靜,連吵架都吵不起來。

這種感覺,就像你對着空氣打了一拳,有力氣卻沒處使,有怨氣也無處撒。

如果出現以下情況,小心,你可能遭遇到了“冷暴力”。

1、他突然很忙,甚至開始失聯

當你沉浸在熱烈的喜悅中或者遇到事情想要尋求他的支持與幫助時,他的回復通常是“我很忙”。

於是你開始克制自己減少聯繫頻率,然而對方卻不太理你,偶爾也會給你發發短信打打電話,只可惜,語氣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不再帶有任何感情色彩,由之前的情感流露“我到家了哦,想死你了”變成了簡單的事實陳述“我到家了”,可謂“惜墨如金”,與此同時,你們的接觸時間越來越少。

有一個片段就是這樣的,當時樊勝美被家裡的事情攪得心煩意亂,她異常渴望此時的王柏川能幫她想想辦法,而此時的王柏川正在陪客戶喝酒唱KTV,那句歌詞“也該放手了”或許是他內心壓抑的真實想法,樊勝美在一直等着他給她回復,王柏川應酬完客戶來到車裡,以一個第三者的語氣告訴樊勝美,他喝趴下了不省人事,發完這段消息后,王柏川就直接關機了,玩起了“失聯遊戲”,這無異於把樊勝美扔進無盡的黑夜裡,任由她痛苦絕望。


還有一個橋段,那就是本來王柏川想接樊勝美下班的,後來和曲筱綃約好見客戶,於是他開始打算給小美髮微信解釋下,可後來想想,又把微信刪除了,此時的小美,正空落落地逛街,一直等待王柏川的消息,卻什麼也沒有等到。


2、你開始質疑,卻又舍不得分手

樊勝美隱隱約約感覺,王柏川沒有以前那樣在乎自己了。

這段期間的樊勝美內心非常痛苦,但畢竟樊勝美不再是小姑娘了,儘管她的內心波濤洶湧,但表面上依然強裝雲淡風輕。

她繼續觀望,在對方沒有說出來什麼的時候,又舍不得分手,畢竟她在這段感情中,對王柏川寄予了無限的期望。

有人會說,樊勝美怎麼這麼自私虛榮呢?事實上,她從一開始就是這樣的,一直沒有變過。


想想當初王柏川是怎麼承諾的?又是如何打動小美的呢?

很多人都會對王柏川的努力和辛苦選擇性失明,忘記了當初王柏川的承諾,那段沒說出口的話彷彿是:“我已經很努力,你就別要求這麼高了,我是不可能做到的,你要學會理解。我已經很忙很累了,你就不要來煩我了。”

然而問題在於,當時是誰死皮賴臉又是承諾又是發誓打動小美的?如今小美還是那個小美,卻反而落了個一身的不是。

3、當你相信愛情失而復得,更傷人的還在後面

後來邱瑩瑩組局,希望能緩和他們的關係,王柏川再次向樊勝美道歉,這段關係真的能重歸於好嗎?

觀眾們希望愛情能夠改變樊勝美身上的自私虛榮,王柏川也堅信自己能改變樊勝美,但事實卻讓這些滿懷期待的人失望了,人們並沒有看到樊勝美的改變,於是有人說樊勝美錯了,不識好歹咎由自取,不配愛情,於是到頭來,錯的都是樊勝美。

要說樊勝美錯了嗎?

她是錯了。

在我看來,她就是錯在不夠狠心。

曲筱綃一直就是率性而為,你看不慣但就是干不掉;而樊勝美卻在關鍵時刻心軟了,她完全可以繼續守住自己的物質原則——沒有房子就不談戀愛,這個原則,請問誰能說就是錯的呢?

問題就在於,一開始樊勝美死撐自己的原則,但後來因為王柏川的強烈攻勢,她淪陷了,淪陷到一度忘掉了自己骨子里的功利與虛榮,甚至差一點就相信了愛情。

在關係的最初,樊勝美大可以對王柏川不理不睬,她可以繼續照顧好自己,直到王柏川有了物質基礎再答應對方的追求,把“物質女”貫徹到底,就不用面臨今天凌駕於道德之上的評判了。

因為本來樊勝美要的,就不是愛情;而王柏川所能給到的,並不是她想要的。

二、為什麼男人喜歡用“冷暴力”?

普遍說來,男人在愛情中要比女人現實的多。

男人想要完成繁衍後代的家族使命,必須借用女人之力,於是在他們的頭腦中,存在這麼一個邏輯順序:如果對方是一個不那麼令自己滿意的女人,那就先用着;等到後面有合適的,再去考慮如何擺脫這段舊愛。

前面是核心問題,後面只是技術問題。

王柏川對樊勝美的追求,未必是出於真愛,從心理學角度來說,很可能是“未完成事件”的心理因素在作祟。

“未完成事件”這個詞語來源於20世紀初誕生於德國的完形心理學(也稱格式塔心理學),這個學派衍生的格式塔療法強調此時此刻,強調充分學習、認識、感受現在這一刻。

比如在劇中,王柏川在上學時代就暗戀樊勝美,但顯然當時的樊勝美並不把他放在眼裡。

你會發現後來王柏川再次追求樊勝美的時候,多少是帶着這一絲“初戀情結”的。

為什麼人們對初戀會戀戀不忘?

簡單來說,就是因為“未完成事件”作祟。

在這段未完成事件里,當事人會在內心強化這種遺憾與失落,他放不下的才不是對方的人,而是在這段事件里,自己投入的時間、精力和情感。

親密關係的本質說起來有些讓人絕望,那就是,在關係中,人們戀戀不忘的根本不是對方這個人,而是自己在這段關係中的投入,所以電影《致青春》里的那句話就藏着這層意思:“我們都該慚愧,我們都愛自己勝過愛愛情。”

當你明白了這一點后,你發現王柏川的“冷暴力”就有了合理的解釋。

這個解釋就是,其實,王柏川並不是真的愛樊勝美,他愛的是他自己,他根本就不愛這個真實的、自私虛榮的樊勝美。

所以,樊勝美對於王柏川而言,並不具備“真愛屬性”。


我們把安迪的這番話反過來看,王柏川為什麼不能接受樊勝美的物質與虛榮呢?可能答案如出一轍,那就是,兩個人並沒有真正愛上對方~

有人就對男女關係進行了如下的排列組合,頗有些意味:

第一類,對你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真誠地呵護你,和你進行長期規劃,對你負責任。

說明你之於他是“繁殖屬性+真愛屬性”。

比如安迪之於包奕凡。

第二類,和你是靈魂伴侶、最好的朋友,卻並不打算找你做女朋友。

說明你至於他具備“真愛屬性”,卻不具備“繁殖屬性”。

比如安迪之於老譚。

第三類,願意和你在一起,但心不在焉/不關注你/懶得費心滿足你/在外沾花惹草

說明你之於他只具備“繁殖屬性”,不具備“真愛屬性”。

比如樊勝美之於王柏川,邱瑩瑩之於應勤。

第四類,根本不想和你有任何深度關係。

說明你之於他既不具備“繁殖屬性”也不具備“真愛屬性”。

而絕大多數冷暴力,說白了,都是出自第三類關係。

如果他對你有感情但沒到真愛的程度,會出現“輕度冷暴力”;如果他對你沒有感情,會出現“重度冷暴力”。

三、降格以求,也許是放棄自我

想要遇到你的Mr Right,就要學會綻放真實的自我。

什麼是真實的自我?

比如樊勝美就很真實,她一如既往地虛偽自私,但又不夠徹底,內心藏着不忍與善意,所以她會有些壞,但壞的沒那麼徹底。

她會繼續她的高標準,因為按照樊勝美的心氣,寧願含着眼淚轉身而去也不要委曲求全降格以求。

放心,這樣的樊勝美,遲早會遇到真正懂她憐惜她的那個人。

倒是那個邱瑩瑩,恐怕在現實中是最慘的那個。

當應勤發現邱瑩瑩不是處女,邱瑩瑩開始自責,在愛情中,因為第一次遇人不淑,邱瑩瑩就把自己的擇偶標準一降再降。

她的擇偶觀變得異常現實而無奈,不敢有所要求,只要對方能夠看起來可靠老實就可以,但最後,她遇到了看似老實可靠的應勤,照樣被嫌棄。

邱瑩瑩的妥協到後來讓人實在不忍看下去了。

應勤果斷甩了她,很快另結新歡,邱瑩瑩一直愧疚不已,還警告安迪“要嫁就嫁第一個男人”,包奕凡在一旁直搖頭,趕緊拉着安迪遠離這位“祥林嫂”似的邱瑩瑩。

愛情本來就是兩情相悅,當你降格以求試圖貪圖一段安穩的關係,而這段關係缺乏“真愛屬性”的話,抱歉,現實只會給你一記響亮的耳光。


作者簡介:趙曉璃,資深職業生涯規劃師,職場女性作家。著有《“怕麻煩”才是你最大的障礙》、《請停止無效的努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