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已傷,愛無恙

曾經你說:“愛上你,真的很幸福。就像現在,從身後擁着你,埋首青絲中,滿懷女兒香,是我想要的簡單的,真實的幸福。”

曾經你說:“喜歡看你給我寫的文字,字里行間都是愛意。我一定會好好珍藏。等我們老了,一起坐在搖椅上,慢慢看。”

曾經你還說:“你喜歡巴黎,等十一國慶長假就帶你走遍巴黎。看看埃菲爾鐵塔,轉轉巴黎聖母院,在塞納河畔走一走……”

……

你說的那些山盟海誓,我都還記得。只是你已經都忘記了吧?像風掃落恭弘=叶 恭弘般,一卷而空。

現在的你,已經是使君有婦。你是否也跟她說著類似的情話?許着同樣的諾言?而我依舊孑然一身,一簾相思,無處傾訴。

聽說你們有了寶寶,你馬上要當爸爸了,你應該很激動很開心吧?閉上眼睛,我都能想象出你笑起來的樣子。

我是應該替你高興的,可為什麼我的心裏那麼難過。天空是透明傷感的藍,一整片。我站在太陽底下,刺眼的陽光讓我睜不開眼睛。風吹落了瓣瓣花蕾,風乾了我眼角的淚痕,卻帶不走埋藏在我心底的愛和傷。

深夜,我坐在檯燈前寫字,撕了一張又一張,依舊寫不出喜歡的文字。從你離開以後,筆尖乾涸,難寫情深。原來我所有的才情都是你賦予的,你是我寫作的靈感和源泉。曾經在愛情的一襲華衣下,它們熠熠生輝。如今褪去華麗,黯淡無光,只剩下粗糙和不堪。

走的時候,你帶走了那本日記。那是我兩年多的青春和回憶。我命名為《我的青春,以你為名》。是關於你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你知道我是一個懷舊的人,所以你連讓我回憶的資格都要剝奪去了么?我是該責怪你的殘酷無情,還是感激你的用心良苦?

放了一首輕音樂,是你我共同喜歡的曲子,舒緩自然的節奏,就像我靜靜流淌的心事。昏黃溫暖的燈光,讓人恍惚迷離,斑駁的往事鋪天蓋地,席捲而來,一絲一縷交織在心頭。

你說要帶我去吃的那家新餐廳,我已經去吃過了,的確是符合我的口味。你說每年要帶我共赴花海,我每年都會一個人去賞看。你說等有了《速度與激情8》,一定帶我去看,上周我也已經去影院看過了。

去那家餐廳吃飯的時候,我在對面擺上了你的碗筷。去看花的時候,我撿了一支,自己插在發間。去看電影的時候,我買了兩張票,讓旁邊的位置空着。我用這些行為來告訴自己,你沒有食言,你答應我的都做到了。這樣,你也不必再心存愧疚。你依然是我心目中那個有諾必踐的君子。

牆上的鐘錶滴滴答答地走着,我把思念揉碎,落筆成殤,埋藏在文字里,字字句句都是淚。就讓我最後再為你寫一篇文字,即便我知道你再也看不到了。我依然想用你喜歡的方式,來完成這份愛情的祭奠。

完成后,一張蒼白的紙,一頁蕭瑟的字,是我斷斷續續的零亂,清清淺淺的回憶。散落成傷,也難訴衷腸。

我折成千紙鶴,站在窗邊。風輕輕撩起我的髮絲,難道它也聽到了我的思念?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它能懂我對你的那份情意。我知道這封情書無法寄出,只是風兒能否代我傳達?

這些日子,我也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有些人錯過了,就是一生一世。此後暮雪千山,再不相見。

但是你留給我的那些美好的回憶,在時光的醞釀中,愈久彌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