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來的清晨
依舊不分輕重緩急
無論是一縷薄霧
一地荒野,幼稚的攀爬
與對出走的渴望

你出生的季節
冰雪該是遙遙,雨落了嗎
假想着陌生的你
夜夜綻放的兩朵花開
我和冬天一樣遙遠

天涯海角又有什麼關係
如同今日
這個晚來的晴天
並不能篡改過去沐浴過的
二十一輪月光


二十一歲快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