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桃河

在五月念及溫柔的桃河
閣樓上搖曳的文竹
柳恭弘=叶 恭弘瓶里孤立的永生花
下午的三點鐘

這一刻 該聽那張復古的唱片了
重新編曲過的影子
讓我的空心泛濫 而你
把目光藏進桃河

這份屬於唯一的回憶
原本寄生於一件及地的長裙
和那朵梅花
留在一恭弘=叶 恭弘帆船上的嫣紅色

直到夜了
那盞相逢的燈 長明
照亮了冰封的信箋
丟失的心 我依然無法找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