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were not afraid? ”

(如果你沒有害怕,將會怎麼做?)

“ When you move beyond your fear, you feel free. ”

(當你向前進,不再被恐懼所限,你會感覺到自由。)  ——《誰動了我的奶酪》

“ 君子達於道之為達,窮於道之為窮。”  —— 呂不韋《呂氏春秋. 慎人篇》


我們怎麼看待《伊索寓言》?

我有個在中國的美麗女友,上周開始,參加了個一百天英語閱讀訓練營,第一本書,便是《伊索寓言》。

可巧,這也是我兒子最喜歡的書之一,沒事就挑上一則,在廚房裡追着扎花圍裙的我,大聲朗讀,還為讀者總結其中寓意: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要誠實,更不要相信像狐狸那樣的人! ” ,他斬釘截鐵地,每每用感嘆號結束他的訓導。他八歲半。

我們怎麼看待《哈利波特》?

是小孩子的魔法迷幻?

可巧,不僅我兒子看女兒看,我也喜歡。最愛的角色是阿布思.鄧不利多, 魔法學校的校長。在我看來,他是完美領袖的化身,仁智勇兼有,憂惑懼皆無,近乎孔子儒家人生最高境界。

《西遊記》呢? 小孩子跟隨孫猴子上天入地七十二神通。大人讀到唐僧低頭皺眉默念緊箍咒,悟空打滾兒求饒 “師傅饒俺老孫可憐!” 的時候,不知有沒有一絲熟悉的代入感,且很想給三藏一記老拳?

那水滸聊齋堂吉柯德愛麗絲漫遊奇境呢?是不是小孩大人一起圍爐夜話的話題?男女老少聊得出神,女兒手裡一杯熱茶,姑媽手裡一杯熱巧克力,爺爺手裡一杯葡萄酒,六歲孫子手裡一根肥肥的棒棒糖,壁爐火苗熊熊燃燒,劈啪作響。

《誰動了我的奶酪》就是這樣一本老幼咸宜的書,雖然它不是上面說到的那些 “經典巨著”。它薄極了,我手頭一本“精裝硬皮大字體”版,不過九十六頁。

然而我們一家四口,在一個周末,把它輪流讀了一遍,每個人都得到了點什麼。

也許人們跟我家一樣,覺得大人或小毛頭,自己或他人,孩子或父母,群眾或領導,丈夫或妻子,小伙子或老頭,都能從這薄薄的跟手機厚度差不多的小冊子里琢磨出來點兒滋味,所以他們在亞馬遜上買了,在生日派對公司派對聖誕節情人節母親節勞工節互相送來送去?可能這就是為什麼它已經賣了一千萬本,還在持續下去?

能上榜“本周暢銷榜”的書,常常到最後總共銷量不過五六萬本。而《奶酪》一書,在1998年出版,到了1999年11月,第一年之內,就銷掉了50萬本。

Mihaly Csikszentmihalyi 在他的名著《Flow》(米哈里. 契克贊米哈里,《心流》)里說:“人類社會裡,哲學書是一種有效的傳遞人類生存智慧的方法。”

其實大人小孩,都可能受益於一本好的哲學書。但小孩子不太喜歡抽象高深的理論乾貨。他們需要《伊索寓言》那樣的,把道理用比方講出來。

對大人來說,《奶酪》主題鮮明,並能切中成年人職場關心的話題。如何面對改變。如何克服心中的恐懼,並做出選擇。

對小孩子來說,它通俗易懂,因為用了比喻和象徵的手法,故事里的角色是看得見摸得着的兩隻小老鼠和兩個小人兒。

為了向孩子們推銷 “人需要讀一點兒哲學” ,我打過一個比方:“ 哈利波特在走迷宮的時候,如果手上有張迷宮的地圖,會不會容易得多?當然,你還是得努力打敗魔怪,拚命奔跑。但當別的同學在迷宮裡東奔西突沒有方向,而你手裡的圖……”

女兒接口:“ 而我手上的圖,清楚地指向出口,會幫我更快突圍,說不定還能幫上別人? ”

《誰動了我的奶酪》,就是一本也能跟小孩子分享的哲學書。

如果我們注意了的話,尤其是在少兒出版物上,常會看到有標識 “藍思值”(Lexiler),標示英文原著的行文難度。藍思分級是目前全美實行的一種閱讀難度分級系統。如果想知道某本書的藍思值,還可以上lexile.com 查。

但這是比較机械的分法。

比如我二年級的兒子看得進《哈利波特》,但看不進《卡耐基》。如果只按照藍思值標準,詞彙量句法結構等等,《哈》比《卡》要難出好多。

五年級的女兒看得進《卡耐基》,於是我試着推薦《傑出青少年的七個習慣》,但她翻了兩頁,就放下了。

《奶酪》一書,不僅小孩子可以品到其中滋味,也適合想練習英文,直接讀英文原著的大人。它的藍思值很低,但是又有思想的高度。成人讀來,語言簡煉,並思想上有所斬獲,也許便不會覺得乏味。


上個星期六,是家中另一半,老劉,向我推薦他剛看完的《誰動了我的奶酪》

這本書,暢銷有十幾年了吧?在書店裡在圖書館里老是碰到。我一來對那麼薄的小冊子有點兒將信將疑;二來跟一本書大概也是要講些緣分的吧?英諺有雲:“ 聰明的中國人說  ‘當學生準備好了,老師就會出現。’ ” (As a wise Chinese says: When the student is ready, a teacher will appear. )

我有點猶豫地拿起書,準備好一杯咖啡,打算慢慢研讀一個下午。結果半杯咖啡還沒有下肚,書已經是翻完最後一頁了。

然後我對女兒說: “咦,這本小書不錯哎。特別是好像很適合你們小朋友。”

女兒將信將疑,放下手上的《Percy Jackson》(波西.傑克遜),接了過去。母語是英文的她,二十分鐘就翻完了。然後她說: “嘿,弟弟,這本書給你看看。挺好的。”

弟弟正在搭樂高積木,頭也不抬:“等等好嗎?我回頭再讀吧?”

我說:“這樣吧,你老是給我朗讀伊索寓言,今天媽媽給你讀一讀這本書,怎麼樣?”

兒子說:“謝謝媽媽!”

女兒說:“我也來聽! ”

我說:“你不是剛讀完嗎?”

她說:“可是聽別人高聲把一本書朗讀出來,是另外一種很大的樂趣啊。”

這本書,從頭到尾誦讀一遍,不過一個多小時。弟弟一邊搭樂高,一邊豎著耳朵。我念錯發音的地方,他還給我糾正一下。女兒在沙發里,一邊笑眯眯地聽,一邊手針縫一隻紫色枕頭套的荷恭弘=叶 恭弘邊。

第二天我們去攀岩的時候,站在兩層樓高的岩下,兒子有點發怵。我聽見他在用書里的句子來給自己打氣: “老鼠哈哈說,當你努力向前,不再害怕,你就自由了。”

我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你這是學以致用啊。”

他說:“媽媽,書里不是還說了嘛:不在於故事本身有多好,而是我們讀完了故事,能不能從此改變自己,有所不同。”

說完,他一跺腳,爬上去了。


有的書讀了,在思想上提升,比如《四書五經》。趙普所言 “半部論語治天下” 雖是笑談,也有他的一分道理。

有的書讀了,在思維上飛躍縱橫,比如大衛•約瑟夫•玻姆的《因果確定性量子力學》( < Wholeness and the Implicate Order > by David Joseph Bohm)。

有的書讀了,在行為和人格上進步,比如心理學或自助書。比如《誰動了我的奶酪》。

這本書也許適合那些拒絕改變,和沒有勇氣改變的人。“及時發現變化,及時跳出所面臨的問題,一切會從此變得不同。”

其實我們每一個人,對改變,都心存抗拒或害怕。是的,改變從來都不容易。但人走不了回頭路,不能停滯不前,也不能總在重複從前一直在做的事——不管我們多想竭盡全力,保留過去,外部世界的大河都永遠在不停地嘩嘩沖刷向前。

如果不想每次都被逼着處理危機,手忙腳亂;如果想更能主動出擊,把握契機,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重塑自身—— 雖然對一個成人來說,這樣做,可能失去的不僅僅是枷鎖;然而沒有一次次的蛻羽燃燒,鳳凰如何涅槃。

也許,每一個人的本性和天賦,不會隨時間發生太大的變化;但是我們從決定改變自己的那一刻開始,慢慢學到的知識,練習出來的技能,能做到的事情,卻可能大幅度改進。

每一個人讀過的書,經歷過的事,付出過的努力,點點滴滴的技能和進步,等時間長了,怎樣一開始的細枝末節,都會被模糊和忽略,沉澱下來的,就成了我們的 “修養與才華”。

可能有的人問,這樣簡單的哲學小書,是不是雞湯?

就像我八歲半的兒子感受到的那樣:哲學書,自助書,是幫助我們內察式的思考,幫助我們認清自己,發現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行為。最後,書讀完了要用,面對外部環境的改變,究竟如何做出選擇。

像這書里說的:“ It wasn’t the story, but what we did differently based on what we took from it.” (不在於故事,在於我們讀完,根據它,採取了什麼行動。)

雞湯的定義,大抵是讀者從中僅僅想尋找“求同”。

只想“求同”的讀者,每天躺在奶酪上,這個也說得合吾意,那個也說得合吾心,奶酪一天天少下去卻一無所察。

每個簡單的小故事,都有一個主題,我們只需要從中悟出一個道理;以及基於這個道理的,一個我們能理解的案例;以及好好想想如何能運用於工作生活中。——這才是最有價值的。故事本身沒有價值。

知道一個道理,懂得這個道理,再去身體力行這個道理,是三件完全不同的事。

讀完了故事,如果能做到孫子兵法所說的 “謀定而後動”,哲學便不會淪為雞湯。王陽明一直說 “知行合一” , 所謂的人生哲理,終究要在真實的人生中踐行。


也許有人又要問了,怎麼還不講講《奶酪》到底是怎樣一個故事呢?

可能你們已經聽過這樣一則小幽默:

湯姆去看電影,講一個謀殺案的。他遲到了,電影已經開始二十分鐘了。領座員把他領進黑漆漆的影院,用手電筒照着,幫他找到座位。湯姆坐下來,卻未付小費,就揮手讓領座員離開。領座員沒有得到小費,於是彎下腰,在湯姆耳邊說:“ 看到屏幕上那個角落裡默默幹活兒的園丁了嗎? ——他就是兇手。”

我思來想去,一本書本來就只有九十六頁,我這回最好還是不做這位領座員吧,何如?

如果你半盞茶的功夫讀完這本小冊子,並採取行動,也許過幾個星期,你覺得自己有一點點,一點點變化,說不定就是這書的力量。

附上一首小詩, 是兒子寫的《誰動了我的奶酪》讀後感。雖是八歲小兒習作,我們從中輕輕一瞥,隱約可以看見兒童也跟我們大人一樣,也是讀了些哲學,心智有所開啟。本是樸素混沌寂靜的天地之初,自此射進了悄悄的一線光。

《CHEESE》

Creamy and delicious,

Swiss and cheddar.

Two mice and two people,

Come back together.

In a labyrinth of corridors,

No one knows what lurks;

But there is always light—

For those who change.

In a labyrinth of darkness,

There is still hope—

In the hearts of the brave

who move on always.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