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喜歡結局有些遺憾的看到最後機場送別就好,若喜歡完滿的,那就看到結束吧。

“差一點,你就是我的女人;差一些,手牽手的完整。卻在對的時間錯過對的人,抓不住幸福時分……”聽着耳機里傳來的歌聲,我又開始思念杜肖了。

“如果我們早點相遇,是不是就可以不必差一些?”這是杜肖送我離開時問的第一個問題,我沒有回答。

“如果小唯沒有出事,你會不會選擇接受我?”這是杜肖問我的第二個問題,我繼續保持沉默。

“木木,我們真的不可能了嗎?”這是杜肖問我的第三個問題,我依舊沒有回答。

其實,不是沒有答案,而是我終究過不了小唯那道坎兒。


第六感的暗示

小唯是我的高中好友,人長得漂亮、大方,性格還特別豪爽,除了學習差點其他方面表現都是A+,所以我一直把小唯當做我的女神,因為我除了學習好點,其他方面都差強人意。可能優勢差距太明顯,以至於老天爺都覺得我們十分互補,把我們撮合成了最好的閨蜜。

大學的時候我們雖不在同一個校園,但也間隔不遠。所以小唯有事沒事經常來找我,繼續陪我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理想,聊的次數多了,我也就記住了“杜肖”這個名字。

“木木,我和你說,杜肖打籃球真的超帥,你有時間真應該去看看。”小唯對我說的時候,滿眼的愛意。

我知道這傢伙是動情了,於是打趣她說:“我去看了,你就不怕我也迷上他,和你搶?”

“怎麼可能,你才不會做這種事。再說他不會喜歡你這種書獃子的。”小唯想都沒想就辯駁道。

“哈哈……看來你是真的喜歡上人家了,我不過逗逗你而已,你都這麼護着。”我笑着說道。

“嗯,我知道你是開玩笑的,可是,”小唯突然看着我認真起來,“可是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木木,我們就再也不是好姐妹了。”

看着格外嚴肅的她,我反問:“那我們是什麼?”

“仇人!”小唯很清晰地回答,“不是情敵,而是仇人。所以木木,我們一定要好好的。”

“嗯,我答應你,我們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我承諾道。

不是隨口一說,而是我很篤定真的不會有那麼一天,因為我們喜歡的男生不是同一種類型,所以小唯喜歡的杜肖一定不滿足我找男朋友的標準。但是看着小唯嚴肅的臉,聽着她認真的話語,我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

“木木,你和杜肖現在是我最珍惜的,所以我們都要好好的,記得你答應我的。”

“嗯。”我鄭重點頭。

不知為什麼那時的我沒來由的有些心慌,也許是她口中的仇人嚇到我了。但我還是相信我們一定都會好好的。

預料不到的未來

自從上次見過小唯之後,我們再見面已是三個月之後。小唯約我的時候正趕上我在星巴克做兼職,於是我們便約在了我上班附近的地方見面。

“木木,木木,我們來了。”

周三下午店裡人不多,儘管我還沒看見小唯的身影,但是她歡快的聲音早已入耳。

“小唯?”我連忙放下手頭的活兒,應聲道。

“嗯,是我。”說話間她已來到我眼前,旁邊還站着個高高瘦瘦的男生,介紹給我說,“木木,這是杜肖。”

“你好。”我點頭回應。

“杜肖,這是木木,我最好的朋友。”小唯繼續介紹道。

“你好。”

這是我和杜肖的第一次見面。最普通不過的認識,因為共同的熟人而聯繫到一起。

“你們先找個位置坐,等我一下,我還有十分鐘下班。”相互打過招呼后,我對小唯說。

“嗯,不着急,你忙你的,不用在意我們。”小唯說完便拉着杜肖離開了。

半個小時后,我交接工作完畢,下班。

三人來到一家餐館,點好餐后,趁杜肖去衛生間的空檔,我問小唯:“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

“還沒有,感覺應該差不多了。”小唯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怎麼,人家追求你,你要裝矜持?”我逗她。

“不是。”木木搖頭道,“是杜肖說接受不了我一直為他做那麼多,今天才請我出來吃飯,我又拿不准他的意思,所以才叫你一起來的。”

我點點頭,“好吧,一會兒吃飯我仔細觀察觀察。”

杜肖回來沒多久,我們的菜就上來了,基本上是他倆在聊,我安靜地做個能吃的燈泡,只聽不說。

“你覺得怎麼樣,木木?”除了我們家親戚之外,這是第一次被男生稱呼得這麼親密。

我不知道杜肖怎麼會突然叫到我,一時有些茫然,抬起頭看向小唯詢問:“什麼怎麼樣?”

我才發現小唯的表情有些異樣,笑得有些勉強,她回:“杜肖問,後天周末,我們一起去遊樂場玩怎麼樣?”

我忽略了他們之前談論的事情,看到小唯的表情有些異樣,以為她不願意,於是接話道:“哦,我周末還得兼職上班,沒空。”

“那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可以下次再去?”說話的是杜肖。

我再後知后覺也突然明白了小唯的表情,突然覺得生活原來這般愛開玩笑,之前的一句玩笑竟然成真了,看了一眼杜肖回道:“不了,你們去玩吧,我還準備考研,沒那麼多時間出去。”說著我看下時間繼續道,“今天謝謝你和小唯的招待,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不然晚上又沒熱水用了。”說著準備起身離開。

“木木……”小唯欲言又止。

“不客氣,下次換你招待便是,有機會再見,路上注意安全。”杜肖說。

“嗯,拜拜。”說完,我便離開了。

我以為大家都是成年人,許多事不用說明白都該懂,但是偏偏我們在遇到感情的時候常常理智全無,像個孩子般委屈無措。

那晚回到宿舍后,我就接到了小唯的電話。

“木木,杜肖是我真正喜歡的人,你不要和我搶,你可不可以退出?”小唯的聲音裡帶着些許哭腔。

我有些心疼地說:“小唯,我們只見過一次面,我對他沒有感覺,你相信我,我們之間沒有可能。”

“我知道的,木木,對不起。”小唯停了一下繼續說道,“可是,可是那天我看見的杜肖,不一樣。木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小唯,你要相信你自己,你們會好的。”其實,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安慰的話,因為我不是杜肖,判斷不出他到底對小唯是什麼感覺,對我又是何意。

那晚之後,我和小唯之間似乎豎起了一道牆,儘管我們都努力如常,可還是在漸行漸遠。關於她和杜肖之間的發展,小唯再沒有向我提起;關於她和我之間,小唯再不似從前那麼熱情,也許這就是成長,一路跌跌撞撞,總要失去些什麼的,不過好在我考研成功了。

我們都低估了自己

我以為我們之間的故事應該就此結束了,從此我會少些壓力,找到適合自己的Mr. Right,可是,我們終究都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對方。

因為九月的開學季,我和杜肖再一次重逢了。

是的,沒有小唯,只有我和杜肖兩個人。

在新生報到處相遇的剎那,不知為什麼我的第一反應是轉身逃離,連最基本的打招呼都做不到。

“木木?”杜肖沒有給我走掉的機會,我想走的瞬間就被他拉住了,“好巧,你也考了這個專業。”

看着他不似玩笑的臉,我覺得是我想多了,於是回應道:“嗯,我本科專業就是學的這個。”

“哦,那你應該考的挺順利的,不像我這種跨專業考的,太難了。”他說得很真誠。

“跨專業竟然能考進來,你是真學霸呀!厲害~”

“學霸算不上,只是一心想着要考進來,所以就一隻努力着。”他解釋。

“哦,呵呵……”我笑了笑說,“那有時間再聊,我先去辦報到手續了。拜拜。”

“嗯,好的。我也趕緊回去收拾一下,課上見。拜拜~”

杜肖提到了上課,我才反應過來,以後的三年我們便是同學了,是要在一個班學習的,想到這些,我開始慌了,擔心小唯誤會。

辦理好一切之後,我給小唯打了個電話,把在學校見到杜肖的事情又和她說了,就像我擔心的那樣,小唯又哭了。

“木木,你知道後來為什麼我沒有和你說他嗎?”

“不知道。”

“因為上次之後他沒找過你,也沒問過我關於任何你的消息,我以為就像你說的,他只是一時好奇而已。再加上後來他在準備考研,我以為他不想在大學里戀愛,所以我也陪着他一起備考,可是……”小唯停了一會兒繼續道,“可是我不知道他竟然還是為了你。”

“也許只是碰巧考到了一起,他又不知道我要考哪兒。”我只能這樣安慰小唯。

“他知道的,他知道的……”小唯在電話那頭的聲音越來越低,“我從同學的手機上看到了他朋友圈發的狀態,他說,‘終於夢想成真,以後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你身邊了。’木木,我寧願我是傻子……”

“……”

之後的我一直無話,小唯哭得很難過,我聽得更難過,說好了都要好好的呢,為什麼我們現在成了這般。我說我對杜肖無感,小唯說信,但是他更信杜肖對我是真的喜歡。於是,從那以後,我們三個開始了奇怪的循環:小唯喜歡杜肖,杜肖喜歡我,而我在乎小唯。

因為小唯的緣故,除卻上課之外我對杜肖的碰面一概避之,上課隔着距離,下課不在一起,就連做課題時也都盡量和別的同學一組。我以為我會做得很好,至少畢業之前,我不會和杜肖再有任何交集,可我們誰都不是聖人,那些我以為的僅是我以為的。


你有沒有一點在意我

研二快結束時,導師布置了暑假任務,這一次我和杜肖被分到了一起。

正當我要和導師說要求換一組的時候,杜肖举手了,他說我們倆個假期不在一起,恐怕不能很好地配合,要求換組,導師同意了。我明白他知道了我的想法。

下課後走過他身邊時說了一句,謝謝。

杜肖拉住我說:“不用謝,能不能給我一分鐘的時間,只要一分鐘。”

大概是杜肖的眼神太過誠懇,我鬼使神差地答應了。

這是我和杜肖第一次並肩走在校園的路上,他先開口:“謝謝你給我時間。”

“你這樣說,讓我很不好意思,我又不是什麼大忙人。只是我們……”我想他明白我的意思。

“我知道的,比起我,你更在意小唯。”杜肖說得有些無奈,看着我要道歉的樣子,他忙說,“你不必道歉,感情里沒有對錯而言,我只想你知道,其實我從來沒有喜歡過小唯。我知道她很好,也知道她為我做了很多事,但是感動不代表喜歡。其實,那次吃飯只是單純地想要對小唯表達感謝,順便和她說聲對不起的,因為她的感情我回應不了。沒想到就遇見了你,我怕我的追求會讓你為難,所以我開始努力,想要自然如常地陪在你身邊,讓你看見我,沒想到即使我有理由出現,你還是會選擇閉眼不見。”

聽完,我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不知該從何說起。

杜肖見我欲言又止的模樣,繼續道:“木木,我在你身邊兩年了,我不奢望你會答應我的追求,只求你別再那麼冷漠,哪怕我們只做同學也好,我只希望以後我們碰到的時候,你會和我打聲招呼,而不是轉身離開。可以嗎?”

“我……對不起,我……”

“你就這麼討厭我?”

我看的到杜肖眼裡的受傷,只好老實回答:“不是,我從來沒有討厭過你。”

“既然不討厭,那就當你答應了,明天開始做同學。”

“你何必這樣讓我為難?”我看着他問道。

“因為我快壓不住了,木木~每天告訴自己要忍着不去找你,不能打擾你,真的很辛苦。”杜肖說得有些激動,“這麼久了,連喜歡你,想要對你好都得忍着,你難道就真的一點都不在意我?”

“……”我沒有接話,只是看着眼前的他,有些想哭。

怎麼會不在意!兩年了,一個天天出現在你生活里的人怎麼肯能沒感覺。生病時,舍友陪着去打點滴,到晚上時舍友有事,剩我一個人在校醫室,有點害怕,卻不經意看見了門外座椅上睡着的杜肖,我沒有喊他,但是閉眼睡得很安心。第二天醒來后杜肖早已走了,我們都默契地裝作對方不知道。兼職上夜班,有時候會回學校會很晚,但是從未覺得害怕,因為我知道杜肖一直跟在身後,不遠不近。做課題任務時,偶爾遇到的一點難題都會很容易地解決,不是我有多聰明,而是杜肖總能及時地發給我一份郵件……這麼這麼多的好,我怎麼可能忽略的掉!

就像杜肖說得,這麼久了,忍着喜歡一個人真的很辛苦。所以看着他,我很想哭。

我曾信誓旦旦地向小唯保證,我絕不會對杜肖有任何感情,可最後我還是背棄了誓言,當我察覺到我看不見杜肖會想念的時候,我便心慌。無法再直視小唯的眼睛。

所以我開始渴望假期,渴望逃離,我怕再一次同杜肖這樣並肩而行,我忍不住說喜歡。

你不是第三者

讀研的最後一年,小唯來給我過生日,就當是為我餞別,因為我申請到了國外的大學,我想歡歡喜喜地過完在國內的最後一個生日,之後瀟洒地離開。卻不曾想,小唯出事了。

杜肖說時他的錯,他本想在樓下送個蛋糕就走的,但沒想到出來的時候恰好碰到了小唯。

小唯便誤會了,以為我和杜肖在一起了,我過生日是為了告訴她這個消息的。杜肖想要和她解釋,小唯卻只想要我的解釋,拉扯之間,小唯從樓梯上滾了下來,磕破了腦袋。

小唯的家人過來時,我和杜肖已經在急診室外等了一個小時了,我看見她媽媽的時候,想要上前說聲對不起,卻換來了阿姨的一個巴掌。

“你干什麼?”杜肖拉過我,有些憤怒地沖小唯的媽媽吼道。

“干什麼?你問問她都做了什麼好事!”小唯的媽媽已被小唯的爸爸拉住,但她口中仍舊說著,“虧我女兒一直把你當做最好的朋友,你怎麼能幹出這麼缺德的事!搶閨蜜的男朋友,你的心都壞透了。小唯出門之前還說要給你過生日慶祝,想不到你卻要害她。我告訴你小唯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跟你沒完!不要臉的小三!”

雖然是晚上,但是醫院走廊里來回走動的人不少,及時大家再無心也聽得到小唯媽媽對我的稱呼——“小三”,一個讓人敏感的詞語,及時大家互不相識,但不妨礙他們對我的一致聲討。

“真不要臉!”

“年紀輕輕的,真是……”

“你聽到沒,說是搶了閨蜜的,這種人心不正,可憐一直把她當朋友的那孩子……”

儘管杜肖在聽到小唯媽媽罵我的第一句后就捂住了我的耳朵,可他們所有的說的話我卻一字不落地都聽清了,喃喃道:“小三。”

“你不是,木木~你不是第三者,聽明白沒!”杜肖在我耳邊吼道。

“我明知道小唯喜歡你的,我知道的……”我抬起頭看着他說,盡量不讓眼淚落下來。

“冷靜!聽我說,這事和你無關,我來扛。”杜肖托起我的臉認真道,“我從未和小唯談過戀愛,況且你也從未答應過要和我在一起,何來的第三者之說?木木,你是聰明的,不要犯傻。好嗎?”

看着杜肖的眼睛,我下意識地點頭。

杜肖這才稍稍放鬆下來,轉身走到小唯的父母面前說道:“叔叔阿姨,作為你們口中的‘小唯的男朋友’,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第一,我和小唯只是大學同學,不是戀人,所以不存在男女朋友的關係;第二,不是木木搶了我,是我一直在追求她,所以她不是第三者;第三,今天的事和木木無關,是我和小唯在拉扯中,她不小心滾下了樓梯,不存在害人一說。如果小唯今天出了什麼事,她比你們更難受!”

“原來就是你害的我女兒這般,你們兩個簡直是不要臉的……”小唯的媽媽更加氣憤了。

小唯的爸爸把小唯的媽媽拉到一邊安撫妥當后,才過來和杜肖交談:“你們年輕人之間的事我們做大人的不懂,但是你明知道小唯喜歡你,卻還去追求她的好朋友,你就沒考慮過小唯的感受嗎?如果你還是個男人,就應該對她負責,而不是在她們兩個之間來回攪事!”

“叔叔,我想您誤會了,正因為我是個男人,我才要對自己說的話、做的事負責。我知道小唯喜歡我,但我從未接受過她。我愛的人一直都是木木,從來沒有在她們兩個之間擺動,這事我在考研之前就和你們女兒說過,我不知道小唯她到底是和你們怎麼說的,但是對於的小唯的感情,抱歉我回應不了。如果小唯今天安康,我們從此之後是路人;如果小唯有事,我杜肖願意賠上生家性命償還,但絕不會娶她!希望您理解。”杜肖說完深鞠了一躬。

“你……”小唯的爸爸有些生氣,但還是克制住了,“哼!你放心,小唯若無事,煩請你們不要再出現!”

兩個小時后,小唯被醫護人員推到了病房,一切平安,我終於鬆了口氣。想進去看看小唯,被她的父母擋在了門外,杜肖只好帶着我先回學校,安撫我說另找時間過來。

我沒有反駁,同他一道離開了,我知道若小唯醒來,大概也是不願見我們的。


我們終究差一些

那晚之後,直到小唯出院,我都沒能見到她。和她發短信解釋也沒回應,打她手機一直也不接,我想這一次小唯大概真的把我當成了仇人。

杜肖仍舊對我很好,只是這份好他變得更加小心翼翼,他怕我因為小唯的事而內疚,也怕我因為小唯而再一次疏遠他。

出國時,杜肖來送機。

熙熙攘攘的大廳里,杜肖連着問了我三個問題,我都沒有回答,不是沒有答案,而是我終究過不了小唯那道坎兒,所以我不想給杜肖任何無期的承諾。從未想過我的喜歡會成為一把劍,割傷了我們三個人。

“杜肖,好想說我也喜歡你,可是……”看着他,我在心底暗自思念,許久道了一聲:“保重,杜肖!”

“連再見也不說嗎?”杜肖問我。

“呵~已經廣播了,我走了,拜拜!”說完,轉身再不停留。

“差一點,你就是我的女人;差一些,手牽手的完整。卻在對的時間錯過對的人,抓不住幸福時分……”沒精力注意是誰的手機在響,只覺得這歌唱好像我與杜肖,我們兩個終究是差一些。

再見,杜肖!只有你不在的時候,我才敢說喜歡,我才敢奢望再見!願你、小唯還有我,以後都能好好的。

許個願吧

我從未想過我和杜肖還能再見面,為了逃離曾經,我出國后就換了各種聯繫方式,與從前的同學、朋友都不再聯絡,所以我開始習慣一個人。

放假,一個人出來玩,來到羅馬的許願池前,同學說這裏許願很靈的。

入鄉隨俗,我取出一枚硬幣轉身,準備投遞。在扔起硬幣的瞬間,我見到了杜肖。

“木木……”他也看見了我,邊走近我編喊。

“杜肖?”我很驚訝,這許願池真的很靈,我還沒開始許,願望就已經實現了。

“嗯,是我。”杜肖還是兩年前的模樣。

“你……”沒等我問完完整的一個問題,就被杜肖打斷了。

“木木,我們終於再見了。沒有差一些,而是剛剛好。”帶着我從未見過的喜悅之情。

“那好巧。”我不知該說什麼。

“不巧,我問了很久才找到你的。”杜肖解釋說,“木木,小唯結婚了。”

這個消息遠比見到杜肖還要令我驚詫,我一時愣在了當地。

“所以,你現在可以和我在一起了嗎?”杜肖認真地問。

聽着他的話語,看着他的臉,我忽然想到了那句話“喜歡你其實沒有多少歡喜,只是滿腹的委屈氤氳眼底”。是的,杜肖,遇見你,我其實沒有很歡喜;喜歡你,我其實沒有很歡喜;只是因為你,我才難過得想哭。

“你還是不願嗎?”杜肖見我不答,有些失落地問道。

“不是。”我連忙搖頭,看着他笑中帶淚地說,“杜肖,陪我許個願吧。”

杜肖有些沒反應過來,慢了半拍后答:“好!”

“第一個,希望小唯幸福。”

“第二個,希望我和杜肖幸福。”

“第三個,希望我們都好好的,下次一起來羅馬!”

“叮咚”一聲,硬幣帶着我們的願望沉入了水中,也許真的很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