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九鼎拍檔

上一章

目錄

原本晴朗的天空中悄無聲息的聚攏了厚厚的烏雲。

夜遊神也不覺的皺起了眉頭。

屋裡的燈光幾乎昏暗到了極點,那沾滿灰塵的古舊的燈泡也開始搖曳了起來。孩子在睡夢中似乎覺得更冷了,伸手又把被子拽的更緊了一些。

屋子外面似乎有一些悉悉索索的聲音,聽得不太真切,似有似無間,讓人覺得這個夜晚太靜了,安靜的詭異,安靜的可怕。

“啪”,一聲輕微的聲音,古舊的燈泡終於走完了它的一聲,再也發不出溫暖人心的光芒。只有斷做了兩節的燈絲上那微弱的紅光正在慢慢的消退。

與此同時,乒乓球般大小的雨滴也開始零星的砸在地面上,濺起一陣陣的塵土,只是在這深夜無人看到。

漸漸的雨聲連成了一片,敲打着路面、屋頂、窗戶……以及一切露在外面的事物。

那孩子還是被雨聲吵醒了,看看昏暗的室內,不由得更加的惱火。但是無奈的他還是要獨自一人起來去關嚴那正在狂風暴雨間無力掙扎着的窗子。

摸着黑,一步步的挨到了窗前,卻在這時,一道閃電劃破夜空。孩子知道,要打雷了,他是有些怕的,畢竟他只是個孩子,也畢竟屋裡的電燈壞了,他面對的是獨自一人,一片漆黑的雨夜。

他打算先不管窗子了,轉過身,準備回到床上。正在這時,一道奇亮的閃電照亮了整個暴雨籠罩的世界,甚至屋內的一切。

男孩瞬間驚呆了,因為他看到屋門開着,一具長着長發的骷髏正斜倚在門框上,空洞的眼睛望着他,似乎還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閃電轉瞬即逝,一切又恢復了原有的黑暗,男孩子一動也不敢動。獃獃地站在窗前,任由着窗戶在狂風中劈啪作響,任由暴雨穿過窗戶潑灑在他的身上。

悄無聲息的屋內時光彷彿已經凍結、停滯。

“我總算等到了這一天……”骷髏用近乎是骨頭摩擦般的音調嘶啞的訴說著。

“你……是……誰?”男孩子好容易擠出來幾個字,卻又不知道自己這個問題究竟有什麼意義,也許只是發出一些聲音讓自己的內心得到些許安慰。

“這個問題倒是值得說一說呢,”骷髏似乎並不急於去做些什麼,倒是饒有興趣的用依舊近乎於骨頭摩擦般的音調嘶啞的回答着,“好久沒想過這些事情了,不過你倒確實應該知道一些呢。”

“我是一個鬼,不過這點不說你也猜的出來。不過確切地說我是一個被你媽媽害死的人,然後變成的復讎的厲鬼。這次找你就是為了復讎。”

“可是……為什麼?”男孩說完艱難的咽了一下唾沫,而眼睛卻一直死死地盯着骷髏的方向。

“為什麼……唉,當年你媽為了讓你家的生活好些做了孽,害的我和我的兒子被餓死了,我臨死的時候就發誓要讓她和她的孩子為我們母子償命。可惜呀,雖然變成了厲鬼,卻不曾想她家祖上是道士,雖然很多東西都失傳了,但是一些保命的手短卻留了下來。”說到這裏,那骷髏好像隱約發出了一聲長嘆,似乎在努力的回憶着那些不忍回首的往事。

頓了一會她才繼續開口:“我找了她三次,她也跟我鬥了三次。每次都是兩敗俱傷,誰也奈何不了誰。然後我就準備對你下手,我想那時她是怕了,因為她不可能同時保護住她自己和你。然後他她選擇了一條痛苦的道路。用秘法把自己變成活死人,再沒有生人的氣息散發,然後遠遁他鄉,我也就再不能找到她。而你的身邊則留下了一隻黑貓。”

“可惡的黑貓啊,我每一次想要對你下手都會被它破壞。就這麼阻擋了我五年,五年啊!”

“不過雖然我拿那隻黑貓沒有辦法,但是你卻幫我解決掉了它,赫赫,報仇的時間終於來了!!”

“黑……貓……救我!”孩子有些不情願的向著自己平日里最不喜歡的東西求助,心裏感到一陣的不習慣。

不過一切都已經晚了,骷髏已經到了面前。孩子慢慢的軟了下去,瞪大的眼睛里滿是不甘。他最後看到的畫面是可怕的骷髏消散,骷髏的身後是一隻渾身血跡於污水的,幾乎辨別不出來是什麼的一團黑色。黑色用幽綠的目光深深地看了孩子一眼,搖晃一下,也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過了很久,雨不再下了,天上的烏雲散開。夜遊神面無表情的一招手,一道魂魄化作一道黑影,鑽入他的懷裡,蹭了蹭小腦袋,溫暖的睡去了。

夜遊神講完了故事,獃獃地坐在那裡,良久無語,氣氛也就隨之沉悶了下去。最後還是呆傻猛愣的六道開了口:

“那你最後把那隻貓藏哪啦?”

嗖~一隻古董茶碗帶着茶恭弘=叶 恭弘還有濃濃的茶水飛向了六道的腦袋。

“你還真有臉問?”夜遊神憤憤的說,“當時我抱着那隻貓回來,讓你丫給找個好人家投胎,你丫挺的拍着胸脯說會給它投胎成世界上最長壽的貓,一生無憂無慮,錦衣玉食,只需要偶爾賣萌。”

“是呀,你看哥們多義氣!”六道淡定的探手抓住了飛來的茶碗,卻被隨之飛來的茶恭弘=叶 恭弘和茶水結結實實的糊了一臉,但是他的表情依然那麼的嚴肅正直,彷彿在以此證明他的義氣是多麼真實的存在。

“哼,那貓投胎在了富貴人家,然後投胎后三個月那家就移民到了國外,到現在人間過了幾十年了,底下過了上萬年了,我都沒能再見到它第二面。”夜遊神說完把手中的茶水一飲而盡。

“我擦,這也怨我啊!”六道憤憤的叫到,“你說找好人家的,我就選個長壽的,我哪知道他們移民啊!你早說你想天天看它,我就給你投他個一萬世的短命鬼,保證你倆天天見面!”

“你!”夜遊神噌的站了起來,對着六道怒目而視,我想他是真的急了。剛想上前勸解,卻見六道對着夜遊神一躬掃地,恭謹誠懇的道歉說不:“對不起,由於我工作的失誤,竟導致你們天人永隔,成了最悲催的跨國戀,還不能打電話發短信寫情書拍電報,對此我表示深深地歉意!”

夜遊神被他氣的吹鬍子瞪眼睛卻又不好發作,最後扭身走了。六道還在後面高喊着:“你放心!下次我一定讓它投胎在你的身旁,化身一道烏雲,醞釀着閃爍的雷光。到時候我親自給你當伴郎,孟婆就是你們美麗的伴娘!”我眼看着夜遊神的背影一陣的踉蹌。

不過六道也沒高興幾分鐘,因為一會夜遊神回來的時候帶回了二十八隻三黃雞。當然了,理由是冠冕堂皇的給小叨加加營養,至於加工則要麻煩廚神六道了。六道沒轍,念叨着就是坐月子也吃不了這麼多雞,這次難道是雙胞胎?或者懷的黃鼠狼的崽?一邊念叨一邊就去拔雞毛了。只剩下一陣苦笑,你倆吵嘴怎麼最後成了我挨罵了。算了,有黃燜雞吃就不抱怨了。

二十八隻黃燜雞,就算我們很饞,就算拼了命的去吃,可是終究是吃不完的。又沒有冰箱,於是我們見到誰都會遞上一碗黃燜雞米飯。然後黑白無常自然就吃到了肚子圓,卻依舊堅持每次回來吃一碗。報信的鬼差找了各種借口往我們這裏跑,反正每次到了必須是三大碗啊三大碗!然後走過奈何橋的客人除了喝茶還能選擇吃一碗黃燜雞米飯,搞得他們感嘆現在黃燜雞米飯實在是火的不像樣子,連陰間都開了分店了。到最後連判官們都偷偷過來蹭飯了,然後雞肉就有些捉襟見肘了。等到閻王躡手躡腳悄悄過來的時候雖然我們被嚇了個半死(這級別實在是高的太嚇人),我們卻只有雞骨頭湯拌米飯可以招待了。也不知道將來會不會因此被穿小鞋。

在這個過程中最實惠的是王婆,因為她一直都沒說話,只是在吃,從不間斷,只是在吃。據不完全統計,她前前後后最少吃了二十八碗,連閻王來了都沒顧得上抬一下眼皮。

吃的最少的除了閻王就是夜遊神了,貌似只吃了一碗米飯。等等,這裏好像有點什麼問題……我必須研究一下。在我連續追問了五十六次之後,夜遊神終於偷偷的告訴我:六道被人整了還能心甘情願必定暗中使了手段,至少根據夜遊神的觀察,六道從前天晚上摳腳之後還沒洗過手。我就覺得有點噁心,然後看着對面扭着小蠻腰在那裡哼着“你是我的黃呀嘛黃燜雞,怎麼愛你都不嫌多……”的孟婆,我就特別的吧,想吐!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