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江湖判官筆

原文鏈接:琅琊令之快意恩仇|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生死拂衣去<br>

原文作者:折柳九十枝<br>

本期判官:明墨十八<br>

投稿標準:武俠江湖之勇氣咖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專題簡介及收稿標準

本人承諾評文的客觀性,並堅持站在作者和讀者的立場,多方面多角度分析原文。以下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覺得在理可以接納,覺得不在理歡迎來辯。


原文概要:文章是以彭亭之與鍾凌這一對師兄弟的恩仇為暗線,以朝廷爭權為明線,來展開全文敘述,行文至結尾處,二人一戰未果。

一、文風有變,內容銜接不當

讀完全文,不得不說,這篇文章的線索雖明顯,但銜接卻並不是那樣完美 :

通讀全文,總是感覺前文與後文相比,文風有了些許變化。

讀完之後,並沒有使人產生一氣呵成之感,反而會感覺前文開頭將讀者帶入一條大路,但卻又莫名在半途被作者用另一種文風牽引,偏離了心中原定的路,而進入了另一番天地。

二、短篇之文,架之以長篇輪廓

前文在描寫彭、宋的出場、對話,鋪陳過於繁多冗長。

這樣看來,對於短篇而言,此文的詳略似乎並不是很恰當,前半部分過多的帶有官場氣息的描寫, 讓我初讀之時,感覺心中暢想的俠氣被沖淡了不少。

而這樣的描寫,也並沒有對後面的江湖恩仇渲染出該有的氛圍。

其中穿插落魄書生與富家千金的故事,更是顯得啰嗦,與主題無關。對鍾凌的種種描寫則更是有長篇之感。

三、代入情感不連貫

正如我上文所提及,作者前後文之間有一個過渡,而正當我們從官場風雲中抽身,陷入江湖紛爭之時,文章卻戛然而止,令人意猶未盡。剛想深入其中,無奈作者已無下文。

這使得讀者剛剛被帶入的情感突然中斷,似是一口鬱氣結於胸口。

四、人物刻畫乾癟

僅從刻畫人物方面來分析:對彭~的心理描寫較少,總感覺他應該是個有故事的人,但作者卻忽略對他的細節描寫,即便作者不想明說,但委實也應該運用一些側面描寫來刻畫他的形象。

除此之外,文中的側面描寫很少,大段大段的直接描寫,會讓讀者喪失研讀的興趣,帶動感並不強,這是文章的一大敗筆。

五、情節交待不清晰

從內容上來看,他們師兄弟從那樣的修羅地獄中逃出,初回中原,總該是要經歷一些事情,才會彼此變成如今的身份,即便不對事情加以描述,那也應該對二人的性格、細節進行描述。

作為短篇,這些細節是有理由不惜筆墨的對其描寫一番的。這樣會引起讀者感情上的共鳴,也使得文章更加經得起推敲。

同時對他們師兄弟之間的仇恨描寫過少,讀到結尾處,總感覺是作者似乎忘記說些什麼,顯得結局如此單薄,並不深入。

六、喧賓奪主

對於結尾處的那個書獃子,在我初讀至此時,總覺得他對於讀者而言會是個驚喜的存在,心中不免暗暗給他加戲。

看到結尾之時,卻又不免失落 ,在最重要的結尾之處,讓讀者產生這樣的感受,那這個獃子的描寫刻畫,就有了些許喧賓奪主的味道。

七、吸睛之處

當然,作者的文字功底很強,多處沿用古語“目今”“新近”等等,均出自於古詩詞之中。而那句“來了?”“來了”頗具古龍之風,像極了《多情劍客無情劍》中,上官金虹與李尋歡的對話給人之感。

作者的這篇文章, 文風很是清峻,並且段落清晰,適當的分段減少了讀者的閱讀疲勞。

八、細節之處

以下是我從細節出發,發現的一些不足:

在文章完成后,並沒有進行詳細的復讀審查,有些地方出現了錯別字、標點符號不正確、詞語表達不清等問題。

而且一句話中應是避免用同一個詞來表達相近的意思,這樣會使得語言失去張力,也會讓讀者的語感中斷,從而頓生突兀之感。

作者偶爾在斟酌用詞之時,會欠考慮,有失嚴謹,例如:

“此刻,裏面突然擲出的東西沒頭沒腦的砸在那書生身上,打的他不由得一個後仰,差點仰面跌倒。”

其中的“沒頭沒腦”,主語應當是人,着重形容人說話做事沒條理,而作者在此形容被扔的東西,難免有些不當 。

小編一談:以上是我這個見習評文官的一點不成熟的意見,對或不對,大家多多包涵。也歡迎其他好友前來交流。


想不想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寫作水平?想不想得到更多人的關注?想不想獲得針對性地提高和收穫呢?武俠江湖專題暨社群評文團,會“不擇手段”地幫助你!

本評文為武俠江湖專題活動,有意者請將文章分別投入武俠江湖專題及其子專題武俠江湖之勇氣咖,注意看投稿標準。一經收錄,屆時會組織專人評點,並邀你圍觀。想加入武俠江湖專題社群的朋友們,主編冷眼觀史在這等你來撩哦。

專題:武俠江湖——武俠江湖專題之勇氣咖


分享