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嘗試了恭弘=叶 恭弘雕,覺得還挺有意思。





但是樹恭弘=叶 恭弘太難保存,於是嘗試用牛皮來雕,母親大人积極響應我瞎玩,賞了我一隻壞了底的舊皮鞋。





朋友又支持了我兩把手術刀。


經過5個多小時的折騰,舊皮鞋的半邊皮成功被我變成了這個樣。


我保留了皮鞋扣鞋帶的洞眼,正好配上一些流蘇,增添了幾分動感。



完成這個小作品正好是5月20日的凌晨,就把它送給所有我愛,也愛我的“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