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珠簾.jpg

東鳳續寫《三生三世十里珠簾》目錄

東鳳續寫《三生三世十里珠簾》28


“什麼!你和三殿下要成親了!”

鳳九一得空便來到了位於七重天,成玉的玉霞苑,不想剛坐定,就聽到了如此勁爆的消息,她嘴巴張得老大了,連放在嘴邊的桂花糕也忘了吃。

一陣微風吹過,樹上的七彩花瓣便紛紛落下,揚揚洒洒地落滿了整個涼亭。

成玉抬手摘下鳳九頭上的花瓣,略顯嬌羞道,“有什麼好奇怪的!”

“你不是說,連宋三殿下太花心,不可靠嗎?”

成玉將收集的花瓣放進一個小巧的白色絲袋裡,一針一線的縫合起來,“連宋這個人吧,雖然嘴有些賤,但是人還是不壞的。”

鳳九很是替成玉高興,能在茫茫仙途中,遇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本就不易,又能修成正果,從此神仙眷侶,相依相伴的,更是修都修不來的福氣。

她手撐着下頜,目不轉晴地看着成玉,“你在做香囊嗎?”

“對,看看我繡得怎麼樣?”成玉把手中的小香包遞給鳳九。

“呃……”鳳九瞧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兩隻鴛鴦,頓了頓,“很……好,就是有那麼一點點誇張。”

成玉倒是對自己的作品頗為欣賞,“不好看,他也得給我帶着。”說罷,又神秘兮兮地湊近鳳九,“我聽連宋說,帝君以前經常帶着一個綉着紅狐狸的香袋,是你做的吧?”

“嗯,”鳳九點了點頭,接着問道,“帝君他,真的帶過嗎?”

“豈止帶過呀,簡直是片刻不離身,朝會的神仙們都知道,只不過沒有人敢當面問而已。”

鳳九輕輕咬着下唇,臉上卻有掩飾不住的笑意,她把香包還給成玉,

成玉伸手接過,接着道,“說起來,真正讓我下定決心與他成親的原因,還是因為你們。”

“我們?” 鳳九疑惑地看着她。

“嗯,” 成玉認真地點了點頭,“當年,大紫明宮那場大戰,我和連宋也在,真是慘烈,” 她的神色突然暗淡了下來,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彷彿在回憶着什麼, “我從未經歷過戰爭,以為做了神仙,就可以不用考慮生死這些俗事,可是那天,大紫明宮遍地屍體,我第一次感到死亡的恐懼,我特別害怕,可是最後,看到你和帝君都為了彼此而犧牲自己,那時候滿天飄散的都是你們倆的魂魄,太令人震驚了,我突然覺得應該珍惜身邊的人,凡間有一句話說得好,莫待無花空折枝。”

“莫待無花空折枝,”鳳九瞧着眼前花朵滿枝的七彩樹,喃喃地重複着這句話,突然,像想起什麼似的,“什麼魂魄,你是說是帝君救的我嗎。”

“你不知道嗎?”成玉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鳳九。

鳳九迷茫的搖了搖頭,“沒有人告訴過我。”

成玉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哎呀,又多嘴了。”

鳳九忙搖着她的胳膊,“你快跟我說說,是怎麼一回事。”

話已經說到這裏,委實不能再隱瞞下去了,成玉便將當日所發生之事一五一十的,加上自己的再次加工,對鳳九敘述了一遍。

未等說完,鳳九便哭着跑了出去。

當日,浮玉劍插入自己身體的剎那,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了,對於自己為何會起死回生,她是一直有疑問的,她曾私下悄悄問過四叔,但是,四叔只是讓她安心養身體,說是家裡這麼多位上神,怎麼會救不下她的一條命。她依稀記得以前聽說過,姑姑當年也曾危在旦夕,最後也是被救了回來,她當真以為家裡有什麼靈丹妙藥,或是覆手乾坤的術法,所以她也就放了心。她未曾料到的是,她的性命竟會是帝君以命相搏,從老天那兒討回的。

今日,她終於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帝君對她的感情,其實一點都不比自己少,只是,都隱藏在了冰冷的外表下。

一路哭泣着跑回太晨宮,帝君議事還未回來,鳳九便回到自己的房間,倚在窗邊,定定地瞧着寢殿方向,日頭已然悄悄地落下,隔着幾處灼灼的桃樹,帝君寢殿還是一片漆黑。

恍惚中,又回到了大紫明宮,她懷抱着奄奄一息的帝君,鮮血從他的胸中汩汩流出,她用手怎麼捂也捂不住,殷紅的血從她的指縫溢出,流到了地上,滿地的,血流成河,觸目驚心。她哭的聲嘶力竭,而帝君要她好好活下去,那微微顫抖的聲音,穿過風,穿過雨,穿過長長的歲月時空,渙散的只剩下微薄的一點,就是這一點點,與她的心臟一起跳動,終於,夢魘一般叫醒了鳳九,她睜開眼睛,只看到如墨的夜色沉沉壓着她,心臟劇烈起伏,渾身的冷汗直涼到心窩子里,她驀地起身,跑了出去。

東華帝君確實有些忙,雖然他已退隱多年,但這四海八荒的許多重要之事,還是需要他最終定奪,是以,這幾日,回來的比較晚。

已經夜深了,微涼的月色,透過雕花窗欞灑下來,東華一襲白色絲袍,衣襟微微敞着,露出一點鎖骨,倚在床邊,他修長的手指正持一冊經卷,看似在研讀,卻久久也未曾翻頁。

那日連宋的話,雖看似調侃,卻句句烙在他的心上,在他行將釋放的心裏,留下一道深深的疤,雖然他極力不去想,可是那絲絲點點蔓延的疼痛卻愈來愈清晰,讓他不得不面對事實,他叩問自己的內心,一個在三生石上沒有姻緣的人,可以帶給她幸福嗎?天知道,他多想看到她鳳冠霞帔,一定美艷的不可方物,但他能夠擁有嗎?

突然聽得有人撞開了門,卡嗒的一聲響,在這個寂靜夜裡顯得猶為刺耳,他轉頭望向門口,鳳九身着單薄的衣衫,一臉局促地站在那裡,赤着腳站在冰涼的地面上,她衣袖下的手緊緊握着,雙肩卻止不住的瑟瑟發抖。

東華微蹙着雙眉,從榻上起身,拿起床頭的紫色外袍,披在鳳九身上,俯身將她抱起,放在自己的睡榻上。

螢螢的燭光下,她膚如凝脂的臉上猶掛着淚痕,東華抬手,修長的手指掠過她的臉頰,抹去眼角的淚,低聲道,“你怎麼了?”

不問還好,這一問,鳳九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帝君,” 她雙手環着他的腰,臉緊緊貼在他的胸膛上,愈發地哭起來。

止不住的淚水,氤氳了帝君的白色中衣,擴散出一圈又一圈淺淺的濕痕。

帝君遲疑着伸出手,輕輕拍了拍鳳九的後背,良久,鳳九終於止住了哭泣,她抽泣着抬起頭,“我夢見……帝君…..死了。”

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東華微微地笑了笑,“原來是做噩夢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

“可是,你用元神救我,為什麼不告訴我?”

帝君輕挑了挑眉頭,“這,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鳳九搖搖頭,“為什麼不能大驚小怪,你是曾經的天地共主,你可知道,你的生命對於整個四海八荒來說有多重要,你又知不知道,在鳳九的心裏,它比我自己的命還重要……”

鳳九再一次抱住了他,紫色的袍子脫落,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頸,她的雙肩籟籟的抖動。

東華抬起手,想要摸一摸她,卻在空中停住,良久,他艱難地收回了手,遂起身,他喉嚨微微動了動,千言萬語郁於心中,卻只道了一句,“我送你回去?”

鳳九拽住他的衣袖,仰起臉,目不轉晴地瞧着他,“帝君,你……不喜歡九兒了嗎?”

心臟彷彿偷停了一拍,帝君垂眼看着鳳九,瑩瑩的燭光下,晰白的臉上,籠了一層淡淡的嫣紅,別有一種誘惑的美麗。

他越來越怕這樣的對視,因為那總會讓他沉淪,情願溺死那如水的眸子里。

他閉目,後退幾步,搖了搖頭,半響,艱難地開了口,“我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解決,我不能……。”

鳳九慢慢鬆開了手,伏在床榻上,淚水又一次滑落,她把女孩子的矜持和自尊都踩在腳下,終究不過一場鏡花水月。

淚眼朦朧中,有人把雲被蓋在身上,然後,那熟悉的腳步聲漸行漸遠,漸漸聽不見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