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理想的愛情和婚姻大概就是找到“靈魂伴侶”。

有個姑娘留言說自己已經奔三了,至今單身。在北方二線城市,這是個很尷尬的年齡,除了“愧對”父母家人,還要躲避親戚朋友及閑雜人等的目光,她坦言自己經常感到“驚慌”。又很不甘心,這麼多年,自己等待的應該是一個“靈魂伴侶”,而不是隨隨便便找個人把自己嫁掉。

第一次知道“靈魂伴侶”一詞,是讀到一篇關於行為藝術家的報道。2010年,Abramovi(瑪麗亞·阿布拉莫維奇,塞爾維亞的著名行為藝術家,有“行為藝術之母”之稱)在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靜坐了716小時,接受了1500個陌生人的與之對視,許多陌生人在她的注視下情緒激動,而她巋然不動。只有一個人的出現,讓雕塑般的她顫抖流淚了。Ulay,是她的靈魂伴侶!

我看過那段視頻。隔着一張桌子,Abramovi眼淚流下來,伸出手跟Ulay握在一起……他們曾是一對出生入死的戀人,在一起生活12年後分開。時隔22年,倆人再次相遇,宣告合解。


網絡圖片

什麼是靈魂伴侶呢?有段話是這樣描述的:

遇見靈魂伴侶的感覺,就好像走進一座你曾經住過的房子 。你認識那些傢具,牆上的畫,書架上的每一本書,抽屜里的每一樣東西:即便在黑暗中,你仍然可以在這座房子裏面自如地四處行走。

據說靈魂伴侶的出現,可能是一次對視、一個回眸、一場夢、一句不約而同講出來的話或一種特別的感覺。在上千萬人口的城市、在茫茫人海中,遇到所謂的“靈魂伴侶”,絕對是小概率事件,甚至“可遇不可求”。

2


網絡圖片

關於“靈魂伴侶”,我總會想到《廊橋遺夢》。

住在美國麥迪遜寧靜小鎮上的家庭主婦弗朗西斯卡,在丈夫帶兩個孩子外出的四天時間里,邂逅闖蕩天涯、四海為家的國家地理雜誌攝影師羅伯特,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頸椎不舒服去做推拿按摩,頭朝下趴在那裡要一個多小時。我把手機放在床下的板凳上,臉埋在特製的按摩床上,趴在那裡重看了一遍這部影片。

第一次讀《廊橋遺夢》是90年代初。清楚地記得是在王府井大街的外文書店買的那本小說的中文譯本。後來拍成電影,老戲骨梅姨(梅麗爾·斯特里普)飾演女主角弗朗西斯卡。第一次看那部影片,有些許的失望,羅伯特的扮演者又老又丑,奇怪“梅姨”怎麼會看上他?

時隔二十多年,在《廊橋遺夢》中看到一種無可奈何的人生況味。那種感覺,大概只有人到中年的人才能解讀吧?

“最後的牛仔”羅伯特,是本性有點浪漫氣質的意大利姑娘弗朗西斯卡的靈魂伴侶啊。丈夫善良顧家但不解風情,生活平靜而乏味,因某種機緣被潛藏在心底的激情被激發起來,圓了少女時代的夢。他去過她從小生活的小鎮,坐過她乘坐的火車,在街角咖啡館的座位上看來來往往的行人,而那個座位,她也坐過……那麼多共同的語言,那麼凄美的情話:

“我在此時來到這個星球上,就是為的這個,弗朗西斯卡。不是為旅行攝影,而是為愛你。我現在明白了。我一直是從高處一個奇妙的地方的邊緣跌落下來,時間很久遠了,比我已經度過的生命要多許多年。而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向你跌落。”

這樣確切的愛,一生只有一次,我今天才知道,我之所以漂泊就是為你。

她收拾好行李要羅伯特“帶我走,現在就走,帶我去你到過之處,到世界的另一端”,最終,卻還是選擇了留在丈夫和孩子們身邊,沒有讓家庭支離破碎。

這是一部關於“婚外情”的影片。對家人的責任,也有對世俗眼光的畏懼吧,使她捨棄了追隨愛情而去的念頭,回歸到了平凡的生活本身。

此後人生,彼此惦念,但再無交集。

風雨交加的車窗外,羅伯特的車等在前面,弗朗西斯卡緊緊地抓住車門把手,紅綠燈再晚一秒變幻,她可能就會衝下車去……綠燈亮起,羅伯特的車開走,她也放棄了衝出去的勇氣,任淚流了滿面。

20年前影片看到這裏,大概無動於衷;20年後,趴在按摩床上,大顆的眼淚掉在地上,感受到“忍痛割愛”的感受,迷離了雙眼。

3


網絡圖片

這部影片的終極意義是什麼呢?並非歌頌“靈魂伴侶”們的愛情吧?假如弗朗西斯卡拋夫棄一雙子女跟羅伯特私奔,倆人一起浪跡天涯過日子就能如神仙眷侶般白頭偕老么?

古往今來,古今中外,愛情之所以令人魂牽夢繞,大概就是因為她的多樣和不完美。特別是在文藝作品中,就是要把愛情毀滅給人看的。賈寶玉就是娶不了林黛玉,羅密歐就是不能跟朱麗恭弘=叶 恭弘結合,梁山伯和祝英台就是要化成蝴蝶……“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弗朗西斯卡在遺言中要求兒女把她的骨灰灑在廊橋下,因為羅伯特的骨灰也在那裡。

事實上,正是因為她和羅伯特恰到好處的克制,讓婚姻生活並非一帆風順的兒女,對自己的婚姻進行了反思。他們從一開始的憤怒、無法接受,到慢慢面對、理解、接受,並因此而思考結婚的意義,做出了跟妻子、丈夫修好的舉動。弗朗西絲卡的女兒打電話給丈夫,說“親愛的,我們該好好談談了”;她的兒子跑回家,抱起正在怒氣指責他一夜未歸的妻子,像當初熱戀一樣的吻她,問:“我令你快樂嗎?”

這個結局揭示的才是影片的主題吧?!

如果你沒能遇到所謂的靈魂伴侶,也要好好對待已經選擇的那個人一起過日子的伴侶,努力變成對方喜歡的樣子,也讓對方因你的存在和價值,而變得更好。你可以把並非是“靈魂伴侶”的那個人,在歲月的更迭中變成“靈魂伴侶”,讓彼此的靈魂站在同一層面、同一高度,這是弗朗西斯卡給子女的遺願,埋藏在廊橋下的,只是她一個人的夢。

如果你一直在尋尋覓覓,期待“靈魂伴侶”出現才肯談婚論嫁,蹉跎的是歲月,可能也終無所獲。

丁是丁:簡書籤約作者,微博讀書書評人。目光炯炯,內心溫暖。新書《你與更好僅一步之遙》在各大平台熱銷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