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所需,文章以第一人稱描述,涉及人物皆是化名,呼籲大家,遠離酒癮的傷害,重建美好人生)

1

停杯罷飲的第十二天,醒着也如醉着,一些往事隨酒而去,那些曾經暗夜中的哭泣與掙扎,變得很遙遠,很不真實。是誰在燈紅酒綠的寂寞里長歌當哭?是誰在午夜寂靜的街道上踉蹌前行,摔倒在路邊睡到黎明?是誰醉到深處滿身憤懣到處挑釁卻被別人打的滿臉血污?

是我嗎?我是個女人嗎?我是個人嗎?我的感情我的尊嚴我的心我的愛,在哪裡?

我第一次以清醒的意識狀態來看酒精後面的我,我對自己充滿了憐憫與悲傷。從酒瓶後面走出來,我看不到,現實世界,愛在哪裡?我的親朋在哪裡?有誰能穿越酒精的濃度來抱起無助的我?

這種悲傷侵蝕了我,我想逃避。逃往哪裡?過去有酒,現在什麼也沒有。除了我剛加入的AA嗜酒者協會認識的那些熟悉的陌生人,我什麼也沒有。

我把自己封閉在濃重的自我抑鬱中,忘記了所有,忘記了我是個心理諮詢師,忘記了督導師柳銘,忘記了父母爸媽,忘記還有摯友芊芊的陪伴與牽挂,忘記了曾經的過往,我將自己徹底遺忘。

所謂的熟悉,是指只要電話一接通,不管對方是男是女,都會深深的懂得我每一句話後面的蒼涼,有時會員們也會替我表達出來我的感受。

同是天涯嗜酒者,相逢何必曾相識?

而陌生,是因為素昧平生,從未相遇。因酒而結緣,我能信任這些人嗎?

停杯罷飲的第十二天,我感覺異常孤獨,很深的委屈從骨髓深處一絲一絲的飄繞凝聚,我哭了,清醒的哭了。

我覺得,沒有酒的日子,一切變了模樣。酒在那端,深情的呼喚我:"回來吧,我的親愛,我永遠在這裏等你。"

我的手顫抖着,伸向錢包,準備飛奔到酒的懷抱,我離開它太久了不是嗎?我很乾渴,我無依無靠,我很累。

"沒有你陪伴我真的好孤單。。。。"我的電話在此時很應景的響了起來,將我從這種情緒的纏繞中拯救出來,是大山,我長舒了一口氣,內心很是歡喜,慶幸這個電話好及時,我沒有被酒魔誘惑。

"九尾貓,你確定來參加下午的AA嗜酒者協會的現場見面會嗎?"

我毫不猶豫的回答:"確定的,我要參加。"

再次確定了時間地點,準備前往。

其實大山說過兩次了,我一點兒也不記得。自從停杯罷飲后,我白痴了很多,行動遲緩。海風說是干醉,屬於戒斷反應。

停杯罷飲,不僅要面對生理上的軀體化反應,更多的心理上的反應,這需要時間。








2

我來到山東省精神衛生中心參加AA嗜酒者協會的現場見面會,更多的是好奇,我會遇到什麼呢?

很多會員去參加合肥的大型現場會了,包括小吳。海風因為身體原因,來不到現場。我在病房樓前跟大山匯合,來參加的還有其他兩個酒鬼,大家做個簡短的交流后,一起沿着樓梯來到戒酒中心病房前。

大山敲了敲厚重的防盜門,裏面有腳步聲,鑰匙聲,說話聲,隨後有人將門開了一條細縫,一個醫生從細縫中伸出頭來,以詢問的眼光看向我們。

大山道:"AA會員,來開現場會。這些也是會員。"

我們被放行,大們隨即鎖上。我感覺很壓抑很沉重。走廊里有些穿着條紋病號服的病人,有的坐在廊椅上,有的慢慢踱步,他們的表情是一樣的,全部目光獃滯、行動遲緩、毫無生機。他們中有人抬頭看看我們,大部分人對我們的到來沒什麼反應。

我悄悄問大山:"這些病號都是來戒酒的嗎?"

大山回答:"是啊。也是我曾經呆過的地方。"

我震驚無語。如果我不停杯罷飲,這裏也會是我呆的地方。我打了個冷戰,好恐懼,不由的緊緊跟隨在大山後面,像個被酒魔追趕的尋求保護的孩子。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類同胞被酒魔捉走折磨至殘至死生不如死,起碼我是滿身瘡痍、心靈破損。

我們來到會議室,準備開會。一些病號紛紛前來,我選擇坐在最裏面,跟他們保持距離,我幻想他們會跑過來傷害我。腦海里浮現出堂姐靈兒被她醉酒的老公暴打的影像,面對一個酒鬼老公,她那凄惶驚恐的眼神,像針樣刺痛我。

靈兒很愛姐夫,姐夫獨愛酒。不喝酒的時候,姐夫會叫靈兒親愛的,寶貝兒。喝了酒以後,寶貝兒變成了傻逼娘們、賊私孩子。尤其這個傻逼娘們不讓他喝酒的時候,姐夫不再是姐夫,他是酒魔的走狗,拳頭雨點兒般沒輕沒重的落在靈兒身上,嘴裏罵罵咧咧,不過癮的時候再踢上幾腳。

靈兒就咬着牙,她從來不哭,即使把嘴唇咬破,她也忍着。我們大家都知道她的婚姻是這樣,勸她離婚,她就是不離,經常告訴我們她不小心摔倒了,摔傷了胳膊擦傷了臉。

我離開農村老家后就再也沒見過她,聽說她跟姐夫越鬧越凶,有次因為奪下姐夫手中的酒瓶,被姐夫剝光了衣服打,並把她的衣服都抱到院子里一把火點了。

靈兒大我六歲,我每每會老家都是她陪伴,這些忙着,竟然淡忘了她。在這個會議室中,面對病人,我竟然想起了她。諷刺的是,我跟姐夫一樣,是個酒鬼,嗜酒者。

環視會場裏面準備開會的酒鬼們,我內心深處有個聲音在吶喊:我他媽的有什麼辦法,我想變成嗜酒者嗎?你才是個酒鬼!我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的。






3

我搖搖頭甩掉這些回憶。大山在主持會議,介紹AA嗜酒者協會的十二個步驟中的第一步。他邀請大家輪流讀資料:

嗜酒者互誡協會第12個步驟第一步:我們承認在對待酒癮的問題上,我們自己已經無能為力,它使我們的生活變得一塌糊塗。誰會願意承認自己一敗塗地呢?當然誰也不願意,每一種自然本能都竭力拒絕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

一杯酒在手,使我們的頭腦扭曲的陷入了自我毀滅的酒癮當中,只有天道之舉才能讓我們脫離這癮癖。我們要承認這一點確實很可怕。酒精已經成了貪婪的債主,吸幹了我們的一切自負,使我們在它的要求面前喪失了一切抵抗的意志。

一旦接受這個暗淡的現實,人性的失敗徹底顯現。但是走近AA互誡協會之後,我們很快就採取了另一種眼光來看待這種屈辱。我們認識到只有通過徹底的失敗,我們才能走出通往解放和獲得力量的第一步。

承認自己的無能為力,是最終能建起幸福而有意義的生活的堅實的基礎。我們知道,加入互誡協會的嗜酒者,除非首先承認自己的毀滅性弱點及一切後果,否則不會有效。

酒精這個暴君在我們頭上揮舞着一把雙面利劍,我們先是產生有一種瘋狂的渴求,它迫使我們不停的喝酒,後來又被身體的過敏所清洗,它無疑要讓我們在這個過程中最終毀滅自己。

遭受這種侵害的人極少有能單槍匹馬贏得這場搏鬥的,幾乎從未有過嗜酒者,單憑個人力量獲得康復,這是有数字依據的事實。顯然自從人類第一次造酒以來,這就一直這一直是一個事實。

酒精的鞭撻,將我們推向了互誡協會。在那裡我們發覺了自己處境的致命危險。那時,也只有在那時,我們才敞開胸襟接納信念,並且願意聆聽,我們才做好準備,為驅逐那無情的癮癖,在所不惜。

大量的實驗已經證明,這是互誡協會生活的一個事實,除非首先承認他自己的失敗徹底失敗,否則我們不會找到持久的力量。這一原則是我們整個協會及發芽開花的主要根基。

我問我自己為什麼要停杯罷飲?因為我不想死。在最後一次醉倒醒來,發現自己無力的躺在地上,我嗅到了死亡的味道。閨密青青以她自己的死亡,喚醒了我生的意志,喚醒了我要清醒的、美好的生活下去的意願,我必須停杯罷飲,我別無選擇!

我要給自己找個助幫人,我要走十二個步驟。我要脫離酒魔的掌控,重回人間!

4

開完現場會,我回到家裡,心情久久不能平復,五味交織。我給我的心理督導師柳銘發了微信。他曾笑稱,我目前是在醒酒的過程中。醉了二十年的光景,要用多久醒來?

柳銘發來的信息:

九尾貓,在醒酒的過程中留意自己“三觀”的變化……。

世界觀:酒醉中看到的世界是混沌,遙遠與己無關(自身難保)……;

現實生活呈現出得過且過,胸無大志,無激情,無追求,無理想……;

言行幼稚而單純,思維簡單,行為魯莽,說話胡言亂語……;

生活中,酒友多於朋友……;

人生觀:酒醉中不知自己從那來,也不知自要那去……?

現實生活中僅僅為生存而活着(醉生夢死),既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他人,象動物一樣活着而己……;

情感淡薄,人際隔離……;

價值觀:酒醉中金錢既是錢……;現實生活中,多非理性消費,無計劃,無存款,無所謂……;

不懂人情世故,不知付出,只圖索取,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

是時候該醒酒了,認真疏理一下自己的“三觀”……;

人的一切言,行均是自己的心理基礎所決定……;

所以,心理成長成熟是硬道理!  以上,僅供九尾貓參考。

也許是這一天經歷的太多,超出我能理解的範圍,也許是沒有了酒精的浸潤我開始乾涸,我極度疲勞,沉沉睡去。

電話依舊發出"滴滴滴"的提示音,柳銘兀自在微信中喋喋:只有醉過的人才會有的體驗……。在醉中讓自己錯過多少人和事,或許與你無關……。

但人生的短暫,不容許我們再放過點滴與分秒……。從醉中醒來,會有一種隔世感……。

一切從開始:學會說話,學着與他人交朋友……。

交朋友從珍惜自己身邊的每個人開始……,以開放,接納的心態欣賞他人的獨特性。不斷豐富自己的人脈,在交往中展現自己,證明自己……。

人只有活出自己的價值,才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敬請期待:停杯罷飲(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