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賓格勒有個大宇宙、小宇宙的說法。他說整個宇宙都是一體,不管是太陽、地球、銀河系、銀河系外的所有星系,地球上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風雨雷動,都是一個整體,他們沒有意志,只是在宇宙的規則下運動,生生不息。但是,人和動物就不一樣,一隻小老鼠,他也有自己的意志,可以爬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所以人和動物,有自己的小宇宙。這小宇宙,什麼時候於大宇宙連通呢?他說是睡眠的時候,睡着了,就放下自我融入大宇宙了。或者說死了,塵歸塵,土歸土,回到大宇宙了。

【先生曰:“諸公在此,務要立個必為聖人之心。時時刻刻須是‘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拳血’,方能聽吾說話,句句得力。若茫茫蕩蕩度日,譬如一塊死肉,打也不知得痛癢,恐終不濟事,回家只尋得舊時伎倆而已。豈不惜哉?”】

王陽明說:“你們在這兒跟我學習,一定要有一個立志做聖人的心,朱熹說:‘大概聖人做事,如所謂一棒一條痕,一摑一掌血,直是恁地。’打一棒,就留下一個痕迹,打一巴掌,就留下一掌學跡,結結實實的往自己身上學。只有這樣,聽我的話,才句句得力。如果茫茫蕩蕩、渾渾噩噩的過日子,就好比一塊死肉,被打也不知痛癢,這樣恐怕最終也無濟於事。回去后舊態復萌,自己原來怎樣,現在還是怎樣,這不可惜嗎?”

【問:“近來妄念也覺少,亦覺不曾着想定要如何用功,不知此是功夫否?”

先生曰:“汝且去着實用功,便多這些着想也不妨。久久自會妥貼。若才下得些功,便說效驗,何足為恃?”】

問:“我近來覺得自己妄念少了,也不去想一定要怎樣用功,這是不是就是功夫呀?我的功夫是不是進步了?”

王陽明批評他說:“你只要切實去用功,就多一些所謂妄念也沒關係,時間長了自然就會妥帖。才剛開始用功,就想看到效果,覺得自己要大功告成了,這怎麼靠得住呢?”

【一友自嘆:“私意萌時,分明自心知得,只是不能使他即去。”

先生曰:“你萌時,這一知便是你的命根,當下即去消磨,便是立命功夫。”】

一位同學嘆息道:“私意萌發的時候,分明自己心裏也曉得,但就是不能馬上把它格去。”

王陽明說:“你能覺察知道到自己的私慾萌動,這一知,就是你的命根,當下就去消磨掉這私慾,就是你立命之本。”

【“夫子說‘性相近’,即孟子說‘性善’,不可專在氣質上說。若說氣質,如剛與柔對,如何相近得?惟性善則同耳。人生初時,善原是同的。但剛的習於善則為剛善,習於惡則為剛惡。柔的習於善則為柔善,習於惡則為柔惡,便日相遠了。”】

王陽明說:“孔子說‘性相近,習相遠’,就是孟子說的‘性善’。不能僅僅在氣質方面說性。如果說氣質,比如有人氣質剛強,有人氣質柔和,這怎麼相近呢?唯有在性善上相同相近而已。人在初生的時候,善都是相同的,但剛強的性格氣質,習染於善則為剛善,習染於惡則為剛惡。柔和的性格,習染於善則為柔善,習染於惡則為柔惡,這樣才愈行愈遠了。”

【先生嘗語學者曰:“心體上着不得一念留滯,就如眼着不得些子塵沙。些子能得幾多?滿眼便昏天黑地了。”又曰:“這一念不但是私念,便好的念頭亦着不得些子。如眼中放些金玉屑,眼亦開不得了。”】

王陽明曾經對同學們說:“心體上不能存留一絲念頭,就好像眼裡不能有塵沙,一點塵沙能有多少,但是進到眼睛里,就滿眼昏天黑地。”又說:“這一念不僅是私念,善念也不能留。比如你眼裡放的不是塵沙,是金屑、銀屑,你眼睛也還是睜不開。”

要保持心體空明,不能有預置的偏倚,不管是偏向好,還是偏向壞,都影響你對事物的判斷,影響你不能格物致知。



【問:“人心與物同體。如吾身原是血氣流通的,所以謂之同體。若於人便異體了,禽獸草木益遠矣。而何謂之同體?”

先生曰:“你只在感應之几上看,豈但禽獸草木,雖天地也與我同體的,鬼神也與我同體的。”

請問。

先生曰:“你看這個天地中間,甚麼是天地的心?”

對曰:“嘗聞人是天地的心。”

曰:“人又甚麼叫做心?”

對曰:“只是一個靈明。”

“可知充天塞地中間,只有這個靈明。人只為形體自間隔了。我的靈明,便是天地鬼神的主宰。天沒有我的靈明,誰去仰他高?地沒有我的靈明,誰去他深?鬼神沒有我的靈明,誰去辨他吉凶災祥?天地鬼神萬物,離卻我的靈明,便沒有天地鬼神萬物了。我的靈明,離卻天地鬼神萬物,亦沒有我的靈明。如此,便是一氣流通的,如何與他間隔得?”

又問:“天地鬼神萬物,千古見在,何沒了我的靈明,便俱無了?”

曰:“今看死的人,他這些精靈游散了,他的天地鬼神萬物尚在何處?”】

問:“人心與萬物同體,比如我的身體,原本是血氣流通的,因而可以說是同體。但是跟其他人呢,就是異體了。禽獸草木,就相差更遠了,為什麼說我跟它們是同體呢?”

王陽明說:“你只要在感應之微妙處看,豈但禽獸草木,天地也是與我同體的。”

請問。

先生說:“你看這天地間,什麼是天地之心?”

“聽老師講過,人是天地的心。”

“人的心又是什麼呢?”

“只是一個靈明。”

“這你就明白了,充塞天地之間的,只是這一個靈明,人與人之間,人與天地萬物之間,只是被各自的形體隔開罷了。我的靈明,就是天地鬼神的主宰。天沒有我的靈明,誰去仰它的高?地沒有我的靈明,誰去探它的深?鬼神沒有我的靈明,誰去辯它的吉凶災祥?天地鬼神萬物,離了我的靈明,就沒有天地鬼神萬物了。我的靈明,離了天地鬼神萬物,也沒有我的靈明。如此,便是一氣流通的,怎麼能間隔得開呢?”

又問:“天地鬼神萬物,千古以來都在,為什麼沒了我的靈明,就都沒有了呢?”

王陽明說:“你看那死去的人,他的精靈游散了,他的天地鬼神萬物在哪裡呢?”

斯賓格勒有個大宇宙、小宇宙的說法。他說整個宇宙都是一體,不管是太陽、地球、銀河系、銀河系外的所有星系,地球上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風雨雷動,都是一個整體,他們沒有意志,只是在宇宙的規則下運動,生生不息。但是,人和動物就不一樣,一隻小老鼠,他也有自己的意志,可以爬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所以人和動物,有自己的小宇宙。這小宇宙,什麼時候於大宇宙連通呢?他說是睡眠的時候,睡着了,就放下自我融入大宇宙了。或者說死了,塵歸塵,土歸土,回到大宇宙了。

我想,人在儒家靜坐的時候,在瑜伽冥想的時候,佛家打坐的時候,放空自己,無念無慮,就是連通大宇宙,吸取宇宙間的能力吧!就像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說《銀河帝國》里的蓋亞星球,還有電影《阿凡達》里的阿凡達星球,你可以獲得整個星球的能力,甚至,整個宇宙的能量。




我的《傳習錄》學習參考書目:

《傳習錄 明隆慶六年初刻版》,王陽明撰著,謝廷傑輯刊,張靖傑譯註,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四書章句集注》,中華書局

《王陽明全集》,上海古籍出版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