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b>第41章:第三隻手<br></b>第42章:是誰救的我? 




東海揚塵

     不知不覺就爬在桌子上睡着了,那晚睡的很不安穩,第二天也是渾身酸麻,頂着兩個深深的黑眼圈就跑去上課了。 

  一進教室就撞上謝小東的目光,四目相對,滿是尷尬,再聯想到昨天他眼裡的懷疑,瞬間所有的溫暖都如秋日里打了霜的青恭弘=叶 恭弘,低頭繞過他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阿塵,你昨晚沒有睡好嗎?”他回過頭來,爬在我的桌子上滿是關切的目光詢問着。

  我依舊沉默不語低頭整理着書本,完全無視他的問題。

  “昨天的事,我相信不是你做的!”他滿是篤定的語氣。

  可是我手中的動作卻瞬間停滯了,那一秒心裏是思緒萬千的。

  如果這句話放在昨天說,我多麼希望昨天站出來義無反顧相信我的人是你。

  那時候,你沒有站出來,現在也就沒有必要再說什麼相信我的話了。

  不想再與他呼吸同一空間的空氣,咻的起身。

  “阿塵,就要上課了,你要去哪?”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那一瞬間,是有過怔愣,但內心總有一個聲音勸說著我,要我不能再讓他走進我的世界。

  我不由分說的甩開他的手,自顧的走出教室。

  猛得撞在了沉柯胸膛上,鼻子瞬間傳來一陣酸痛。

  “啊~”我吃痛的叫了一聲,趕忙捂着鼻子轉圈。

  “走路不知道看着點啊?這麼慌慌張張的,怎麼的,被人追殺了?”沉柯半開玩笑的向我身後看了看。

  “沒人啊!要去哪?”

  他半彎下腰,目光看着我,眸光里燦若星晨閃着光芒。

  我一臉苦大仇深的怒視着他,大致在說:你個字那麼高,不知道躲着我點啊?

  他抬手捏了捏我的鼻子,嘴角上揚笑了笑:“鼻子還在,沒壞,沒壞,不哭不哭!”

  他說完還一臉壞笑的捏了捏我的臉頰,我氣的鼓着臉頰,用力的打開他的手,不給他好臉色。

  “這麼凶!昨晚幹嘛去了?那麼深兩個黑眼圈?”

  還沒有等我再對他使用暴力,又恢復了正經。

  我沉默着低下了頭,盯着自己的腳,每次我都是用沉默來回答他的問題。

  但奇怪的是,每次他都能猜出來我在想些什麼。

  “是不是室友欺負你了?”他突然緊張起來,抓着我的胳膊,急切的問我,逼我與他對視,正視他的問題。

  “在學校住的不開心?”他見我不回答,又弱下陣來,半蹲着身子,溫柔的看着我。

  “嗯!”我輕輕的點頭。

  他得到了我的準確回答,沒再問我問題,直接拉着我走進了班級。

  那天下課,他直接衝到女生宿舍,不管宿管阿姨如何阻攔,他還是衝過了層層阻攔,拉着我衝進了我所住的宿舍。

  一見門,剛好撞見室友在對我的物品進行毀滅性的摧殘。

  被正撞見的室友,瞬間嚇得發抖,手中的“贓物”掉落到地上。

  “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她語氣顫顫巍巍的說。

  而我已經感受到了沉柯的怒火在一點一點的溢出,只要再倒數三個數,他一定會爆發出來。

  三……二……一……

  “誰讓你動她的東西?”沉柯咻的抓住那個女生的手,質問着,額頭的青筋鼓鼓的跳動着,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後來趕到都宿管阿姨,都屏住了呼吸,誰都不敢說些什麼。

  “我……我……你鬆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那個女生拚命的要掙開手,卻撼動不了絲毫。

  “我問你為什麼要動她的東西?”沉柯一字一頓的說著,充滿威嚴。

  眼看着鬧劇越來越大,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我抓住沉柯的胳膊,搖頭,勸他算了。

  他看我時眸光里的怒火稍稍柔和了些。

  “她們欺負你,敢欺負我沉柯的妹妹!不能善罷甘休!”

  隨着圍觀人數的增多,我開始感到不舒服,她們的雜言碎語如那日醫院里的咒罵聲一樣,讓我害怕,發抖,退縮。

  沉柯很快就意識到了我的異常,看着我不停後退的腳步。

  “阿塵,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周圍的聲音混雜,隨着他的這一問,目光全部看向我,讓我徹底崩潰,她們每個人的面孔開始搖晃,模糊。漸漸的變成野獸,而我就像是被層層包圍的獵物。

  “啊~”我崩潰的雙手抱頭蹲了下來,不管沉柯如何的詢問,而他所說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清了。

  世界在那一刻,像是變了樣的。

  模糊中,我身體再次輕盈,像是漂浮在了半空中,耳邊響起了熟悉的呼喚聲,帶着緊張的顫抖音。

  “阿塵!阿塵!”那個聲音和大火里救我出火海的稚嫩男聲,幾近相似,讓我高壓緊繃的神經瞬間舒緩,安心了許多。

  再次睜開眼,自己已經是身躺在自家的卧室里了。

  目光獃滯的看着天花板上閃爍着水晶的玻璃吊燈,思緒混亂。

  那個在最後關頭從大火中把我救出來的人,是沉柯嗎?

  可是那天他不是去參加中考了嗎?

  “醒了?”沉柯端着騰騰冒着熱氣的粥,在我床邊坐了下來。

  “嗯。”我抿嘴輕輕發出了一聲。

  “餓了吧?我讓阿姨熬了一些粥!吃點?”我坐起來,沒有給他任何回答,只是盯着他看。

  “怎麼了?為什麼一直盯着我看?我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沉柯不解的看着我,還適時的抬手擦了擦臉。

  “沒有什麼東西啊!”

  我拿起手機打出來一串文字:把我從大火里救出來的人,是你嗎?

  我把這串文字給沉柯看,他臉色瞬間暗了下來,有片刻的躲閃,像是在刻意隱瞞着什麼。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啊?時間都過去那麼久了,不重要吧,我們先吃粥,我已經幫你辦了走讀,以後我們就不住校了,讓司機接我們上下學!”

  他眼神閃躲着不敢看我,端起粥就要喂我吃。

  我又在手機上打了一串文字給他看。

  我想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最後她們說火是我放的,心理醫生也說了,如果我走不出那個陰影,那麼我就永遠不可能開口說話。

  沉柯盯着手機看了很久,直到屏幕暗了下來。

  “阿塵,這件事改天再說,我把粥放這了,你趁熱吃了!”

  他說完就起身走出房門。

  那天夜晚,我再次被噩夢驚醒,這個噩夢在每個夜晚都會如期而至。

  夢裡,冰冷又陰森的醫院里,一個身着護士服的護士她有一雙無神空洞的雙眼,一群耷拉肩膀的叔叔阿姨,如魔鬼一般掐着我的脖子,質問着我。

  沉柯聞聲推門進來。

  神色有些驚慌:“怎麼了?又做噩夢了?”

  我大口的喘着氣,後背被冷汗浸濕,瑟瑟發抖。

  “沒事了,只是夢而已,都是假的……”

  他輕拍着我的背,語氣溫柔,似是在安撫一隻受驚的貓兒。

  迷糊中我又睡去,耳邊響起的聲音,不知是夢裡人的囈語,還是真的有人這樣說過。

  阿塵,我不敢,醫生也說過,如果告訴你救你的不是你想要被救的那個人,很可能你永遠也沒有辦法走出來,我不敢,我怕,如果再有二次傷害……

喜歡的話關注一下小作者唄,持續更新哦,小愛心點一下啊!

第43章:我就打她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