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活成了我媽媽的樣子,我一點兒都不想這樣。”依文悲苦地發現。

她婚前是個傲嬌的富家女。

爸爸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北京打拚,沒用幾年時間就身居CEO。

她在集團里擔任財務工作。曉君供職於她爸爸的集團里,銷售業績頂呱呱。由於總是涉及報銷,一來二去,兩人就熟了。

曉君對依文展開了猛烈攻勢。女孩子嘛,總是經不起甜言蜜語的糖衣炮彈,很快就繳械投降了。

戀愛期間,在強勢任性的依文面前,曉君一幅奴顏媚骨,百依百順的樣子,依文很享受被捧得高高在上的感覺。

“你在你朋友面前會不會覺得找了老闆的女兒很有面子啊?”依文故意試探。

“要說沒有我一定沒說實話,但我愛你是認真的。”曉君信誓旦旦。

這話像是一根定海神針,將依文心裏翻騰的那些小波浪歸於平靜。

他們很快就結婚了。

婚後,本來就忙的老公更忙了,家對他來說很淡漠。他們的角色發生了反轉。老公變得越來越強勢,她成了低眉順眼的那一個。

他們吵架時,老公會用老丈人的話揶揄她:你爸說的,讓我顧好事業就行,咱們家裡有你爸管。這話能噎死人。

她反駁:我是跟你過,還是跟爸過?

“你爸說,男人只要有事業,供着女人好吃好穿,女人還挑什麼?”老公總是開口閉口用老丈人的金科玉律來綁架她。

爸爸是掙了很多錢,可是媽媽卻痛苦了一輩子。依文從記事起就發誓長大后絕不要過媽媽那樣的生活,雖然錦衣玉食,可是心是空的,就像那個家一樣,甚少有爸爸溫暖的陪伴。爸爸常年只是忙着掙錢,沒有時間陪她們吃飯,散步,看電視,這種充滿煙火氣息的生活,只能是別人家的。女人是水做的,可是媽媽的心裏卻挖了一口枯井,多年來一直枯竭着。

她經常看見媽媽站在窗前,抱緊雙臂,眼神空洞地望着遠方,一言不發,一站就是好幾個小時。

“媽媽在想些什麼呢?”那是她年少時常常想問卻又無從開口的問題。

現在她明白了。

自從她有了孩子后,每天囿於廚房,雜務,孩子時,焦頭爛額,老公卻不理解也不管,他還倒打一耙,抱怨她不理解自己,現在正是事業的上升期,一心撲在事業上無可厚非。

他們生完孩子后,老公說孩子吵他睡覺,然後就分床了,兩年多來,夫妻生活少的可憐,5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

她說自己像極了古代的那種妃子,剛開始被臨幸了幾次后就被永遠地打入了冷宮,出不去也入不了皇上的法眼,枯坐到明的日子,那叫熬。

她突然就明白了媽媽這些年來的不易。

說好的不走媽媽的老路,卻為什麼不偏不倚,不差不離?





原生家庭帶給一個人的影響就像胎記一樣是終身的,是難以消除的。這影響有好有壞,壞的影響就是夫妻感情不好,家庭不和,婚姻不幸,孩子在年幼時像被打上了烙印,什麼時候端詳,什麼時候痛苦不已。而好的影響便是夫妻恩愛,相互理解,信任,包容,尊重,一家人和和氣氣,孩子會在耳濡目染中學會這種和諧的相處方式,在他以後的待人接物以及婚姻生活中都會是一種良性的循環。

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這句話,我們聽得太多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成了家長的共識。

但其實,如果沒有一個和諧的原生家庭,意味着沒有一個好的成長環境,而我們每個人都是環境的產物,環境的好壞直接關係著一個人的成長。父母的婚姻不幸於孩子就是災難,因而我們在娘胎里時就已經輸了,這才是真正的輸在起跑線上。

然而,很多夫妻感情不和的家長們,為了孩子有一個高起點,也是蠻拼的。從懷孕開始,胎教就開始了。出生后,吃喝用度盡最大可能要好的。為了開發智慧,上各種名目繁多的早教班。上幼兒園后,明爭暗比,欣欣於孩子又多會了幾首詩,幾個字,多學了幾句英文,爭報令人眼花繚亂的興趣班,甚至有的家長報了英語班還希望孩子將來在單位里多一種特長再報舞蹈班,繪畫班等,如果不是家長分身乏術,恨不得將孩子培養成全才。上小學后,各種補課班裡總是人頭攢動,孩子的作業高如珠穆朗瑪峰。進了中學,更是被書山題海壓的喘不過氣來。

畢業后,當其一頭扎進供需嚴重失衡的人才市場時才發現,人很多,才很少,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人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因為,從小就被放進“才”的模子里按照理想的模式打造,卻被忽略了作為一個“人”的個性訴求和基本需要。

望子成龍者眾,望子成人者寡。

這源於我們功利的教育。一直以來,我們都堅信只要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以後的路會走得更好更平順一些。而這起跑線是世俗的,是功利的,是物化的,是關乎智商的。可是我們忘了,在這個處處紅海的社會,大家的智商都差不多,而擁有高情商則會讓人更容易闖出一片藍海。

和諧美滿幸福的家庭是一個孩子情商高的根基所在,根基打好了,他的人生也會是豐饒的。

因而,想培養一個合格的孩子,自己得是一個合格的父母,一個合格的父母,該是將婚姻經營的有聲有色的父母,這才是真正的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