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開始這篇之前,Sir來做個預告:

明天中午12點整,Sir要做一件“壞事”。

不僅自己做,還想煽動你,一起做!(想想就好玩死了)

Sir的為人你懂的……玩驚喜,必發福利!

各位期待周末幸福的毒飯,記得準時來公眾號搶,伯見伯散!


我是正文開始的分割線

每年5月,是每一部商業大片都垂涎的,北美院線第一個黃金檔。

今年有氣勢如虹的《銀護2》,估計沒哪部電影敢緊隨其後,成為炮灰。

不過呢,也有一部。

它就選擇了迎難而上,難道,確定自己有力挽狂瀾的實力?

《亞瑟王:斗獸爭霸》

King Arthur: Legend of the Sword


之前,毒舌北美小夥伴@Jackie,對《亞瑟王》是充滿期待的。

所以當北美首波媒體評價出爐,他直接就爆了句:

What the Fxxk!!


爛番茄新鮮度只有8%……

雖然經過两天沉澱,爛番茄新鮮度總算爬到27%。但這個成績還是爛到爆。

神奇的是,影評界一片叫衰,觀眾緣倒不錯。

IMDb7.4,豆瓣7.5



於是,帶着不信邪的心態,我和Jackie毅然走進電影院——

在兩個小時后,我倆舉起了大拇指。不是給影片,而是給爛番茄:

差評啊?該!


你可能要問:既然評分低,為什麼我們不信邪呢?

因為它的導演欄上,寫着·里奇


這貨眉宇間……還有點神似小賤賤瑞恩·雷諾茲

早在兩年前,Sir就說過:他永遠也成不了大師,但每部電影都好看

這貨曾拍出堪稱神片的《兩桿大煙槍》《偷搶拐騙》,說人話,他有三個特點——

對白很痞很有才華;節奏很性感很有才華;畫面很臟很有才華……這些鮮明的作品屬性,影響了無數後來者。

比如寧浩就是其中一個。

近幾年蓋·里奇的作品,有《大偵探福爾摩斯》系列、《秘密特工》,雖算不上頂尖,但成色始終可圈可點。

而說回《亞瑟王》,“石中劍”的傳說家喻戶曉,不走尋常路的蓋導,會怎麼拍這部主流史詩呢?

嗯……他也不能免俗地,把它製造成了導演生涯中場面最大、特效最多的電影。


本片的成本達到了1.75億美元,也是蓋導的生涯之最

雖然不免俗,但做得不錯。

預告片里,我們甚至看到了壯觀程度不輸《魔戒》的場面。

像是身形大到可以撞破城牆的巨象、動輒上千人的鏡頭,還有超乎想象的魔幻戰鬥場景。


出眾的視覺特效和動作設計,亮了。

此外,配樂也夠燃。

看完電影,我成功地記住了配樂師丹尼爾·彭伯頓(Daniel Pemberton)的名字。


他和名導丹尼·博伊爾在2015年的《史蒂夫·喬布斯》中合作過

好的配樂,在於它與影片風格形成了完美契合。

那,就必須說到本片最大的賣點——

蓋·里奇鮮明的個人風格。

如果用一個字總結蓋導的電影,那絕對是:

《亞瑟王》做到了。

比如在亞瑟拔劍之前,免不了對他成長過程的表現,這很容易被拍成一段無聊的前戲。

蓋導沒這麼干。開場不久,他就用一段精彩絕倫的蒙太奇,在兩分鐘內搞定了男主角本該漫長的成長。

電影官方放出了這段戲的一部分:

| 時長:01分15秒 |

《亞瑟王:斗獸爭霸》製作特輯 生活場景的真實還原_亞瑟王:斗獸爭霸_電影_高清1080P在線觀看_騰訊視頻

你就說酷不酷吧。

這短短兩分鐘,節奏凌厲,信息量極大。以錢幣作為線索,把男主被妓女收養、在街頭成長、在武館鍛煉,從一個小不點成長為武藝精湛的壯碩幫派小頭目的全過程都展現了。

這一段剛完,Jackie就忍不住跟我說:

太屌了!


這還只是開頭。高潮沒過,蓋導又搞出了新花樣。

在接下來的對話里,蓋導直接把現在和過去兩條時間線混剪,這邊角色正在講故事,鏡頭迅速一切,直接把故事用畫面展現出來。

聊天角色與對話內容的迅速切換,讓一段用作背景交待、很可能陷於無聊的對話戲變得無比刺激。


當然,片中還有不少蓋·里奇的招牌手法。

比如不時出現的英式冷幽默,或是快速剪輯中突然插入一個慢動作。


總而言之,電影前20分鐘,全程高能。

從一開場宏大的魔幻戰爭場面,迅速發展到叔叔殺害男主父母奪取王位,再到男主長大成人,終於拔出石中劍。高潮迭起,讓人慾罷不能。


還有英倫男神貝克漢姆的客串

如果電影就在這裏結束……

嗯,那大家都開心了。

但始料未及的是,此後電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迅速滑向了……無聊。

首先,電影陷入了一種錯亂的節奏。

如果說開場凌厲,5分鐘就講完了少年的小半生,讓人心潮澎湃,那到了故事的發展階段,節奏突然變得奇慢。

花了幾十分鐘叨逼叨,用大量對白堆砌出亞瑟從拔出石中劍到成為起義領袖的過程,讓人昏昏欲睡。


更讓人難受的是,後面的內容不管是劇情發展還是人物塑造,都毫無說服力。

比如革命軍策劃刺殺國王的戲。

在明知露面的國王是替身的情況下,亞瑟的左膀右臂、神箭手比爾卻出於私人恩怨,射殺了假國王身邊的護衛。

這毫無價值的幾箭,差點導致全軍覆沒。

再從這個無腦的陣營骨幹往外輻射看,其實《亞瑟王》的所有角色,都非常臉譜化,甚至可以說,沒一個角色立得住。

最集中的體現就是主角亞瑟。他有一個野蠻奮鬥的少年時代(2分鐘開場蒙太奇),但成年後……

成長?基本靠貴人;成功?基本靠運氣。

在電影中段,亞瑟因為無法駕馭大寶劍而產生了畏懼,將大寶劍丟到水中。


隨後,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顧慮,湖中女巫就幫他撿回了劍,還順便託了個夢,亞瑟一醒,就立馬接受了那個偉大的事實——

我特么、原來、果然、是天子啊!

兒戲不?

於是,主線劇情也因為人物塑造的單薄,毫無懸念地薄弱下去。

整部電影看下來,感覺就是《權力的遊戲》《魔戒》《魔獸爭霸》和《大偵探福爾摩斯》毫無化學反應的大拼貼。短暫的驚喜后,是漫長的視覺疲勞。

這不禁讓人想起《食神》里那條犹如受過核輻射的魚。


……多塊魚啊,多餘啊……

宏大的特效、豐富的元素、突出的導演個人風格,到頭來還是沒能拯救這部電影,再次印證了那句真理:

技術,始終要為故事服務。

我喜歡的蓋·里奇,本來很會用技術講故事。

《兩桿大煙槍》,傑森·斯坦森在街上被追捕,慌亂中把箱子丟飛了。鏡頭從正常速度突然放慢,在吸引觀眾注意的同時,旁白恰好說到:

想與這種在街頭賣贓物的生活告別——慢鏡頭完美地呼應了故事。


《大偵探福爾摩斯》,打鬥場面也是正常速度和慢速度的完美結合,不僅製造了拳拳到肉的痛感,更結合人物性格,詮釋了福爾摩斯用腦計算攻擊之精確。


《偷搶拐騙》,角色說了一句“我要去倫敦!”后,緊接着便是幾個細節動作的快速剪輯。只用幾秒鐘,就向觀眾傳遞了一段緊張、刺激的跨國旅行。


好的作品,一定是故事先行,所有的拍攝手法,都為敘事技巧服務。

蓋導以前的作品,總會有幾條錯綜複雜的敘事線索,最終匯到一處。故事夠紮實,才有足夠的空間玩花活。

而《亞瑟王》說到底,又是一次老套的“王子復讎記”。

也許我們可以說編劇龜毛。但蓋·里奇,一定也有責任。

蓋導可能是太看重炫技橋段了,以至於全程強行把劇情往橋段上推。可這樣有用嗎?

某家美媒痛心地說:

蓋導想讓電影無處不機智,但觀眾對這種把戲,早已累覺不愛了。


他這幾年不溫不火,一方面是因為模仿者多,個人風格已不像從前那樣新鮮亮眼。另一方面,可能他在一定程度上也陷入了炫技的泥潭。

廉頗老矣。

可我還是懷念記憶里那個很會玩的“老痞子”。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