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人掛了這樣的書法作品?你問過他什麼是道?什麼是道法自然?

不懟不明白!

在幾個國學、易學群里,常常因為理科生思維,被打“太極”,學不成徐曉東,所以只好編寫了一個朋友圈段子:

 北大張大牛教授寫了一本“古今股經”,開頭是:股市有道,道非常道。洋洋洒洒10萬字,不想成為暢銷書。於是各種粉絲來訪,張教授總是“道非常道”,講人生講天地,偶爾也講經濟和產業。當粉絲最後問,600895明天漲不漲,張教授說“非常道”。問的太多了,張老師的學生就會上前阻止,說“別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張老師,回家好好看書,修鍊道,書中有道,處處有道”。

於是有的粉絲大賺了一把,數錢手酸之餘,感嘆,張老師說的好啊“股市有道,道非常道”;有的粉絲大虧剩下底褲,忍痛割肉的同時,也感嘆,張老師說的好啊“股市有道,道非常道”…….

多少年下來,張大牛越來越牛,這本“古今股經”成為經典。尤其是“股市有道,道非常道”,貼遍了各個土豪洋鱉的辦公室和床頭。

編出這個段子,不是衝著貶低“道德經”,而是衝著一直沒完沒了的“懸空”國學者,不管他是科班出生的,還是地道的“民哲”。

我後面加了一句對道的描述:

道,必須是F=MA一樣的,對每個字母代表的概念有明確的定義,同時給出這些概念之間的關係,這個關係就是道。任何時候,任何時間都適合。直到有證明它不正確為止,而這個不正確,也是可以重複的。

按照孔子的生平,老子大他30歲左右,如果道德經真是那個“國家圖書館館長”寫的,那麼2600以來,我們並沒有任何進展,除了“懸挂”那些“道法自然”的書法作品以外。因為誰也沒有因此知道了什麼是道?也不知道老子說的道是指的哪個領域,還是世界統一理論?還是老子當時真的只是為了搪塞邊境人員,獲得批准出關而已。

在這2600年間,我們乾的唯一一件似乎在進展的事情是“考古”發現:

清代之前,《道德經》版本有103種之多.古書在上千年的傳抄、刻印過程中難免出現錯誤,迄今為止,校訂本共三千多種;現在可以看到的最初的版本,是1993年湖北荊門郭店楚墓出土的竹簡《老子》,比馬王堆帛書本的《道德經》年代早100多年。

93年的考古中,最讓很多“考古哲學家”興奮的是,道德經是分成2個部分,而且是先有“德經”,後有“道”經。

這可是了不得了:現有道後有德,還是先有德后得道啊?難道我們2600年都搞錯了!?

我們另外來看看數學這麼玩的:

大約1637年左右,法國學者費馬在閱讀丟番圖(Diophatus)《算術》拉丁文譯本時,曾在第11卷第8命題旁寫道:“將一個立方數分成兩個立方數之和,或一個四次冪分成兩個四次冪之和,或者一般地將一個高於二次的冪分成兩個同次冪之和,這是不可能的。關於此,我確信已發現了一種美妙的證法 ,可惜這裏空白的地方太小,寫不下。”

1994年10月25日11點4分11秒,懷爾斯通過他以前的學生、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卡爾.魯賓向世界數學界發了費馬大定理的完整證明郵件,包括一篇長文“模橢圓曲線和費馬大定理”,作者安德魯.懷爾斯。另一篇短文“某些赫克代數的環論性質”作者理查德.泰勒和安德魯.懷爾斯。至此費馬大定理得證。

瞧一瞧數學界這356年在幹啥的!

哲學也好,科學也好,總的說來是揭示“規律”的,規律就是道。

否則就是耍流氓。

國學研究、古代哲學研究、儒家研究,都是為了揭示規律。

儒家哲學是為了揭示社會運作的規律,馬克思也是這個目的。當然馬克思走的更遠,他的理想不單單是揭示,馬克思指出:“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

這個也無可厚非,牛頓和愛因斯坦也是揭示了規律,同時人們利用這個規律改變了人們的生活。

這就是應該的道

其他的懸空之談,可以休矣!

按我說,道法自然,確實不錯的一句話,很簡單,就是按照自然規律辦事,自然科學揭示自然規律,所以道法自然,老子是告訴我們,用自然科學來思考,來工作!

道就是自然科學原理。就是牛頓定律一直以來的科學發展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